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跑步

    不跑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悦跑说悦跑说 2018-6-22
    今天咱们一起来谈谈立flag的事儿。立flag遭打脸的事在生活中总会遇到。就像我的同事每天都会立一个明天来减肥的flag,结果明天总也没减成。各位跑者其实也有这种立flag的经历。跑过马拉松的跑者大都经历过马拉松引起的各种各样痛苦的黑历史。比如下边这位鲜血横流的跑者。

    这位鲜血横流痛到深处的跑者

    虽然这种惨烈的经历不能算是多数,但马拉松比赛最后几公里那种咬牙前行,与无情的肌肉痉挛做斗争,以及各种部位的擦伤疼痛的感觉还是时不时会来到跑者身上的。

    然而,即使马拉松带给跑者这么多痛苦的事情,但我们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站在起跑线前。糟糕的跑步经历不会阻止我们再次参与比赛。

    这种自己找罪受的行为总会被非跑者所提问。跑者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大都是跑步能上瘾。不过,现在美国的科学家们向我们揭示了这一问题的答案。

    他们发现这种跑者忘记马拉松痛苦经历的现象可能与大脑记忆与耐力运动相关的疼痛的方式有关。美国学术杂志《记忆》发表了一篇以62个马拉松跑者为研究对象的报告。其中,他们发现马拉松跑者在赛后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时间会逐渐忘记马拉松比赛带来的疼痛。

    不想黑衣人让你瞬间遗忘,跑者的遗忘都是渐进的

    “在马拉松比赛时,虽然跑者是痛苦的,但由于这是一种积极的情绪体验,所以他们最后也就不那么在乎这些疼痛了,尤其是那些完成比赛的跑者。”研究作者Przemysław Babel博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Babel只研究了那些完成马拉松比赛的人。这些人可能会比那些没有完成比赛的人感受到更多积极的情绪。

    这种疼痛也许没那么容易忘记

    除了更快地忘记疼痛,跑者往往比普通人更容易理解和体验疼痛的感觉。“无论你是谁,如果你正在进行一项耐力挑战,你就会在比赛和平时训练中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和不适。” 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运动心理学家Tracey Devonport博士说。

    因此,职业运动员和跑者不仅要学会忍受训练带来的正常疼痛,也要区分最强训练状态带来的疼痛和可能带来伤病的疼痛。跑者学会了解这些内容可以帮助他们克服跑步的正常疼痛和不适,并为避免肌肉拉伤等问题而调整训练计划。

    同时,不注意比赛时的疼痛也是记忆工作方式的一个特点。这是由于我们倾向于记住事情的亮点,而不是每一个小小的细节,Davenport解释道。

    例如,您可能会记住比赛起点,终点以及在某个地方发现人群中的朋友。“这些值得注意的事件往往是偶发事件,所以记住的往往是事件而不是比赛时的感受。”她解释说。

    那些积极的愉快情绪会让你忘记痛苦的记忆。Davenport进一步解释道:“如果一个痛苦的活动会带来积极情绪的话,那么那些阻止你再来一次这样运动的疼痛就会被这些积极的情绪减轻。”

    Babel也建议在跑步过程中,为了你能在一场艰难的比赛中获得更多积极的体验,你应该将精力集中在已经取得的成就上,而不是你为了达到目标仍需付出的努力上。“将你的痛苦看作是完成马拉松的预兆,而不是比赛带来的影响。”

    在比赛后,跑者应该尝试记住那些比赛中美好的记忆。虽然在狂风暴雨和接近冰点的气温中跑波士顿马拉松可能会让你感觉到像在地狱中一样,但是也许这次经历会让你比赛经验值就此大涨或者可以大大磨炼你的精神意志。而这些积极的因素(而不是抱怨你的补给)将会让你在以后走的更远。

    根据科学家的说法,马拉松给我们带来的积极体验使我们可以忘记它所带来的疼痛。所以有一个事实也就就此得出,那就是让跑者放弃跑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2
    3382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