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登山

    单亲妈妈卖掉北京三环房子,成为中国民间登山第一女性!

    罗静的登顶照

    在登山圈,如果问“谁是国内最牛的女性登山家”,

    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罗静。

    这位单亲妈妈在6年内,

    登了全球13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

    有六座是华人女性首登。

    罗静以前是个IT白领,

    35岁的时候,她辞掉了工作,

    卖掉了北京北三环的房子,把家换到了五环,

    开始进行这件别人眼中特疯狂的事情:

    攀登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

    在登山中,

    罗静曾被拦腰折成反向的V字形,差点丧命。

    也曾被落石砸伤,

    帐篷曾被雪崩推出悬崖半米……

    因为她登了13座8000米以上高峰,

    大家叫她“罗十三娘”,

    可她还是喜欢叫自己“诺诺的妈妈”。

    知性女人内心的巨大能量

    长发披肩,皮肤白皙,笑起来眼睛弯成新月,

    70后罗静外表女人味十足,知性文静,

    很难将她与登山这项艰苦粗糙的运动联系在一起,

    但是她骨子里却满是湘女的倔强。

    体重区区45公斤的她,在登山时总是最后一个下撤。

    2013年5月,罗静攀登世界第三高的干城章嘉峰,最后100米冲刺阶段没有修路,冰坡陡峭,人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万丈深渊。同行的夏尔巴决定撤退,也劝她不要上去,前面太危险,她却硬着头皮,独自一人跟着其他队伍冲顶。

    一路上,她把自己挂在残缺的路绳上,不敢用力,担心下坠。还未登顶,氧气已经不够用,罗静的选择是调低氧气阀门,继续前行,最终成功登顶。

    这是罗静登顶的第三座8000米以上雪山,那次登山一共有15个人,等她回到大本营,才知有5个同伴没能回来。当她和另一位登山者重逢,仿佛两人都从鬼门关回来,他们抱头哭泣,为陨落的生命,也为活着的自己。

    别人登山,选择先易后难,她却反过来,先冲刺高难度的雪山。2014年7月,罗静攀登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K2),这座雪山因地形复杂陡峭,一直以攀登死亡率超过27%的概率高居登山难度系数榜首。

    最艰难的时候,罗静悬在半空,头顶不停地有滚落的碎石。尽管也害怕,但她没有被打倒,最终还是攀上了顶峰。

    登顶那天正好是儿子的生日,罗静在8611米的雪山上拨通了儿子的电话,跟他说生日快乐。当一声“妈妈”传来,罗静喜极而泣,多少委屈和痛苦都在儿子的欢呼声中随风而去了。

    某种意义上,登山帮助罗静走出了人生低谷。

    孩子4岁时,还是一名白领的罗静遭遇家庭变故,离婚、巨额债务,她与幼儿相依为命。是孩子,让她在最煎熬的时候打起精神,继续走下去。

    当家庭生活逐渐从危机中走出来,罗静内心已经疲惫不堪,曾经爱好户外的她选择登山改变心境,没想到,人生由此变得不同。

     

    “不要被外界的恐惧占据内心"

    高海拔登山,需要不菲的投入。罗静手头并不宽裕,但她舍得投入,因为对于登山而言,这几年的身心状态是最佳的,必须抓住机会。

    在攀登第一座8000米雪山前,她手头有十来万积蓄,本打算买车,最后都花在了攀登马纳斯鲁峰上。为了登山,她卖掉了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现在她和儿子住的那套房,也挂在中介那里,以备不时之需。

    登山对于她而言,魅力无穷,钱花在这上面,很值。

    罗静认为,攀登8000米以上的雪山,考验的是综合能力,主动挑战未知,判断风险,想办法转危为安,这个过程本身就充满了乐趣。

    更难忘的是登山过程中遇到的人,患难之交,亦师亦友,罗静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50多岁的西班牙登山者奥斯卡,花了大半辈子在登山上,到今年完成14座8000米雪山,他不追求速度,而是享受这个过程。他喜欢开发新路线,有好几座雪山都是无氧登顶的。罗静尊敬这样的登山者。

    杨春风是罗静的登山导师,跟随他,罗静完成了第一座8000米。“或许有些人技术比我好,但你比我勇敢吗?”老杨这句话,她一直记在心里。

    然而2013年6月,杨春风和另一名影响过她的山友饶剑峰在巴基斯坦遇袭身亡。正准备去巴基斯坦连登迦舒布鲁姆I峰、Ⅱ峰的罗静陷入悲伤和恐惧,还要不要去?她犹豫了一整天,最终,是奥斯卡的话打动了她,他说,“不要被外界的恐惧占据内心”。

    一个月后,罗静登上了顶峰,将随身携带的饶剑峰照片埋在了山上,这是她能为朋友做的最后的事。

    "我不在乎很多人知道我,但山会记住我"

    六年,罗静行进在梦想之旅上,这不是乌托邦,而是一次又一次淬炼,她在登山过程中磨练自己,学会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让自己变成更强大的人。

    2015年攀登布洛阿特时,罗静遭遇雪崩,身体被雪浪拦腰折成v字形,差点丧命。其实在危险发生之前,罗静已有不祥预感,但还是听从了领队。她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不能交给别人负责,必须主动参与到登山的决策中。

    图为布洛阿特峰

    去年5月,罗静才去珠峰,她的身份已经不只是登山者,还是组织者,带了一支六人队伍连登珠峰—洛子,所有队员成功登顶。

     

    身为罗队,她做了细腻的准备,宁愿不登顶,也要保证安全。在准备冲顶的那晚突然狂风大作,罗静让大家在营地多停留了一天,她准备了足够多的氧气。而那晚坚持登顶的队伍遇到了麻烦,有些队伍只能下撤,有些人还冻伤了。

    下个月,罗静会向最后一座8000米雪山希夏邦马冲刺,完成她近十年最重要的目标。之后,她要陪孩子环游世界,另外,她还想创办一家以低海拔登山为主的探险公司,为夏尔巴创造低风险的工作机会,同时推广自己的登山理念。

     

    罗静总觉得,人生太短暂,单纯为个人名利,特别不值得。“像我登过的每一座山,也许别人不会记得,但那些顶峰,它一定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中国女人来过,我也不在乎很多人知道我,但山会记住我,我认为这才是生命的意义。”

     

    罗静登山记录:

    2011年10月,马纳斯鲁,海拔8163米,

    2012年5月,马卡鲁,海拔8463米,

    2013年5月,干城章嘉峰,海拔8586米,

    2013年7月,迦舒布鲁姆II峰,海拔8034米,

    2013年7月,迦舒布鲁姆I峰,海拔8068米,

    2014年5月,道拉吉利峰,海拔8172米,

    2014年7月,乔戈里峰(K2),海拔8611米,

    2016年5月,安纳普尔那峰,海拔8091米,

    2016年5月,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13米,

    2016年10月,卓奥友峰,海拔8201米,

    2017年5月,洛子峰,海拔8516米,

    2017年7月,南迦帕尔巴特峰,海拔8125米,

    2017年7月,布洛阿特峰,海拔8047米。

    0
    3590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