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60岁4年110个马拉松 从中国模特教父到朴素跑者他经历了什么?

    时尚最前沿的人却转身,爱上了跑步

    从瞿颖、杜鹃到刘雯、张梓琳

    近20年,我们惊艳过的名模

    几乎都出自他曾执掌的“新丝路”

    李小白,这位时尚江湖的模特教父

    我以为,会是一个穿Prada的大魔头

    眼前的人,却像举着奖牌笑开花的老顽童

    一面国旗,一身暗绿士兵T恤

    短短4年,60岁的他,跑遍世界110余场马拉松

    甚至7天7大洲极限挑战赛

    我以为,他是天生就会跑

    没想到,最初却是跑个半马躺10天的菜鸟

    从赌咒发誓不跑,到一发不可收拾

    万千美丽环绕的人,为什么痴迷上孤独长路?

    我试图了解,更惊讶的是

    110个42.195公里的近万里路

    这位时尚掌门人,从身体到心灵的脱胎换骨

    而改变,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发生——

      本文作者|湘君

    本期人物|李小白

    在奔跑路上,遇见永远39岁的自己

      阴错阳差的长跑

     

    从“小白”开始

    第一次被马拉松撞了一下腰,在2013年春。拖着僵直的腿,咬牙挪回北京,李小白一头栽床上,一躺近十天。

    骨头快散架,可作为一个企业董事长,时间按分钟计,不工作就像犯罪。内心很挫败,才56岁,一个21公里半程马拉松,就把自己整成老弱病残了?

    彼时的李小白,还大腹便便,人生从没一次跑出3公里。马拉松也尚未席卷中国,但先在企业高管中开始流行。成天被长江商学院校友忽悠,有意减肥的他,一时冲动在重庆上“马”了。

    蹬着临时买的跑鞋,什么装备都没配……这个马拉松“小白”,内心唯一安全感是兜里200元钱:“万一不行,我就打车回去。”

    然而,真跑不动想开溜,夹道鼓劲的重庆老头老太,却是热情似火,动不动拇指一伸:“雄起!雄起!”一个大男人,怎好意思当众服软……

    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死撑。直撑到21公里半程终点,李小白觉得简直是“爬”过去的。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绝对!绝对不会再跑了!”此后大半年,一提马拉松,李小白就一脸苦水,赌咒发誓。并没想到,这一次“死要面子活受罪”,会不经意撞开人生又一扇门。一如最初,当他接过濒死的“新丝路”,从机关干部一脚跌进市场,更不曾想到,人生会从此大不同。

    ▲据说天下男人都艳羡这工作,他却说是意外落入美丽陷阱

    1998年,正是中国时尚走向大众的开端,模特界却发生了一场地震。当年模特大姐大陈娟红及一些骨干力量,从新丝路集体出走,另起炉灶。

    此时新丝路,还是下属纺织部的“国家队”。这一场变故,让原本只是挂职的干部李小白,一夜被推到了前台。

    “当时简直是个烂摊子,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受命危难,最难时,办完一场活动,账面只剩六千多元,还要补税十几万。

    更措手不及,此时的李小白,还是个时尚“小白”。除了“个高、漂亮”的印象,对于模特,他一样不懂……

    ▲改变的不仅是体型,更是心灵到人生的脱胎换骨

    与时尚狭路相逢

    “其实,我最想当军人。”40岁前,李小白压根没想到会做模特这一行。他最向往戎马生涯,爷爷是民国将军,从北伐到抗日,一生为国征战。可这个“出身”,却让他年少受尽打压,参军更成了不可能的梦。

    但幸运的是,他赶上了1978年恢复高考。接到华东纺织工学院(现东华大学)录取通知,还是广西汽修厂工人的他,激动难眠:一夜间,多少人命运将改变?但没留意到,另一个齿轮也在悄然转动——

    1979年,一个叫皮尔·卡丹的意大利人,带领一队金发姑娘来到北京,进行了中国第一场时装表演。台上洋模特衣着绚丽,迈着猫步。台下灰扑扑中国人,暧昧夹杂害羞,像看天外来客,第一次被“时尚”启蒙。

    ▲1979年新中国第一场时装表演历史现场

    此时上大学的李小白,更不知时尚,反倒挺喜欢跑步。校园首届运动会,他一路飞奔,摘得过100米、200米冠军。也因此留意到1981年第一声发令枪响,第一届北京马拉松诞生。

    “那时还挺瞧不起马拉松,更没想过会去跑。”血气方刚的年代,他曾觉得跑步追求的是速度。42.195公里,一耗几小时,“这也叫跑步?”

    无论时尚还是马拉松,对于刚温饱的中国人,都还太遥远。真正走向大众,已是近20年后的世纪之交。20年,也让李小白从一个青涩学生,成长为一名纺织部官员。原以为这辈子就是做技术型干部,90年代末纺织业整改、模特圈地震,时代与机缘推动,猝不及防间,这个门外汉竟与时尚狭路相逢。

    ▲首届北马只设男子组,只接受专业报名,共有12国82名选手参赛

    没有退路的路

    初相逢,就是内忧外患。公司人才、业务尽失,对他更充满怀疑:“一个当官的,懂什么市场?”市场也着实残酷,就差宣判死刑:1999年中国国际服装周,新丝路没接到一个订单……

    四面楚歌之下,女装品牌“蒙妮莎”表示可给些订单。这简直是救命稻草,可来不及高兴,该品牌设计师就不客气抛来否决:“新丝路人都没了,已经不存在了。”

    “当时就一个想法,不能让新丝路垮在我手里。”为了企业生存,李小白不得不去机场等设计师。结果北京连下两天大雪,飞机始终无法降落,设计师改飞去上海。咬咬牙,他也连夜赶去上海,设计师却又去了杭州……

    怎么办?只能硬头皮继续追。凌晨3点的沪杭高速,大雾弥漫,车还抛锚。下来推车之际,面对茫茫暗夜,他再也忍不住茫然:“一辈子都没求过人。李小白,你怎么会走上这么一条路?来遭这个罪干嘛?”

    直捱到天亮抵达杭州,握住设计师的手,他第一句话是:“请你相信我!”一路苦追的执着,这才换来第一笔订单。更重要的,是前所未有强化了信念:“一旦踏上一条路,就没有退路,就必须抵达终点。”

    20年前,抓住一丝希望曙光,李小白开始了新丝路的长跑。阴错阳差,弃政从商,让他不时想起《笑傲江湖》的令狐冲,想不到会误入恒山派。一个男掌门,从此带领一群女孩冲冲杀杀。更没想到,多年后,还真笑傲了时尚这片江湖。

      不敢跑,更要跑

    正面迎向恐惧

    多年打拼,强化着不服输的意志。也让李小白对跑步,有些难以释怀。人生死胡同,他都没退过。从来正面突破,一个马拉松,就被吓趴了?

    “我要不要再试试?”9个月后,57岁的李小白站到厦门马拉松起点,心里万分忐忑。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内心惶恐,担心自己会不会惨到回不去,甚至计算着终点距酒店还得走多少米?

    当发令枪响,来不及再想,他被裹挟在奔跑人潮里,迎向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并没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踩在一个新浪潮节点。此时厦门,2014年中国马拉松年会同期召开,从这一年起取消赛事审批,以激活社会力量。从此马拉松赛在中国,真正开闸奔流。

    ▲图片来源《2017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

    此时的李小白,能跑完一场,还像是不可能的任务。30公里处,考验也真是来了。心慌、气喘、脚步越来越重……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撞墙”?

    所谓“撞墙期”,一般发生在马拉松中后段。这句跑马行话,名副其实,突如其来的困乏,简直像一面墙挡住自己,怎么跑都跑不动,逼得许多人放弃。

    这时35公里,一处尼姑庵免费供应的米线糊,简直成了这辈子最好吃的味道。三两口扒完,他选择继续“撞墙”。“当时就一个想法:这辈子就跑这一次马拉松,再难,我也得跑完……”

    ▲4年前,还是马拉松“小白”的李小白

    撑到38公里,什么意念也土崩瓦解,他实在再跑不动了。双腿沉到极点,又僵得弯都弯不动,只能本能往前挪。大脑空白,唯一想法只剩:向前,向前……

    直到看见终点拱门,那一瞬的幸福感简直超越人生所有。几乎是提起最后一点力气,他终于跨了过去。

    “我居然真跑完了?”这场马拉松,让李小白又躺了7天。却也傻乐挺久:“看吧,只要敢尝试,这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

    熬到最后是突破

    “但我绝对不再跑了。”此后大半年,他又连连发誓。但心结还在,一提马拉松,他还是恐惧。可越是难,他越想战胜。

    就像人生最煎熬的日子,突然掉进时尚陷阱里,不也是迎难而上,硬熬过来的?

    从对模特一无所知,到一个人长多少根骨头、一场演出有多少细节……他愣是从“小白”熬成了火眼金睛的行家,经常办公室通宵。

    从2000年企业改制到2001年降低模特身高标准,从1.74米劲减至1.68米,业内质疑,曾铺天盖地。可熬过体制革新、6厘米突破,中国模特几乎被重新定义。

    为把“世界小姐”引进激烈反对选美的国内,从2001年偷偷带李冰去南非参赛,到2007年张梓琳首次夺冠,7年间,这位幕后推手更不知熬过多少压力……

    无论事业还是马拉松,只有熬过去,才有可能“一览众山小”。十年苦熬,把新丝路从没落推到行业高处,也为李小白赢得最初想不到的江湖地位。改革开放30年之际,他被评为“推动中国时尚进程十大人物”,继皮尔·卡丹与羽西之后,位列前三。

    作为一个熬过漫漫长路的人,没理由马拉松熬不过去?又9个月后,当2014年北京马拉松开跑,3万人奔跑大潮里,再次出现李小白的身影。

    “最大困难,其实是再次站到起跑线上。”30公里处的痛苦,始终像噩梦一样挡住自己。真跑到30公里,撞墙期如约而至,更要命的是他的腿突然抽筋。可即便如此,李小白又一次坚持到了终点。

    第二场马拉松,又让他3天爬不起来。但心里反倒乐观了,恢复期越来越短,相信离熬出头不远了。转身他就报了一个月后的广州马拉松。

    重获年轻的生命

    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每一场他都害怕“撞墙”,每一次也必然“撞”上。一次次和痛苦迎面相撞,他唯一能把握自己的是:不到终点,不会放弃。

    尤其是2015年云南楚雄马拉松,跑到27公里,竟然变成起伏山路……“那也不能退。”当挺过无尽上坡,熬到第十场终点,这一回,他终于觉得可以对马拉松说:“我不怕了。”

    更大惊喜是奔跑中,发现自己都想不到的潜力。当2015年大连马拉松,李小白第一次跑进了4小时。首度“破4”,让他兴奋得像发现自己身体里有宝藏。面对青春洋溢的时尚圈,这位快60岁的模特掌门人有时怀疑自己老了。

    长年苦干、没完没了应酬,代价是日益发福、三高等一系列健康报警。当事业走向巅峰,李小白却明显感觉身体罢工,下午开个会都集中不了精力。

    一次被邀请去徒步箭扣,40分钟他就走不动了,身体又胖又喘。朋友骗他还有40分钟,结果整整又走6小时。累得连滚带爬,一路骂朋友忽悠,内心却不禁挫败:久不运动,自己难道真成老弱病残了?

    年近花甲,以为不可避免老去——这何尝不是人生的“撞墙期”。再勇往直前的人,其实也有些失去“革命斗志”,考虑是不是该退休养老了?

    对年龄不再自信,一场场马拉松,一次次和身体相依为命,尤其是挺过全面下滑的撞墙点,再一次健步如飞,不但撕碎了恐惧,更意外带来一种信心。就仿佛自己的身体在告诉自己:挺过去,你依然年轻。

      重新找回自己

    换一种活法

    跑到第10场,李小白不怕了,也有些离不开了。当双脚撞击地面,呼吸吐纳第一次如此清晰,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久没有这样静下来了。

    近20年,时尚在中国日新月异,他也投入了全部精力,一直陀螺般旋转于五光十色的表演,觥筹交错的酒局,空中飞人般各地奔波……率领新丝路,雄霸了模特业半壁江山,也几乎失去了个人生活。“可没有了生活,这么拼是为了什么?”

    “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做时尚行业的。”即便走到行业浪尖,李小白依然有“误入恒山派”的感觉。时尚很风光,但他也不太喜欢这种风光。

    对于“模特教父”这个江湖封号,一开始听到很别扭,总觉得像黑社会。圈内Party,极少参加。参加也不爱坐嘉宾席,或抱肘独立,或角落里沉默。一次摄影师拍合影,只是建议他把手搭在模特肩上,这位掌门人的脸刷一下红了。

    “如果生命还有十年、二十年,你最想去做什么?”2011年,一心减肥的李小白,去参加了风靡商学院的“玄奘之路”挑战赛。看惯姹紫嫣红,苍茫戈壁,天地无人的空寂,反而深深震慑了他,并不禁追问忙得找不着北的自己。

    遥想千年,一个僧人是怀着怎样追求,才穿得过千难万险,孤身西行五万里?“我们现在成天忙赚钱,是不是反倒把‘追求’给忘了?”

    跑出永远忙不完的生意场,马拉松也终于让他安静片刻。奔跑,只面对自己。奔跑,人生一幕幕场景浮现,戈壁曾闪现的追问,也不禁又一次次响起,他再没法退回陀螺般只为生意打转的日子了。

    ▲戈壁与红尘的反差,深深震撼了他。此后连续7年参加了“玄奘之路”挑战赛

    42.195公里的环球旅行

    “真要跑,就去见识一下最棒的。”最初“完赛就是胜利”的李小白,并没想过自己还能跑出国门?朋友建议下,2015年开始,他慕名去跑世界顶级的六大满贯,无意却又撞开了一扇门。

    第一站东京,他曾多次来过,可每一次都是机场直接上车、谈判、宴请、走人,满脑子生意的无趣……

    当自己背着包,看地图,订酒店,拥挤在东京地铁人潮里,从商人变成一个普通跑者甚至旅行者,他才发现自己竟从没真正走进这座城。

    更陌生的,是去过更多次的巴黎。曾经他的目光全在绚丽T台,全是名模如云,以为这就是世界时尚之都。当赛道如画卷,穿过香榭丽舍大街,更深入他从不知道的市井街巷……当脚步以奔跑,而非车轮,一步步重新丈量城市。浮华表象褪去,更真实的巴黎扑面而来。

    每一个城市,为了马拉松,都把最有特色的地标搬到赛道。更大魅力是,城市里的人,也因为马拉松,在这一天倾巢而出,万众狂欢的热情。

    柏林马拉松,一路跑一路乐队high不停。纽约马拉松,终点中央公园犹如投身彩虹般海洋。历史最悠久的波士顿马拉松,雨水也挡不住一路观众热情追随。一家咖啡馆店长听说他是从中国来跑马,更抢着免单,直竖大拇指。对马拉松的推崇,渗透在每一张笑脸。

    其实模特业,本就围绕“人”打转。李小白也因此见过太多人,甚至这世上最漂亮的脸孔、最华丽派对,却是一直在寻求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平衡。也苦心培养过很多人,防不胜防的跑单、毁约,却一再挫伤过内心对他人的情感。

    光鲜亮丽,也倍为复杂。浮沉商海,最累的其实是一颗心。奔跑在路上,难能可贵的是,所有人都没了身份、不限年龄,只是一个个奋力奔跑的生命,赤手空拳迎向各自挑战。沿途遇见的每个人,也都洋溢着由衷钦佩,传递着平凡真情,不管你是什么人。

    身体难免疲惫,内心却犹如一次次洗礼,回归不曾有的简单。他曾幻想,等退休做个背包客,甚至导游,回归一个寻常人四处旅行。而现在,马拉松让这个朦胧想法照进了现实。

    人生新开始

    原来他到过很多地方,却像从没真正来过。一直在引领美丽经济,却没时间去欣赏世界更多美丽。想换一种活法,也一度没有信心:年近60,身体下滑,人生还有可能重新开始吗?

    2016年4月伦敦马拉松,李小白的六大满贯跑到了最后一场。执掌近20年的新丝路,也基本过渡给了新任掌门人李冰。

    奔跑在雄伟的伦敦塔桥,米字旗迎风飘扬,加油声欢呼雷动,一股豪情涌上来,冲刺向终点的他,更坚定了事业转身的决定。越跑越好的状态,让他相信,只要还敢于挑战,这人生,多少岁都有新的可能。

    一周后,温哥华马拉松,李小白特地以奔跑方式度过了59岁生日,并在终点和家人团聚。

    曾经觉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知多少年,不曾陪家人过节过生日。59岁的新开始,他希望能拿出更多时间给家人,更给自己。

    2016年中秋假期,北京马拉松鸣枪开跑。时隔两年,再参赛的李小白已不仅是跑者,更成了6小时15分的官方领跑员,负责在关门时间内将尽量多的跑友带向终点。

    从前,他一心想往前跑得更快点。现在特地慢下来,反而看见了另一个世界,那些迈着艰难步伐,跑不动,在最后挣扎着的人……

    有父子,有兄弟,有朋友,很多都是第一次,互相鼓励、搀扶着,眼看都6小时快关门了,还不肯放弃。最后十分钟,迸发出最后力量拼命冲向终点。

    这些最慢跑者,顶住了更大痛苦,反而成了最感动李小白的人。他也曾挣扎着,一路跑来,并开始希望能带动更多人来跑马拉松。起点低、老弱病残又怎样?马拉松追求的,更是坚持和自我突破的精神。

      60岁的青春

    疯狂的777

    有了更多时间的李小白,在2016年迎来了一年40场的爆发。马拉松早不再只有痛苦,更成了他重新认识世界的旅行。并在2016年年末福州马拉松,迎来了个人最好成绩3小时25分38秒。

    按照田协标准,这个成绩属于“男,精英级,30-35岁之间”。领到成绩,李小白简直不敢相信,怀疑计时器错了?

    反复确认是真的,他兴奋得直接报了传说中不可思议的“777”——这一世界马拉松极限挑战赛,要在7天内连续在7大州完成7场马拉松。2015年第一届,全球仅一人参加,2017年才迎来首批中国人。

    一天一场,还要在168小时内转战7大洲,和时差、气候对抗,能行吗?他想在60岁前来一次更大挑战。

    第一站,零下20度南极冰原,比想象更加严酷。后半程变天,狂风时而揪住胸襟,时而后背猛推,能见度极低,天地孤独得仿佛只剩自己一人。他一直很想看看南极,但在地球极点跑马拉松,3年前的自己都不敢想。

    更想不到的,是越战越勇的状态。曾以为能完赛就不错了,连续作战的第四场,却在欧洲马德里跑出了3小时57分。

    还来不及兴奋,女儿发来消息:“老爸,你到底在哪?”怕家人担心,他特地隐瞒。眼看瞒不住了,只好老实交待。万里外的太太回了三个字:“你疯了!”

    疯狂的777,带着李小白从冰雪南极到炙热非洲,最后跑向接近30度的澳洲悉尼。一周四季,7天7大洲的奔跑,他一路紧绷着神经,强制自己在“吃、睡、跑”的循环里。

    直到悉尼马拉松终点出现眼前,他终于放松了,拼上所有气力迎向终点那刻,一种感动油然而起。

    从一场马拉松都害怕的菜鸟,到一月一场、一周一场,再到绕着地球一天一场,“777”平均4小时27分的成绩……花甲之年,没想到他真得战胜了自己。

    110场的蜕变

    “希望你们明白,人生除了读书、工作,还应有理想和热爱……”2017年9月,东华大学开学典礼,李小白受邀上台致辞。

    台下一张张年轻的脸,一如曾憧憬未来的自己。相比中国时尚发展,现在的他更滔滔不绝的是马拉松跑遍世界的经历。

    会后,他特地去操场跑步。校园依旧,一切仿佛昨天。作为恢复高考后首届大学生,他很庆幸自己能跟上时代大潮,也历经世事浮沉。弹指40年,白了头发,但欣慰的是,自己竟重新找回了一颗奔跑的心。

    ▲10月,他特地去邓小平故里广安,以马拉松方式,纪念40年前改革对命运的改变。

    2018年1月,雨中厦门,李小白再次站在起点。4年前,在这里拼完人生第一场马拉松时,自己做梦都想不到,还会来跑第110场。

    和他一起成长的,还有中国马拉松。4年间,从2014年全国56场赛事,爆发式增长到2017年的超500场。赛事如雨后春笋,在各地涌现。更多不同身份的人,也踏上赛道。回归个体,迎向各自蜕变,也汇聚成一股时代浪潮,共同奔涌向前。

    万人如海,每一个身影都有故事。李小白也在奔跑着,继续着自己的故事。雨水浇在长路上,仿佛一条42.195公里的时间隧道。

    曾经他在这条路上濒临崩溃,拼命鼓励自己:这辈子就跑这一次……现在,跑步已成生命一部分,甚至憧憬着跑遍全世界,跑到80岁也不停步……

    ▲2017年,全国234座城市,498万人次参与了马拉松运动。

    脱胎换骨的人

    “你也应该去跑一场马拉松……”最初被忽悠上马的李小白,现在也爱不遗余力忽悠其他人。关于未来,他最想做个民间马拉松推动者,让马拉松改变更多人。

    从1到110,改变的不止是数字,更是身体、内心乃至整个人生。每次见到李小白,我都很难把他和时尚联系起来。

    曾经大腹便便,现在清瘦精干,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奢侈品痕迹,总是穿一件军绿色T恤——照着军队士兵训练穿的款式,他一连订做十几件。

    曾经人们对李小白的印象,是模特公司最像老板的人。雷厉风行,总把“市场、成本、产出、效益……”挂在嘴边。

    而现在,眼前这个人,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话题除了马拉松,还是马拉松。每场马拉松跑了几小时几分,比生意更让他如数家珍。一脸发自内心的真爱,藏不住,也不需再藏。

    最近一次见面,在机场茶餐厅。一碗馄饨面,依旧那一件军绿T恤,侃侃而谈着马拉松……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谁也看不出这么朴素一个人,曾推动中国时尚进程。

    身后的时尚江湖,新丝路已随新掌门人李冰踏上新的征程。而越跑越远的他,最近反倒被搜狐时尚授予了“2017年年度最有魅力男人”。

    相比美丽外表、奢华时装,新时代的时尚内涵,或许也在指向更健康个性的人生。

    五光十色广告牌上,20年来,他一手打造的多少模特,如走马灯。

    而他穿过红尘,一个人挥别转身,还在用跑步重新打造自己的人生。下一站不丹,一周后巴塞罗那,再之后首尔,4月9日更将抵达北极点,迎向人生第120场马拉松。

    60岁的新人生,依旧在飞奔。

    不同的是,现在是飞奔向热爱。

    更不同的是,飞奔中,脱胎换骨的人。

     

    湘君:谈了这么多跑步,大家最好奇的,估计还是做一个美女派掌门人,究竟是什么体验?

    李小白:其实蛮痛苦的(笑)。谁不喜欢漂亮姑娘?说不动心,那我就不是正常男人。但你要清楚自己更想追求的是什么。既然把它作为职业,就绝不能因为个人行为,影响公司发展。没有高度自律,走不远的。

    湘君:也就是说,你是事业上很理性的人,这辈子是不是只对马拉松这么狂热?

    李小白:是的,我最大“痛苦”就是爱上了马拉松,从此再也停不下来(又笑)。一开始只是想克服它,没想到重新激活了身体,把我心里的不自信、不开心甚至阴郁都跑掉了,还打开了重新看世界的方式,踏上了新人生。

    马拉松是我生命的奇迹。以后很希望能用我自己的改变,去带动更多人。

    湘君:但是不是难免也有人说“这样跑是因为有钱”?

    李小白:马拉松是很朴素的运动,只要你想跑,在哪都能跑。钱挡不住跑,更挡不住每一场的考验。对于一辈子正当奋斗所得,能用在对生命有意义的事,而非挥霍上,我想也无可厚非。

    并且,除了马拉松必要开销,我也是能省就省的。出去跑步,一直是坐经济舱,尽量地铁、大巴,住2人间商务酒店,还总穿同一件衣服(笑)

    湘君:你觉得马拉松和人生最大相同点是什么?怎样才算真正的成功?

    李小白: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成功,只是尽力、认真去完成份内每一件事。而马拉松就像人生的模拟,认准一个目标,行进中都必然有痛苦、想放弃,但坚持抵达终点,都会由衷喜悦于超越了自己。真正的成功,我想就在于能不断超越自己,能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出走半生,返璞归真

     

    文/湘君

     

    李小白的形象反差,非常出人意料。

    一提时尚,人们总联想到闪瞎眼的光鲜奢华。

    站在时尚最前沿的人,却已是一身朴素,脱胎换骨。

    已过花甲之年,一说起马拉松就神采飞扬。脸上没有年纪,只有热爱带来的天真笑容……

     

    但几年前,并非如此。身在浮华名利场,也曾觥筹交错,身心俱疲。

    更曾是运动菜鸟,跑个半马就累瘫十天,甚至对未来患得患失,不自信60岁后,人生能否重新开始?

    短短4年,110场马拉松的脱胎换骨。这是他自己都想不到的新生。

     

    一场场马拉松,一次次与身体相依为命。

    甩动手臂,双腿一步步向前递送。感受着肉体自身的力量,也承受着极点来临的痛苦。

    花甲只是年龄,迎难而上、不断突破,却带来了青春永驻。

     

    一场场马拉松,也像一次次重新模拟人生。

    从最初兴奋,到中期沉重,再到煎熬、绝望,直至最后的重燃希望……和人生场景一一贯通。

    人最大对手,其实就是自己。谁都难免自我矛盾,但一次次自我战胜,转身会影响对生活的态度。

     

    一场场马拉松,更是一次次与世界重新连接。

    42.195公里,没有身份标签,跑者不问出处。

    每个人都只凭身心之力,赤手空拳,去迎向各自长路。

    当你回归赤子,世界也会更加赤诚待你。即便是见识过万千风情的模特教父,也不禁被一路的平凡真情所感动。

     

    从一场都害怕的菜鸟,到110场的自我重塑,

    就这样,李小白在奔跑路上,重新激活了身体,更重新找回了自己,和自己在这世界的崭新位置。

    穿过万丈红尘,他奔跑着,继续人生改造。

    在中国如火如荼的马拉松,也正在改变更多人的生命面目。

    而每个人各自的故事,都在自己脚下。

     

    人生其实处处马拉松,尤其最爱最难的事。

    马拉松只是载体之一,更重要的是以奔跑姿态迎向热爱,更在奔跑中不断突破自己。

    跑出第一步,你会不会不停步?

    迎向撞墙点,你能不能挺过去?

    无论多少岁,正跑在生活哪条跑道,

    坚持住,每个终点才会有更新的自己,等你。

    1
    4102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