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崇礼国际超级越野赛全纪实 在梦开始的地方 让山野见证我的成长

    V越野V越野 2018-10-11

    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

    忽生忽死,忽聚忽散,

    短短数十年里,

    该自在就自在吧,

    该潇洒就潇洒吧,

    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

    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了。

    by贾平凹

    《自在 独行》

     

    40.58° N, 115.20° E

    崇礼,张家口 Sat July 2018

     
    港百开放报名那天,大哥问:“如果最后只有你自己中了,你去不去?”我想了想说:“去啊!人要为自己活着。”

     

    是啊,有些路注定要一个人走,不要把自己的成长依赖于别人的帮助,独立经营好自己的世界。

     

    带着这样的念头,我重返崇礼——这个开启我越野梦的地方,让山野见证我的成长。

     

    记2018 Columbia 崇礼168超级越野赛

     

    赛前出道

    偶遇越野圈神仙眷侣

    冰雪博物馆

    每一次比赛都会成为好朋友们的聚会,崇礼也不例外。两周前,野人部落五人出战,征服了180公里天路,将友谊升华到了一个新高度;两周后,西西开车带着大哥、萌叔,我们拥抱了远道而来的墨墨,然后一起在烤羊腿的餐桌上等待刚哥、晖姐和姐夫的加入。
    除了已经有百公里的大哥,这一役对绝大多数的我们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70公里,这是一个刷新我们很多人远距离记录的数字。 
    人山人海中有我最爱的伙伴们
     
    起点

     

    凌晨四点起床,看着满天的阴云,果断决定穿短裤出赛。事实证明,这是个很错误的决定 。这之后的十几个小时,大白腿在无数荆棘的鞭打下,在烈日的烧烤下,已经面目全非 。出发后三公里,我就和小伙伴们跑散了。自重过大导致提速慢,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太阳公公偷懒了但我们没有
     
    CP1--CP2
    按照赛前自己制定的战略——“小坡慢跑,大坡快走,平路小颠,下坡超人”,前两个补给站之间争取用时不超过两小时。崇礼的上午在阴晴转换间,草甸跑起来超级舒服,偶尔堵车也没什么关系。
    蓝天,云团,起伏的山脉,微风习习,三三两两的人群,我就置身于这画卷一般的景色里。我曾经独自一人感受吴哥巴肯日落的余温,走过圣诞节纽约时代广场的热闹,在坦桑尼亚笔直的公路上穿越非洲草原,看当地女子头顶重物但又婀娜无比的身姿。。。。。。

     

    这世界上有无数的美好,也会有同样多的痛苦。有人分享,美好会翻倍;有人陪伴,痛苦会减轻。

     

    所以,两年前在海外任期结束时,我义无反顾的回国。当时的我,笃定要在这里寻找,那个可以分享和陪伴的人。两年后的今天,当我发现我依然是一个人站在画中看风景,心中不免哼了一曲《凉凉》。

    终于在CP2追上了小伙伴们。出站后,为了不被大哥、西西和墨墨再次落下,我更是开启笨鸟先飞模式,上坡配速也有10分,下坡更是念着雷神传授的技术要领,一度冲到5分。接下来是一段6公里多的公路,此时已经接近11点半,云团散去,并不封闭的赛道上车来车往。几乎所有人都在留恋上午的阴凉,此时比赛已经进行了将近6个小时,第一波倦意来袭。

    我努力跟住前面的选手,超越;不远处再发现另一个,再快跑几步,再超越。CP8进站挤到了女子25位。不过幸福也就停留在了这里。 
    再次出站,已经是正午,日头正高,赛前所有人担心的暴雨没来,只有暴晒 这是一段15公里的石子山路。此时的脚掌已经被前三段的摩擦搞得隐隐作痛,而鞋子本身挤脚的问题被更加放大。 
    在将近三个小时石子路得考验下,进CP13时,我已经完全不能用脚掌发力了。一咬牙,用指甲掐破两个脚掌的水泡。当我再次穿上鞋子站起来的时候,那钻心的疼让我居然叫出了声。退赛的念头第一次出现在脑海里。还剩最后20公里,我的第一个长距离独自作战就这样结束了么?吃了碗泡面,又咬了咬牙,继续走!!

     

    追风逐雨西风飒倚马仗剑走天涯
     
    CP13-52km
    翻山,还好,我可以用脚跟发力。爬升多点也没关系,在树林里我搬出了蓉式上坡的核心秘籍——数杖数!抬头看不到山顶的时候,每落一杖,就数一下。比如预估自己300杖能到顶,然后就闷头爬。目标被化小之后,我就不再想着山有多高,而是想着50杖的时候可以喝口水,100杖的时候可以擦把汗。这样一来,我就没有觉得山有多难,一个人走有多苦了。

     

    翻过绝望坡,是7公里的下山路。每一步都如踏针毡,根本无法在草甸上跑起来,感受这高海拔的柔软,好遗憾。

    进cp14,天色渐暗。我对医务人员说,"我脚底的水泡真的要亲命了,我多一步都不想走了。" 旁边的志愿者大爷脱口而出"你要退赛么?"😂是的,退赛的念头从CP13出来之后基本上每5分钟就会来袭一次。我一步一步挪到了cp14,在还有最后7公里的地方,退赛? 

    "NO!!! 我就是滚,也要滚回去!"

     

    医疗美女帮我用点酒做了简单的处理,用纱布稍微包裹了下脚掌。虽然疼痛感丝毫没有减轻,但求一点心里安慰吧。

    最后的大刀山是将近80度的陡坡,独自一人走的很惊险。杖每一下都下得更用力,尽量踩在前面选手留下的脚印里。

     

    七上七下,手杖成了我最大的支持。我被无数人超越,尤其看到那些白天被我超过的妹子们,现在反超过我,而且很多都有个护花使者在旁边陪跑,心里难免羡慕。

     

    这时候的心里斗争就更复杂了,不光要不断压抑自己退赛的想法,还要不断告诉自己,就算被妹子们反超回去,但我瘸着脚也能一个人完赛! 姐依然很强大 !

    就算万一我真的不行了,连半步都挪不动了,在我后面的墨墨、西西和大哥一定会在路过这里的时候,把我捡回去的!一个人的比赛并不是完全的孤独。

     

    当县城里的马路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居然热泪盈眶了。

     

    委屈么?感动么?或许是觉得终于要撞线了,这双脚终于解脱了。也或许是觉得终于有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中长距离越野赛,我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我陪伴。

    16个半小时,比赛前计划晚了2.5个小时。遗憾有很多,但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却释然了。我尽过最大的努力,那些没有达成的美好愿望就当做是化成了天上的星星了吧。

     

    这次的比赛是这样,以后的生活也这样吧。

     
    写在后面的话:赛后将近一周,才把这篇赛记初稿拿出来整理。相比当时的孤独、无助、羡慕和痛苦,我现在更能坦然面对这一路走来的酸甜苦辣。

     

    港百毫无悬念的没有中签,不过把今年的生日跑瞄在了三峡168。

     

    都说跑步是一项孤独的运动,但我生来就有个不甘寂寞的灵魂。希望未来的某日,站在山峰之上、峡谷之中、或者消失在戈壁荒漠,我可以不再是孤单的一个身影。

     

    而在此之前,请努力的奔跑!

     

    与所有赛道上形单影只的姑娘们共勉

    1
    310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