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分类
  • 故事

    别动 割掉角你就不会死了

    HHLHHL 2017-12-12
    非洲,时刻上演着自然界的野性魅力,生活着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人们把这里当做世界上最自然野性的大陆,游客可以体验非洲大草原骑马,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甚至可以近距离观看壮观的动物大迁徙。
     

    人们喜欢把非洲最为旅行目的地,因为可以在这里可以开着越野车,超近距离的观看、接触野生动物,你有想过和狮子一起踢球么?

    你有想过观看象群洗澡么?

    你有想过拥抱一头犀牛么?

    这些在非洲都有可能实现。

    但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想接近这些野生动物变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野生的小犀牛看到人类转身就跑。

    这头呆萌的小犀牛生活在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南非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是世界上自然环境保持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这头小犀牛跑的很萌,但是它看到了什么要扭头就跑呢?只是普通的受到了惊吓,还是某种害怕已经融入了血脉之中....... 

     
    无效需求引起的屠杀
    小犀牛的害怕也许并不是没有理由....在非洲大陆不到26000头的犀牛中,超过80%都位于南非。其中很大一部分就在克鲁格国家公园,这也赋予了克鲁格国家公园一个重要的意义。

    这里是保护犀牛的前线阵地。

    /公园工作人员与保护的犀牛 

    很多人对犀牛的印象还停留在电视上,动物园里,甚至还不知道犀牛也需要保护,这个我们相对陌生的物种已经走在了消失的路上。现存的5种犀牛种类,苏门答腊犀牛、印度犀牛、爪哇犀牛、黑犀牛、南/北白犀牛加起来不超过30000头。

    /5种犀牛分布图
     
    要知道犀牛可是陆生动物中最强壮的动物之一,体型仅次于大象。(生物学上)没有天敌,正常寿命50年左右,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5000多万年。 

    他们的消失不是因为栖息地破坏、生态环境污染这些人类间接的谋杀。

    这次我们是拿着枪和刀专门杀上门的,是单方面的屠杀。

     

    用“屠杀”这个词其实不过分,不用追溯到太久之前,1970年黑犀牛的数量为65000头。而到了1995年黑犀牛的数量已经减少到2410头,差额63000头大多都是被偷猎者杀死的。而恢复则是缓慢的,按2000头的基数来说,10年的时间只能自然增长1000头左右(目前黑犀的数量约为5000头)

    /护林者找到的只是被蛀空的犀牛尸体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犀牛角有市场,在中国、越南和东南亚一些地区,当地人用犀牛角制作工艺品。甚至还有犀牛角入药可以治病的说法,可以治疗癌症。

    /用犀牛角制作的药物

     
    这也就导致了越南、中国成为了犀牛角的主要市场,在非洲偷猎的犀牛角大多被运输到了这两个国家。

    /2016-2017年犀牛角的贸易线路图

    巨大的利益驱使偷猎者深入保护区,找到犀牛,获取犀牛角。你也许会安慰自己,只是取个角,不会伤害到犀牛的性命的。但偷猎者往往贪心的想将犀角连根拔起,所以很多会将犀牛的整个头部损毁,有些犀角的拔离甚至会带出犀牛的脑浆,只有少部分才能捡回一条性命。

    所以不用安慰自己买卖犀牛角不是屠杀。

    /被取走角的犀牛大多成了尸体

     
    即使好运活了下来,没有马上死亡,被暴力取走角的犀牛也只能这样蹒跚的忍受疼痛。如果没有及时得到救治,也是死路一条。
     
    犀牛角真的可以治疗癌症?救人一命么?其实犀牛角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和人类指甲的成分一样,啃啃指甲能治疗癌症么?根据现代医学的研究,大量的服用犀牛角只能轻度缓解发热。但将浓度超过人类正常一副药摄入量的100倍的犀牛角提取物注射到一只小白鼠体内,小白鼠体温只下降了不超过一个半小时。

    结论就是犀牛角基本没有药用价值

    /医学论文的结果

     
    更别说收藏价值了,那不是一件简单的摆件了,而是一个生命。相比于一个濒临灭绝的生命,你放在家里显摆出的那些“排面”不值一提。

    /犀牛角制工艺品

     
    残酷现实中的孤独缩影
    这头犀牛应该是世界最有名的犀牛了,很多人对于保护犀牛的认知都是从它开始的。他的名字叫“苏丹”,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已经45岁了,快走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但他任务艰巨,肩负着它这个种族延续后代的任务。

    /饲养员和“苏丹”

    2009年它和另1头雄性白犀牛,还有2头雌性白犀牛从动物园里被带出来,搬到了肯尼亚的自然保护区。开始一个了“Last Chance To Survive”(最后的生机)的繁殖计划。不过另外一头雄性白犀牛去年死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它这一头雄性北白犀牛了。

    /“苏丹”和同伴早就没了角

     
    为了保护“苏丹”并让它这个族群可以繁衍下去,工作人员早就把它的角割了下来免得偷猎者觊觎于此。还让40名持枪护林员24小时贴身保护,但这仅仅是众多犀牛个体中特殊的一个,我们不能复制这样的方式去保护每一只犀牛。

    /持枪护林员和“苏丹”

     
    “苏丹”只是这个残酷现实中的一个缩影,世界上类似的犀牛只会越来越多。根据wildaid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的时候爪哇犀牛已经少于50头,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苏丹”。

     

    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我们想了无数个
    相比于“苏丹”总统级别的安保措施,我们得找到一个可以推广复制的办法。保护更大数量的犀牛。现阶段我们的确想出了很多办法,但可以说没有一个真正的有效,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我们想了无数个。 

    建立保护区?
           目前最基本的方式就是建立保护区,集中管理和保护犀牛。但即使是南非克鲁格这样规模的国家公园,仍然挡不住偷猎者。该园2015年损失了826头犀牛,猎杀犀牛的活动还比2014年增加了约10%。照这个数字继续下去公园内9000头左右的犀牛在10年内就将不复存在。

    “保护区”三个字对于偷猎者形同虚设,反而通知了他们这里有犀牛。

    /园区内抓捕的偷猎者

     
    集中割掉犀牛角?
    事先割掉并定期处理犀牛角,这是一种相对残酷,但相对有效的方式,也在很多地方进行了尝试。因为偷猎者射杀犀牛只是为了方便割下犀牛角,对没有角的犀牛他们没有兴趣。但有一个问题就是犀牛的生活经常要用到角,求偶时的决斗、寻找水源、自我保护都要用到,没有角或多或少会影响它们的生活

    /锯掉犀牛角其实是为了保护犀牛
    但工作人员割角的时候为了不伤到犀牛,而且让角可以再长出来只会锯掉了90%的角,但对于偷猎者来说剩下的10%也能大赚一笔,为了只剩10%的角他们也要猎杀犀牛。甚至有时候它们为了下次不浪费时间追错犀牛,他们也会杀掉没角犀牛,排除一个“错误答案”。当然也掺杂着一种报复保护者的心理。

     

    在犀牛角中放毒?
    在割掉犀牛角的方法之上,一名南非私人犀牛所有者公开宣布,他已经向自己的活犀牛角内注射了有毒物质,会导致任何食用这种犀牛角的人生病。同时也会破坏角的本身颜色,让它做不了工艺品。偷猎者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还真的没有没有打这些犀牛的主意。

    犀牛角中没有神经和血管,放毒不会影响到犀牛本身的健康,也不会对角造成伤害。就目前来看这个办法可行性还是很大的。

    /工作人员正在向犀牛角中注药
     
    提高犯罪成本?
    现阶段对偷猎者的处罚只是罚款和坐牢,但偷猎者觉得完全值得铤而走险一次。不过在印度卡齐兰加国家公园就不一样了,这里允许护林员直接射杀偷猎者,偷猎者的犯罪成本将上升到生命。

     

    到目前为止,这个国家公园已经射杀了50个人。不过这个方法也引起了很多争议,为了保护犀牛,射杀人的方法是不是太过分了?

    /卡齐兰加国家公园里的配枪护林员

     
    合法集中养殖?
    这是目前最有争议性的一个方法。在没有办法控制市场需求的情况下,不如让犀牛角合法化?集中饲养犀牛,集体收割犀牛角,长出来之后再收割一次,让犀牛角的供给合法化。不过这样即使犀牛保住了命,被圈养起来定期割角也太痛苦了。而且当犀牛角可以光明正大的买卖了,偷猎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而且以现在的犀牛数量,根本供应不了市场的需求,犀牛角不是芦笋,不能一夜之间长出来,供不应求只能再次刺激价格的提高,让犀牛走向深渊。

    /让犀牛被关在屋子里等着被割角?

     

    给犀牛搬家?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中有犀牛,附近国家的偷猎者都来公园内找犀牛,工作人员就决定给一部分犀牛搬家,换到其他的保护区内,让偷猎者找不到它们。甚至还有物种学者支持把犀牛运到澳大利亚,相近的气候环境不会影响犀牛的繁殖。

    但这样的物种引进,不知道会不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影响。而且澳大利亚也会出现偷猎者,相比于非洲的偷猎者,他们的工具武器或许更加先进,四通八达的交通也许会让犀牛角黑市更加壮大。

    /直升机在给犀牛搬家

     
    或许只有这是最正确的方法...
    上面这些办法都无法真正的解决犀牛角偷猎的问题。最正确的解决方法我们心知肚明,没有市场,偷猎者也没有必要去猎杀了。
    但正灵验了“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句话。犀牛角珍贵,是林丹妙药这个错误的观念已经被太多人接受了。今天还有人因为孩子高烧不退到处求“犀牛角”治病,更别说“家里玄关摆个犀牛角可有面子了”这样的想法。

    /一些商店沿街摆放着象牙、犀牛角制品

     
    的确没有办法一夜之间消除这个“黑色市场”,慢慢转变大家的观念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过程会比犀牛消失的速度快一些。根据wildaid野生救援提供的问卷调查数据显示,2014一年相信犀牛角具有药效的人数减少了23.5%,我们还不够快。因为平均每7个小时,就有一头犀牛死于偷猎。
     

    /这是犀牛在哭泣么?

     

    或许你会觉得

    生活在遥远非洲大陆的犀牛的死活

    和你我的关系都不大

    但我们需要一种态度

    渡渡鸟,南极狼,漂泊鸟,斑驴.....

    你的态度决定了这份名单的长度

     

    感谢wildaid野生救援提供的资料ref:

    Wildaid 2015 rhino horn report

    http://www.nanfei8.com/news/nanfei/2015-11-28/24347.html

    https://www.guokr.com/article/437608/

    https://www.savetherhino.org/rhino_info/threats_to_rhino/poaching_for_rhino_horn

    http://www.rhinosinfo.com/rhino-horn-as-medicine.html

     

    3
    15238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