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摄影

    在潮湿的洞穴里吃别人剩下的披萨,他却活了最优秀的户外摄影师!

    极致玩家极致玩家 2018-5-24

    Jimmy chin,金国威

    他出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中南部的一个小镇上

    是土生土长的美籍华裔探险家和传奇摄影师

    也是很多户外迷心中殿堂级的大神

    攀登无人能及的喀喇昆仑山脉k7峰

    徒步藏北高原羌塘无人区记录藏羚羊的迁徙之路

    在西北浩瀚的沙漠里攀登全球最高的独立式砾岩塔

    登顶海拔8000多米的珠穆朗玛峰并滑雪而下

    他借助攀登绳飞檐走壁

    常年拿着单反吊在悬岩上

    他拍出的世界,在孤独的岩壁上,也在古老的雪山里

    曾经有记者问他:你认为你人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他的回答是: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就

    他的照片常常令人惊叹

    多次成为国家地理和Outside等杂志的封面

    而最有名的照片之一

    拍摄的是人类徒手攀岩大神Alex Honnold

    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half dome西北测的一条岩壁上

    徒手无保护攀登

    这张照片刊登于2011年5月的国家地理封面

    Jimmy chin因此名声大噪

    Jimmy拍摄的 Alex Honnold

    如今他身兼数职

    他是Northface赞助10年以上的运动员

    为Ipad拍摄全球广告

    创立了自己户外摄影公司

    同时也是纪录片制作人

    小时候的Jimmy和妈妈

    如今声名显赫的他

    也有很长一段时光不被家人认可

    他的父母来自哈尔滨,在上世纪60年代移民美国

    为了能在美国开始新的生活而忙碌了一辈子

    父母在当地大学担任图书管理员

    生活舒适但并不奢侈

    所以父母把大部分钱都花在他和姐姐的教育上

    并对我将来能够成为医生或者律师寄予厚望

    Jimmy也不负众望

    他毕业于卡尔顿大学

    主修国际关系和亚洲文化研究

    虽然大学成绩优异,但他却感到无聊

    毕业后,他也曾经试图找一份工作却未能坚持

    最后几经挣扎,他决定用一年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就是大学时期唯一可以赋予他意义的攀登和滑雪

    Jimmy和朋友们在蒙大拿州攀登途中

    他租了一辆二手的大巴车来到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因为这里有天然和优质地貌环境,在车上一住就是七年。

    这彻底伤透了父母的心,每次和父母通话,他们总会发生争执,Jimmy甚至有过将近两年没怎么和父母联系过。

    当其他同学不是上了法学院就是从事金融工作或者创办公司,而他却住在优胜美地第四营后面一个阴沉的洞穴里,在咖喱村吃剩披萨,然后把游客的垃圾扔出去,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他还铲过雪,做过向导。

    他多数时间在攀登和滑雪中渡过,这是他唯一感到有乐趣的动力。

    七年的时间里也伴随着对父母的内疚,每天都会为自己的选择而挣扎。

    他对这种非传统生活的热情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减弱,反而疯狂的增长,他知道这被人看作是荒唐的事情,于是他不得不更努力,越走越远,越远越好。

    他更坚信:“这不是一场短暂的青春期叛逆,而是他要全力以赴一生追求的事业。

    有记者曾经问过他:“这七年里是否有过无聊的时候。”他先不着急回答,而是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名攀岩者正在一面巨大的岩壁上攀爬。

    他说:“看!这就是我的日常,你说我会无聊吗?一有时间,我就驾车前往不同的地方寻找适合的路线攀爬。每次都会有疯狂的体验,结识新的朋友,令我兴奋并且让我觉得我是活着的,七年我的攀爬技术更加熟练这让我又足够强大力量来面对世界各地的更大挑战。”

    1998年,他借摄影师朋友的相机,在攀登时拍了一张照片。后来在一大堆照片中,Jimmy拍摄的照片竟然被对方选中,并出了500美金买。对于那时的Jimmy来说是笔巨款,他用这笔钱买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他想:“一张照片500美金?那我以后一个月只要拍一张照片就可以养活自己了”此后他便开始了极限户外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如今,已届不惑之年的他,身为人父,也开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自己的父母。

    他说:“正是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我才知道如何写作,如何思考,如何研究,所有的这些才能让我成为一名合格的探险家和摄影师。”

    有了女儿以后,他开始更加谨慎的对待每次探险,虽然看到很多朋友遭遇意外甚至死亡,甚至自己也在家附近的jackon亲历过一次雪崩。

    但有记者问他是否想过要退休,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就像在告诉公路上疾驰很危险,但你会因此就不开车了吗?人生总会有尽头,生活中总会有危险,但关键的是要学会分析和规避风险,最终去做正确的决定。”

    其实恐惧和害怕在每次探险期间都会无时无刻的跟着他。

    但Jimmy认为:“恐惧是一件好事情,也是一种保护安全的本能,危险是分不同层面的,很多危险是你想象的,而并不真实存在,但这些东西可以提醒你,也可以调整你对危险的认识,帮助你克服恐惧。”

    他也一直鼓励女儿去探险,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有机会探索这个世界,找到他们热爱的东西。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承担风险,当然我肯定会教孩子们要更聪明和谨慎的探险。”

    高地屹立的雪山还是高耸入云的岩石

    攀爬总是能让心宁静下来

    这就是Jimmy内心最大幸福感的来源

    他也承认从野外回到城市总是有一段适应的时间

    但随着年龄的赠让

    他慢慢意识到自己喜欢多样化的生活

    他热爱音乐,艺术,还有电影

    Jimmy和太太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暖

    他和太太是在2013年认识的,这个美丽的女孩同时也是一位纪录片导演。他们在一起后,很快便找到了共同的爱好。一件他们可以共同完成的事情——拍摄户外电影。

    Jimmy说:“电影可以代替一切语言,我不用再去成百上千次地回答:”为什么登山”这个古老的问题,况且它根本回答不了,去看电影,你会得到答案,即使理智可能告诉你,登山本没有意义。”

    他用了4年时间拍摄电影《Meru》,拿到了圣丹斯电影届首映,这一次他身兼极限运动员,职业摄影师,以及制片人。

    Meru(梅鲁峰)位于印度境内喜马拉雅山脉

    海拔6310米

    垂直上下的大岩壁被人称为“鲨鱼鳍”

    是世界最难攀登的岩壁之一

    30年来不断有人尝试挑战,却从未有人成功

    这次没有夏尔巴人的辅助

    他们要把所有补给背在身上

    被攀登圈称为:“反珠峰”式

    所有的攀登要在空中完成

    三人在“鲨鱼鳍”的悬崖吊帐上

    连续半个月只能睡在悬挂在岩壁上的帐篷里,2008年,他们曾经过20天攀爬,在距离重点100米的地方下撤,受够折磨的Jimmy,Ozturk以及Renan曾发誓再也不踏入meru一步。

    但3年后,他们又决定再次去挑战。那个如魔咒般挥之不去的“为什么”再次被重提,Jimmy干脆用《Meru》这部电影作为回答:“我是登山者,不喜欢留下未完成的路线,但如果说心里话,那些难以征服的山峰让我能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这样,我可以感受到拥有生命的全部意义。”

    如果你觉得Jimmy一直做疯狂的事情,他会这样反驳你:“我们有一个生命,我当然不希望它是“正常的”,高于平均水平对我来说也不是真的。我想要令人难以置信,令人难以置信,令人发指。如果它被认为是疯了,那没问题,但是对我来说,至少不要过着非凡的生活,真的很疯狂。当我不认为人生会更疯狂时,只会加速工作,增加机会。”

    三人最终登顶成功

    0
    1830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