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有趣

    自由与冲浪到底什么时候变成了“同义词”?

    如果从概念上来说,冲浪象征的意义太多太多了。倘若没有躬体力行,是无法亲身体会的到。因为自由两字,就是冲浪的「本身」。

     

     

    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看,冲浪便有将「自由」&「种族阶级歧视」的隔阂打破。更多谈论的并不是这项「运动」的本身。

     

     

    1991年时,著名演员基努里维斯参演了电影「Point Break」。其内容核心由基努里维斯饰演的警察和臭名远扬的抢劫犯共在「冲浪」因而结识,但在「荒诞」的100英尺巨浪自然灾难前,双方有了「基情」。

     

     

    整部片子虽具有先锋意义,也融合了极限运动和白色东方神秘主义的混合体,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卡梅隆前妻凯瑟琳执导这部片子,延续了一个「有问题」的冲浪视觉和一种历史性的擦除形式:冲浪只是一种白人运动。

    白人运动

     

     

    追溯到早前五十年代的美国演员Frankie Avalon《海滩聚会》(1963)、《海滩比武会》(1964)等「海滩电影」中,沿着电影的故事线进而挖掘,其实会有更复杂的故事,突出了这项运动的历史被扭曲,并且提及到与「种族歧视」的关系链。

     

     

    Avalon and Funicello during the "Beach Party" era

     

     

    《海滩聚会》(1963)、《海滩比武会》(1964)需翻墙才能看到。

    豆瓣及百度上无词组。

     

     

    想要了解的也可以搜搜2013年的冲浪纪录片「White Wash」

    当中有涉及到部分「冲浪&种族歧视」的资料。

     

     

    “这是关于让我回到我的祖先来自哪里以及他们如何[到达]他们所处的位置。”

    作为Quashi Surfboards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Mitchell

    提到了冲浪在夏威夷的有色人种中的起源,这个事实并没有在慢慢成长的黑人冲浪者社区中迷失。

    在欧洲和美国帝国还未开始扩张之前,夏威夷人的冲浪文化一直有左右两派各持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冲浪行为」。这种在对当时加尔文主义传教士的人来说,冲浪似乎是异教徒,就已经有「内部矛盾」的存在。

     

     

    到了后来,欧洲的侵略者(扩张)对这项「性别混合」的运动感到震惊,从而想抹去掉夏威夷群岛丰富的文化历史,在那时,冲浪也已基本消失。但后来的冲浪运动开始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的原因是,夏威夷人为了躲避欧洲的入侵,继而冲浪逃离夏威夷,继而先后流入英格兰,澳大利亚,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当然还有加利福尼亚州等等。

     

     

    随着群岛文化的崛起,冲浪文化才开始在欧洲和美国盛行。但在当时,美国还有着种族阶级制度。就连当时世界冠军游泳运动员Duke因肤色被定义为「多重身份而矛盾」。

     

     

    1965年,亨廷顿海滩的Duke Kahanamoku 洛杉矶公共图书馆

     

     

    Duke Kahanamoku 在冲浪板冲向岸边的同时练习高尔夫挥杆练习。一个长长的码头在背景中向外伸展,约。1925年| 安全太平洋国家银行收藏,洛杉矶公共图书馆。

     

     

    作为世界冠军游泳运动员,Duke于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获得奥运金牌和银牌,1920年在安特卫普获得双金,1924年在巴黎赢得银牌。

     

     

    在当时的流行文化中更是强化了这种「种族阶级」想法。由白人冲浪者Alexander Hume Ford所创立的独木舟俱乐部于1908年开业时,就更加巩固了这个思想枷锁。到了20世纪30年代,独木舟俱乐部已成为美国领土上最独特的组织,其中以白人为主要成员。

    以“白人男子取代了黑人男子,接管了威基基海滩,并将自己定位为冲浪的来源,重新定义它并改变其历史文化。”

     

     

    但对夏威夷人来说,冲浪就像一种生活。 —「White Wash」受访者的描述

    反而历史却被美国进而撰改,虽然冲浪愈来愈受欢迎,但是以一种肤色区分「可冲浪」的方式,创造了「冲浪起源于白人」的想法。

     

     

    「White Wash」中黑人受访者的描述:虽然南加州更象征的是「自由、梦想的地方」,但实际性上并为实行过合法的区分海域,仍然众多公共空间还含有种族歧视,甚至会含有暴力/恐吓。

    虽然,海滩、冲浪、游泳现目前是令人向往的地方,但针对于当时的阶段性来说,更像是「墨水瓶」。

    墨水瓶:黑色地带。

    即使有着种种阻碍,但黑人还是依旧反抗。从20世纪40年代末和20世纪60年代初,不乏有像「通过挑战种族等级来制造加州和美国的历史」等方式及在1974年,黑人冲浪者Tony Corley在Surfer杂志上向世界各地的黑人冲浪者提出口号:“站起来让自己知道,[Black Surfing Brothers]。“来表达对冲浪的热爱。

    黑人运动的崛起,也是「热浪」的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和北部成立了黑人冲浪协会(BSA)。

     

     

    黑人冲浪协会(BSA)至今还在运营。

    冲浪以及体育系类也不止单一的白人运动员纪录片,也多了些不同肤色的运动员纪录片。

     

     

    女性黑人冲浪运动员Andrea Kabwasa表达了类似的态度:“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想做什么?我想冲浪。”

    在东海岸,创立了Urban Surfwear。

     

     

    1996年,Rick Blocker,Malibu冲浪协会的成员,创立了blacksurfing.com,以“提高对全球黑人冲浪的认识并提供教育”,鼓励维护权利,并巩固将这项运动带入「边缘化」的大众视野。

    2011年底/ 2012年初,黑人冲浪者集体在当地的管理和保护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以BSC率先组织了南加州的黑人冲浪运动员。

     

     

    2013年6月1日,Black Surfers Collective,Heal the Bay和Surf Bus Foundation纪念Gabaldon在Nick Gabaldon Day的开创性工作,该活动促进了保护和海滩管理,并为来自Watts和Willowbrook等社区的孩子们提供了冲浪课程。

    而当「白色洗涤」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以后,就像Surfer杂志的一位作者Justin Houseman就表达:

    “这些孩子中的许多人甚至从未去过海滩。对于那些孩子来说,这不再是一种遥远而充满异国情调的消遣;那天的冲浪成为一种非常真实且非常可追求的活动。”

    最终,克服种族主义和白人偏见以及来自非洲裔美国人的怀疑只会使冲浪变得更加愉快,在历史性反对派中取得了艰难的胜利。

     

     

    而 「这也是冲浪为什么会与自由成为同义词的原因之一。」

    注:

    1.Michael Nevin Willard,“Duke Kahanamoku的身体:夏威夷传记”在体育事务中:种族,娱乐和文化,编辑。John Bloom和Michael Nevin Willard,(纽约:纽约大学出版社,2002年)

    2.杰克·伦敦,“斯纳克在体育事务的克鲁斯:种族,休闲,文化”,编。John Bloom和Michael Nevin Willard,(纽约:纽约大学出版社,2002年),pgs。15-16。

    2
    640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