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不只是个女佣” 香港菲佣在越野跑中寻找平等

    V越野V越野 2019-8-19

    杰比·帕加里甘(Jaybie Pagarigan)每周工作六天,为她的香港家庭雇主做饭、打扫和购物。星期天是她的休息日,那天她会去参加越野跑。这位来自菲律宾的39岁家政工人穿越香港繁茂广阔的郊野公园,征服一座又一座山峰,无论水平距离还是垂直高度都很惊人。帕加里甘是香港一个不断壮大的女佣社区中的一员,她们参加越野跑既是为了这项运动的挑战,也是为了在一个经常歧视她们的社会中得到平等对待的机会。

    虽然每天要工作很长时间,每周末只休息一天,要负责各种繁重的工作,这些家政工人还是抽出时间和精力去参加山地超级马拉松赛。她们挤出时间在黎明或深夜训练,还要发挥想象力,把家务劳动变成训练的机会。前不久一个春天的周日,天空阴云密布,帕加里甘站在山野之王赛(King of the Hills)香港岛站的起跑线上,这是该市历史最悠久的越野跑系列赛事之一。她参加的是11.5英里(约合18.5公里)的短距离比赛。

    帕格里根身高4英尺11英寸(约合1.49米),比周围几个男人矮了一头还多。但是她凝视远方的神情如同钢铁一样坚定,她踮着脚尖跳跃取暖,赛事总监要等待雷暴警报解除才能开始比赛。

     

     

    帕加里甘对比赛路线并不熟悉,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知道会有台阶,很多很多的台阶,她的腿会比肺更难受。她还知道,她经过了许多个小时的训练,而且“最好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她说。

    她用将近三小时的时间完成了比赛,对此她并不满意。

     

     

    早晨的暴风雨使得道路泥泞湿滑,她跌倒了两次。

    她的朋友弗莱德林·阿尔贝托(Fredelyn Alberto)30岁,也是一名菲律宾籍家政工人,在全程21.5英里的比赛中获得第三名。阿尔贝托已多次登上领奖台,包括今年1月在一场27.9英里的超级马拉松比赛中获得奖牌,如今她已是一名香港女子越野跑新星。帕加里甘今年2月第一次参加超级马拉松赛事,全程50公里的比赛十分艰苦,她在训练准备参加更多的赛事。

    赛事之外,帕加里甘和阿尔贝托是香港38万名外籍女佣中的两人,她们占香港人口的5%,但在香港经济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1970年代,随着中国对外开放,香港经济亦开始起飞,当地全职家政人员出现短缺,外国女佣首次来到该市。外来务工人员的稳定输入使得大量本地妇女得以留在工作岗位,为香港转型为繁荣的服务经济铺平了道路。根据香港为外来务工人员牟取福利的非营利组织Enrich和信用报告机构Experian最近发布的报告称,仅去年一年,外籍女佣就为香港贡献了126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然而,这些工人经常面临歧视待遇。当局拒绝外国女佣申请永久居留权,规定她们必须住在雇主家中。

    批评人士认为,这种安排增加了虐待风险。家政工人经常被要求睡在浴室、储藏室或壁橱里。越野跑出人意料地成了家政工人寻求平等的方式。至少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跑道上的汗水和同志情谊模糊了雇主和女佣之间的界限,也模糊了本地人、移民和外国人之间的界限。

    “工作日里,人们会说,‘哦,你是个家政帮工,’”阿尔贝托说。“到了周末,在跑道上,他们会说,‘哦,你跑得真好。’”“太神奇了,”她说。

     

     

    这项运动是外国家政工人在这座城市重新发出自己的声音、找回参与感的几种方式之一。

    在这里,她们往往被视为低人一等,几乎是隐形的存在。对帕加里甘来说,山野之王的比赛只是一天的开始。之后,她赶去参加一个理财课程的结业典礼,它是由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在线教育的非营利组织Uplifters开设的。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她作为当地一个徒步旅行团体的志愿者带领游客徒步旅行。在这个休息日里,她总共走了15英里4500英尺。

    帕加里甘说,越野跑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我们不仅仅是女佣。我们并非只是一群穷人。”

    帕加里甘典型的一天从凌晨4:30开始。她从雇主的公寓溜出来“晨跑”,登上附近海拔1430英尺的毕拉山山顶再折回来,往返路程为5英里。香港城市建设的高密度有一个好处,就是郁郁葱葱的丛林就在不远处,这样一来,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利用香港庞大的步道网络。

    上午6点。帕加里甘回到公寓,准备好早餐,帮雇主的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4岁)做好上学准备。然后她打扫房子、洗衣服、准备午餐,中午12点半去学校接孩子。

     

     

    她每周两次去山下的市场购买新鲜的农产品。但是这个差事可不轻松。市场在四分之一英里之外,为了增加运动里程,她总会拖着购物车绕社区跑一大圈后再去。到了市场,她在购物车里装满了蔬菜、肉和鱼。然后带着这些估计可能重达22磅的东西跑回去。最后从楼梯跑上18楼的公寓。帕加里甘的工作日在雇主下班回家时结束,大约是晚饭时间。然后她进行一天中的第二次跑步,沿着港口慢跑6英里。

     

     

    有时候,如果雇主注意到她一直待在卧室里,没出去夜跑,他们会给她发信息,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很好商量,很支持我,也帮我很多,”帕加里甘谈到她的雇主时说。她说,她很幸运,因为在香港,很少有家政工人拥有自己的卧室,也很少有雇主积极鼓励佣工从事体育运动。许多家政工人的生活条件很差,严格的签证规定使她们特别容易受到雇主和职业介绍所的剥削。

    有些场所,如私人会所,会禁止家政工人进入某些特定区域,甚至禁止她们进入整个营业场所。“这很糟糕,但这就是现实——身为家政工人,你显得微不足道,”40岁的多莉·巴尔加斯·萨勒斯(Dolly Vargas Salles)是一名来自菲律宾的女佣,也是一名越野跑者。“但对我来说不是这样。我可以做我自己,”她说。

    “这就是越野跑带给我的东西。”

     

     

    原文选自:纽约时报 (NEW YORK TIMES)

    10
    1364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