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恋父的95后天才女摄影师橙橙

    野玩儿野玩儿 2017-12-28

    很多人遗憾任航因为抑郁症而离去,而同样才华横溢的95后女摄影师橙橙刚刚在父亲的帮助下走出抑郁症,再次翻看几年间她所拍过的上千张照片,颇有感触。

    几年前第一次见面,她的兜里装着一台小的卡片机,我问她,你平时就用这个相机拍照?她点点头:“是的,不过家里还有好几台从二手市场收回来的机器,我看哪台冲出来的片子好看就用哪台,买相机是碰运气的事儿。”

     

    在她的照片里你能感受到一个真实的世界,与大多数时尚的,商业的或者艺术摄影师不同。她从不尝试扮演任何角色,没有猎奇心,也不爱偷窥,她的作品里就是她的生活和朋友,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们丰盈热烈,梦幻又极其脆弱。

     

    瞧瞧橙橙镜头下那些永远不醒的人,也许你能想明白很多事情。

    我有个朋友叫橙橙。我曾经寻找过她,因为她消失了半年之久,我指的消失是人间蒸发,社交号停更,熟悉她的人都对她在哪里,在干嘛毫无所知。至于为什么,后来我们得知是该死的抑郁症。认识她的时候,是我最迷茫的一段时间。她给我拍照,约我出来兜风,我们去胡同里买胶卷,聊闲天。

     

    她拍照很用力,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只要她想做的事没人拦得住,并且她一向做得很好。她为了一个绝妙的创意和每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都会彻夜不眠,一直保持兴奋的创作状态,她可以一直拍照,她把自己完全放进了作品里。她的作品引来不少关注,我也很喜欢,常常会因为身边有个这么会拍照的朋友暗喜,毕竟天赋总是让人羡慕的。甚至你也开始等待奇迹发生,想在某个领域变得一样出类拔萃。

     

    说起她的拍照风格——Underground,她混迹于各种地下场所,也正是那些地方给了她无限灵感,她为了拍照哪儿都可以去。

     

    她消失的前一个月在泰国象岛,一个人背着相机就去了,我感觉她很喜欢那里,徜徉在什么里呢,我想是自由和平和吧。她给当地的朋克拍照,那些向往着自由的人们。在酒吧、街道、理发馆、酒店,她确实有一般人不具备的观察力,她的照片极具有张力,我看见了人的绝望与幻想,绝望之后继续幻想。当你在她的作品里看见了极度夸张,甚至让你不适的画面,你该知道大多数人还在追求着唯美的东西。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来,她才是把自己生活彻底展开过并且追逐过的人。这与她本来的大学专业——护士,出入太大,不过这又算得上什么事呢?人是需要改变的,改变是为了有所长进。她拥有绝对的自信,她信赖于自己的思考和判断。每个神志清醒的时刻,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对自我表达的追求。

     

     

    还记得在抑郁症之前,在上海我跟她躺在一起。我摸了摸她背上刚刚做的穿孔,疼坏了吧,我问。她说,不疼。

     

    大多数人觉得愤然离世,离群索居真牛逼。但当我问她怎么选择这个时间回来,她说就是一瞬间想通了,就在那一瞬间,豁然开朗了,我不知道她悟到了什么,总之她现在又回归到我们的视线中,并且继续用力地拍照。

    ▲ 陪着橙橙一起搞创作的酷爸

     

    我知道,每次橙橙找不到光亮的时刻,她的爸爸总是全身心陪伴她,试图理解她、宽慰她。她的爸爸甚至陪她一起拍照,充当模特或者艺术嘉宾。因为过痩又有样,我们都开玩笑说:“老爸真有80年代美国摇滚明星的既视感。"父爱有多伟大在这里没必要过多赘述,只要有爱,人类社会就永远不会倒闭。在老爸的支持与关注下,她变得更大胆、更自由,这绝对是件好事。就像植物园里把植物从小培育到大的园丁一定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了解那株植物,蓬勃向上,野蛮生长。

     

     

    我很开心她回归了,那么爱她的人请继续爱着,恨她的人也大胆恨吧。

     

    我想我们都应该像她一样热烈地活着,不为别人,只为自己,为自己每一刻的冲动。

     

    编辑丨福斯特

    文字丨邱静怡

    图片丨由受访者提供

     

    1
    18467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