• 注册
  • 极限

    “不要命”系列 那些让人跌爆眼镜的户外极限玩家

    HHLHHL 2017-6-2
    在90度峭壁上搭帐篷

    在悬崖边上骑独轮车

    在冻住的冰瀑布上攀冰

    ······

    不同于一般的旅行者

    有些极限冒险家的一举一动

    让我们看客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这些照片真的不是P的?

    这些“游客”真的不要命?

    这就是国外人口少的原因?

    别急,来看看!

    走在千丈峭壁上的男人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看过电影《云中行走》吗?他是现实中在云中、在千丈峭壁间行走的人。

    Eskil Rønningsbakken,来自挪威世界闻名的极限特技师、行为艺术家。

    1979年,他出生在挪威的小乡村里,是家中三个孩子中年纪最小的。他的童年时光,像很多贪玩好动的孩子一样,都在爬树和屋顶上度过。12岁加入马戏团,又在电视上无意中看到印度瑜伽平衡的艺术,随后师从莫斯科国家马戏团训练师Peter Jakob。Eskil 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大胆。

    /在挪威峡湾1000米高空

    /在挪威的奇迹石上

    他游遍全世界,上演如图中的惊险一幕。在悬崖边骑独轮车,在两个飞行的热气球之间的钢索上行走,在挪威奇迹石上搭一高排的椅子倒立······他每每一出手,必然惊起大众一片哗然!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他并不是个莽撞无所畏惧的人。长年练习瑜伽、冥想、控制呼吸的技巧,他对每一次挑战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说到人之常情——“恐惧”,他说:“我怕吗?我当然会感到恐惧害怕,人类有着天生的自我保护意识。但当我要开始挑战一个项目,我会控制它,过度的恐惧会引发致命的错误;而当我发现完全没有恐惧感的时候,我会立刻停止行动,因为那也会是致命的。

    世界级白水漂流第一人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上图中在飞瀑峭壁上往下看的三人是,来自南非的Steve Fisher,Dale Jardine,和美国的Sam Drevo,他们都是技艺高超的世界级水平皮划艇漂流爱好者。而这个瀑布,就是闻名遐迩的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维多利亚瀑布。

    Steve Fisher是世界顶级的白水漂流皮划艇手,是“长在皮划艇上的人”,也正是他征服了世界上最凶猛的激流——刚果印加激流(Congo Yinga Rapid)。

    /Steve Fisher

    1976年生的Steve Fisher,在5岁那年就开始涉水划船,如今挑战过50多个国家的激流。缅甸的伊洛瓦底江,中国的萨尔温江,西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在2012年红牛运动从全世界顶级选手的500张照片中挑选的世界最佳30张白水漂流合辑中,其中18张就是Steve Fisher历年的挑战,占据大半壁江山。

    来欣赏一下部分照片。

    /Red Bull Northern Exposure 2011, Ironwood, US

    图片来自Lucas Gilman/Red Bull Content Pool

    /2009, Pucon, Chile

    图片来自Blake Jorgenson/Red Bull Content Pool

    他说:“媒体和赞助商的惧怕非常多,他们常常怕我在一项挑战中失败丧命。举个例子,对他们来说,被枪射中是件很罕见很难发生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说,受到枪击和在挑战皮划艇激流的项目中丧生,是一样的概率。

    他说,挑战这些严峻情势的关键在于,信心,决定性,和速度。

    睡在90°悬崖峭壁的人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乍一远看,像不像是在峭壁上筑巢扎窝的燕子?

    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船长岩,峭壁上的花岗岩据说已有一亿年的历史,高度相当于303层楼,岩石间几乎没有便于攀爬的缝隙。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光是看看这90°悬崖峭壁上,我等围观群众都已经大呼受不了了,攀岩者们在这里扎营睡觉,看书赏景,似乎丝毫没有什么感觉?

    /图片来自比利时摄影师Alexandre Eggermont

    比利时摄影师Alexandre Eggermont拍下了他的朋友Morgane Choquet与Samuel Cobb在船长岩的“露营照”。特别设计的“帐篷”,攀岩攀到半路还可以休息一会。

    户外达人们,有必要把连睡觉这种事都搞得惊心动魄,震颤我们的小心脏吗?

    驾驭致命高山冰雪的人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滑雪者在美国怀俄明西部格兰德塔吉(GrandTarghee)滑雪场。雪山的断面像是横切的一块奶油蛋糕,滑雪者“矗立而上”,摇摇欲坠,真希望是一张动图,马上就能看到他呼啸而下。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冰川如同尖利的爪牙,滑雪者驾驭着雪板沿着它的弧度直冲而上,需要极高的平衡力和掌控力。摄影师抓住了这刹那间的惊叹一刻。

    /在冻住的冰瀑布上攀冰

    /图片来自dailymail.co.uk

    上文有在接近90°的悬崖上休憩的攀岩者,而这从接近90°的雪山断崖上滑雪下来的极限滑雪者才真正让人吓掉下巴。

    “Harbor House Life行者之路”环球旅行第五站,去了加拿大直升机滑雪。360°无死角的大好雪山,无人侵染过的完美粉雪,雪板划过拉起身后数十米的雪烟······对于滑雪玩家们,这一切已经是足够激动的事了吧?

    小编扶了扶眼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这些“冰川上的侠客”比起来,你才能知道,什么叫做疯狂!

    /法国著名登山者 Gaston Rebuffat,1944年照片

    许多人无法理解,这些极限冒险家为什么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做一件生死考验的运动。活着,不好吗?正如Eskil Rønningsbakken所说:“我在做的事情,是创造一个画面,将人类的脆弱彻底曝露在我们的自然母亲怀中。······这是生与死的平衡点,而这也就是生命鲜活地活着的地方。”

    真正的冒险家深刻清晰地了解并考量着他们所面临的危险与自我能力限定。他们将自己曝露在自然的威慑之下,用各自的方式感受心跳与活着的意义。他们是少数的,不值得跟随模仿的,也是值得敬仰祝福的。

    而我们呢?我们也会有属于自己的方式亲近自然,敬畏自然,找到一个让心跳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理由,心怀感恩,尽兴地活着。

    1
    9593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