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世上最完美的工作 让我亏了30万

    极致玩家极致玩家 2018-1-3
    “你的工作,算不算完美?”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没思考过。毕竟对于工作,我们才不会管它完美不完美,我们只会想,还能不能撑得下去:

    我的邻居小陈工作两年,修炼出史上最奇葩的生物钟——只在工作日的工作时间上大厕,所有的shi都要在公司拉,其余休息时间莫名其妙的毫无便意。凭借这项特殊的技巧,他每天能躲厕所里刷20分钟微博,一年就攒了近5000分钟,约80个小时,靠拉shi拉出了三四天的带薪年假。小陈说这叫“苦中作乐”,对他来说,除了吃饭、泡茶、上厕所以外,办公室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朋友老秦创业多年,实现了所谓的“财务自由”,然而现在最让他不自由的,恰恰是“财务”本身,事业做得越大越身不由己,每晚一闭眼脑子里都是公司大大小小的问题,失眠成了常态,整个人被工作捆着往前走。

    对许多人来说,考量一份工作,用的指标不是“幸福指数”,而是“痛苦度”,只要这个职位还没让我生不如死,那就先忍一会儿。

     

    前些天,我遇到“传说”中的“追雪人”,一个从未坐过办公室,满世界旅游,滑雪的“浪子”。

     

    北半球的夏季他在新西兰、阿根廷、智利寻找野雪,欣赏活冰川莫雷诺的冰崩奇观,跟毛利人品尝土著大餐。南半球的夏季他玩转中国、韩国、乌克兰各大雪场,和滑雪高手切磋技术。

     

     

     

     

     

    在雪上漂着的十来年,他从未有过“正儿八经”的工作,问起他的经济收入,他梳理出的经历路线大致是:先垫了点本钱,迅速大赚了几年,前两年又把存下的几十万全搭进去……谈到未来,他笃定地坚信,人是可以靠爱好活一辈子的。

     

    这个追雪人名叫王龙笙,一个在新西兰长大的华裔,他把人生当成一场实验,只做自己爱做的事,全程享受生命的美好,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验证,自己心中的完美工作能否真的实现。如今,这项实验成功了一半。

     

    二十多年前,华裔在新西兰的待遇,比现在要可怕很多。虽然当时的龙笙还只是个小孩,却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来自白人的歧视。这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妈妈外出时,会频繁地遭受当地人的白眼,那种满载着鄙视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怪物。一辆车从身边缓缓开过,车上的人看到路边的龙笙母子,居然探出头来朝着他们骂脏话,言语中包含了你能想到的各种下流词汇,也夹杂着一些大家并不熟悉的,对华人的专用蔑称。土著们并不在乎你有没有做错什么,也不在乎你是不是弱势的妇女儿童,只要你的黄皮肤暴露出来,那么OK,已经找到足够的理由来嘲讽、羞辱你了。

    从那时候起,龙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在这里活下去,就得比周围人更牛,让他们瞧得起自己。他开始疯狂挖掘自己的强项——体育。他参加各种比赛,玩划船,玩撑杆跳,不仅在学校内部拔得头筹,在某些项目上还进入了新西兰前十的行列。原本看不起华裔的白人同学,也都对龙笙另眼相待,乐意跟他交朋友。渐渐地,他成了学校里非常受欢迎的人。

     

     

    13岁时,龙笙开始接触滑雪,那种飞翔在雪地上空时的自在感,让他深深沉迷。

    17岁时,龙笙越发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凭自己的成绩,只能随随便便考一个普通学校,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反复思索了自己的优势劣势,他做出一个让父母崩溃的决定:放弃学业,专心滑雪。

     

    离开学校,龙笙总算自由了,他往返于中国和新西兰的各大雪场,打算潇潇洒洒、痛痛快快地玩下去。但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了一个事实:鸡汤里都是骗人的……在现实中,越是追求自由的人,越要背负更多、更沉重的枷锁。你不肯循规蹈矩,不愿走别人的路,那势必要承担巨大的风险,摸索自己的生存方式。这个过程很痛苦,痛苦到让人怀疑:自由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

    有一次,雪场里滑雪高手在玩后空翻,引得龙笙一阵眼馋。想着自己玩滑雪好几年,羡慕这些高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龙笙当即狠了狠心,决定尝试一下后空翻。他做好准备,乘着雪板向下俯冲,小心翼翼地掌控着方向。待到合适的位置时,龙笙用力压制住心头的恐惧,提脚、腾空、后翻……雪板快速上扬,整个人倒过来,转了大半个圈,身子与地面形成的夹角到达45度时,龙笙没有顺利完成后半部分,在高速运动的状态下斜着砸在地上。

    一秒种后,他慢慢从雪里抬起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脑袋昏沉,胸口一阵发闷,试着咳嗽两口,居然出现了武侠剧里的常见桥段:一股血从嘴里冒了出来。长这么大,龙笙只在电视里看过这种画面,他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在当时的情况下,常人的反应都是去找医生,而他的脑回路却十分清奇:如果就此收工回家,那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后空翻将变成一个难于逾越的心魔,自己一辈子也不敢再去尝试这个动作……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当不了专业运动员了?想到这,龙笙没多犹豫,直接抱起雪板,重试了一次,成功后才放心地离开。

     

     

    还有一次,龙笙飞过跳台,落地时摔了一跤。当下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很自然地扶住地面,伸手去调整固定器。就在看到自己手臂的那一刻,龙笙愣了半秒,一句“shit”脱口而出。只见小臂整个变成了弯曲状,手肘到手腕之间的那部分,从“线段”变成了150度的“夹角”,无需X光,仅凭肉眼就能知道,骨头一定是折了。

    匆忙赶往医院后,一场这辈子也忘不了的诊治开始实施:一名医生抓住龙笙的身体,避免他随意动弹,另一名医生拿起他受伤的手臂,在那个突起的“夹角”上轻轻地抚摸、按摩。动作虽然不大,但每一次的触碰,都像一把刻刀,在这个小“突起”上磨、雕、刻、啄,勾起一股锥心的痛。数次抚摸之后,医生似乎找到了准确的位置,一声不吭,默默抓住断掉的两瓣骨头,双手发力,使劲一按……“咔擦”一声,没有麻醉,没有一点心理准备,龙笙只觉得,似乎有人一把薅住了自己的痛觉神经,尽情地撕裂、拉扯,引爆出一阵剧痛蹿到脑仁,撞进心脏,在“咔擦、咔擦“的接骨声中疯狂炸裂。这简单而粗暴的手法仅仅持续了几秒,却让龙笙的生理心理都备受刺激,他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才从惊恐中缓过神来。此时再去看看自己的手,形状正常了,疼痛感也减轻了,效果居然出奇的好……至今说起这段经历来,龙笙还是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没有经济来源,要频繁承受伤痛,看不到任何前途……白天,龙笙尚可以通过雪场里的热闹喧嚣压制内心的焦虑,而到了晚上,当华灯初上,朋友散去,他躺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独自浸没在黑暗中时,那种对于未来的恐慌感往往会不期而至。这个时候,龙笙最怕接到妈妈的电话,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所处的状态。龙笙妈妈是个典型的中国式母亲,她拼尽所有气力,燃烧了整个人生,只为给孩子上一道“保险”。这些年,她在新西兰辛苦打拼的生意,都是在给龙笙积攒本钱和资源。在那个华人不受待见的年代里,她一点点白手起家,遭了不少白眼,受了很多罪,才渐渐把生意做起来。她心想着自己累一点、苦一点,将来儿子就能继承自己的事业,轻轻松松,衣食无忧。谁曾想,儿子完全不接受这番好意,一头扎进雪场出不来。她没有立即阻止,她很清楚,逼着龙笙干他不喜欢的工作,只会让他活在痛苦里。不如再等两年,看看这孩子能混出啥样。

     

    当时,看好龙笙的人并不多。他没有找过教练,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在这项运动中,他是一个纯粹的玩家,一个只愿意享受运动,拒绝任何枯燥训练的人。从这一点来看,他若想靠着滑雪活下去,的确有些痴人说梦。

    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大家的预料,龙笙靠着自己的摸索,在中国的滑雪圈子里渐渐有了小名气。他不停地结交新朋友,滑雪水平越来越高。21岁时,龙笙一路过关斩将,居然在南山公开赛中居然拿到了冠军。优异的成绩吸引了不少品牌的注意,他们开始主动接触龙笙,向他提供装备,赞助费,这个在雪上晃荡多年的男孩终于有了收入。再后来,他拿的冠军越来越多,合作的品牌也越来越牛,许多国际一线品牌都来主动赞助,并且出手也比较阔绰。那段时间,龙笙成了自己圈子里的“小土豪”,虽不能与金领、富二代相提并论,但比起多数同学朋友,他的收入已算十分丰厚,这份完美的工作让他在精神上、物质上都获得了足够的自由。

     

     

    美好的时光总维持不了太久,对于靠赢得比赛来维持生计的运动员来说,这碗青春饭吃不了几年。为了保住这份自由,龙笙开始寻找比赛之外的滑雪工作。在跟朋友的交流中,他发现一些滑雪手自己制作创意视频放到网上,成立了自媒体品牌,从运动员变成了影视制作者。这激起了龙笙的兴趣,他拿出这些年剩下的30万元,自己组建小团队制作短视频。聘请摄影师、安排行程、设计剧本、自学软件亲力亲为地剪辑、靠睡朋友的沙发来降低成本……几年下来,收获不错——粉丝没攒下多少,30万花得精光。

     

    多年的积蓄,换来了一堆没法变现的视频,龙笙打量着手头庞大的素材库,预感到自己的完美工作可能要到头了,挣扎了小半辈子,最终还是得回到所谓的“正轨”。但没过多久,专业的影视公司就注意到了龙笙,他们在观看了这些滑雪短视频后,觉得这一模式可以进行专业化改良,由公司出资、找团队拍摄,寻找合适的平台传播。这让龙笙觉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再一次躲开了朝九晚五的宿命,可以继续在雪地里飞驰。在这份以爱好为基础的工作里,龙笙像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感受不到疲倦:视频提案会上,他口若悬河、唾液横飞,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在各国滑雪的体验,规划影片内容;拍摄时,因为中文不够流利,他就趁着别人休息的时间反反复复地背、记、练习;为了拍摄独特的风景、野雪场地,有时要顶着恶劣的天气爬山,整天的行走都笼罩在雨雪的夹击之下,等到收工的时候,已经冻得发抖……

     

     

    Freedom Isn't free.任何自由都需要付出相应的成本,但回报却不见得总是与之对称,龙笙这些年的付出值不值我们不好评说。但起码,他的人生规避了一个矛盾点,许多办公室白领没有躲开的矛盾点:周一的时候盼周五,上了班盼午饭,午饭完了盼下班,工作期间,太多人处在一个盼望时间快点过去的状态。但是,生命、时间分明是那么宝贵的东西,是上天给予每个活人的恩赐,尤其这短暂的青春,让人恨不得拖住时间的大腿,叫它慢点走。为什么我们每周都要用五天来盼望时间快点走,快点消逝,这,难道不矛盾吗?

     

    视频|龙笙滑雪

    很多年前,当我们还是学生,被《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埋在题海里时,我们也曾想过,现在苦一点累一点没关系,以后可以干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为了这个梦,我们甚至做出了一些小小的努力,偷学过画画,模仿过篮球解说,练过声乐,尝试过播音腔……但因为各种各样的无奈,我们都选择了“眼前的苟且”,活在“盼望青春早些流逝”的矛盾里。所以,当我看到龙笙,看到他今年完成纪录片《雪板的尽头》,敲定了CCTV9这个播出平台,看到他开通了微博自媒体@龙笙滑雪,分享南半球滑雪之旅,看到这个人用自己的一生去试验“完美工作”的可能性,我由衷地羡慕、祝福,我希望我没完成的那个梦,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被另一个人完成着。

     

    1
    9752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