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跑步

    业余跑圈禁药泛滥丑闻揭盖!官方将有所行动,下一个会是谁?

    最近马拉松运动员“嗑药”事件不少,前有所谓的跑马女神李文杰揭盖,现有2017年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王佳丽跟风,而且这位姑娘居然是第二次兴奋剂违规!

     

    中国田协通报原文

    王佳丽,河北人,生于1986年,曾在2017年4月29日取得第十三届天津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她的禁赛期为 2017年8月31日至2025年8月30日,届时,王佳丽将40岁,基本可以宣告马拉松运动生涯的结束。

     

    中国业余跑马兴奋剂问题泛滥

    今年1月5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两例兴奋剂通报——李文杰和曾任省级马拉松队助理教练侯艳民。

     

    微笑奔跑的李文杰

     

    不少跑友开始关注马拉松运动员兴奋剂问题,开始浏览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网站。

     

    在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的违规名单中有大批马拉松运动员,其中很多人在我们也曾参与过的路跑赛事中取得好成绩,涉及的赛事包括青岛马拉松、千岛湖马拉松、银川马拉松、江西九江半马...

     

    如今路跑赛事火爆全中国,在高额奖金、高比赛赞助、高媒体曝光率等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不少运动员选择服用禁药来追求成绩,据相关人士透露:这种情况泛滥已久!

     

    圈内一位人士称:某些马拉松高手,如果短时间成绩莫名其妙的提高十多分钟,这不免让人产生联想。

    再看某国内男子明星级选手,背靠背连续参加两场全马都取得名次,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近几年间,诞生了许多业余圈跑马明星,他们无一不是风光无限,赚的盆满钵满,但是他们之中难道仅仅只有王佳丽和李文杰等人有用药情况?下一个又会是谁?谁又来撕下他们的面具?

    曾经大众跑者们心中的男神女神,成为服用禁药的伪君子,这无疑会引起普通跑者们对于比赛的巨大质疑。

     

    北马比赛中的王佳丽

     

    造成业余马拉松普遍服用禁药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

     

    1.业余运动员没有生物护照,在日常训练中几乎受不到监管。

    简单来说,专业运动员禁药问题控制严格,是因为他们有一套完整的赛外兴奋剂检测机制,执行赛外检查的体育组织和官员可以在全年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对运动员进行突击性的检查。

    而业余运动员却没有这套机制,这就造成了业余跑圈使用违禁药物问题猖獗。

    2.兴奋剂检测成本较高

    一例兴奋剂的检测的成本在千元以上,如果一个赛事对获得所设奖项的所有运动员进行兴奋剂检测,这个成本在万元以上甚至超过10万。

    为了捕风捉影的兴奋剂检测花费如此大的成本,显然一些赛事不愿意去大做,甚至根本没有这个环节。

    某赛事公司承认:“很多马拉松其实无法对前八名甚至是男女国内前三名进行兴奋剂检测,即使竞赛章程上有写,但很多也未严格执行。

     

    还记得曾经一位深陷禁药新闻的中国中长跑运动员,如今成功洗白成为明星式人物,圈内地位崇高,这种情况不禁让人咂舌。

    业余跑圈服用兴奋剂早已十分泛滥,如今大众传媒高度发展将丑闻曝光,黑幕已经揭开。

    2018年跑步日历已经开始,中国田协和相关赛事运行公司需要开始有所行动,不排除强制执行前n名运动员尤其是前n名中国运动员药检,增加禁赛力度和范围(不在田协注册的中小型商业赛事还是能邀请禁赛运动员,并且给予出场费),对社会公开透明,还跑道一个干净。

     

    1
    688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