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摄影

    齐林:我想用摄影讲述一种可以让观众驻足沉思的故事

    HHLHHL 2019-9-19

    HHL行者之路第十期

    南美巴塔哥尼亚,迷失的山径之旅

    我们将深入巴塔哥尼亚深处

    发掘鲜为人知的故事

    而说到“深入”、“发掘”

    今天这位候选人就有说不完的故事了

     

     

    04齐林

    “在这些经历之中,没有陌生,只有大同。”

    用照片展示事实

    “我想讲述这样一种故事,

    一种可以连接观众和千里之外人们的故事,

    一种可以让观众驻足沉思的故事。”

    齐林是一个独立摄影师

    入选过Eddie Adams Workshop XXIX

    出版过摄影类书籍《行摄非洲》

    作品曾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展出

    他讲故事的工具就是相机

    他曾因为工作被派往肯尼亚常驻

    身在非洲,工作之余的他

    用自己的相机拍摄了很多关于非洲的影像

     

     

    作品在新华社,中国日报,中国国家地理

    摄影之友等平台上发表摄影作品

    也曾获国际影艺联盟绶带奖

    但是在那段过程中,他觉得拍的作品

    很多还没来得及深入,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当时他结识了正在骑行非洲的杜风彦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做些事

    他们给两人组合取个名字,叫“杜齐眼”

    计划深入非洲,专拍非洲纪实影像

    两人合作的第一个项目

    “尼罗河肖像”纪实摄影

    专门探索资源和人之间的关系

    其中包括埃及的石灰矿和苏丹的金矿

     

     

    2016年2月,苏丹 Abu Hamed。矿石粉碎

    矿区里的都来自附近村庄,甚至有很多童工

    有些矿区24小时工作,矿区存在着很多安全隐患

    电线乱扯乱拉,切割机很锋利

    矿工随时有触电和被切伤的危险

    医院又离得很远,不少工人患上了尘肺病

     

     

    金矿石粉碎后,就在粉碎机旁边的水池子里提炼黄金,现场尘土飞扬

     

     

    2016年1月,埃及 Minya 省。石灰石矿,有毒的“雪”

    矿区还存在污染问题

    造成了大量的环境污染、水污染、资源浪费等

    有些矿区开采之后成了垃圾填埋场

     

     

    北苏丹金矿的矿工

    两人是一路搭车进入的矿区

    一开始矿区的管理者并不想他们来拍摄

    甚至请了警察来把他们带走

    或许是因为二人对于作品的执着

    才让这些作品得以面世

     

     

    拍摄期间当然会出现各种危险

    “我只想告诉你,

    我们是怎么在100种死法里活下来的。”

    为了拍摄工人用原始工具在矿下作业的照片

    齐林面对深不见底的金矿矿洞

    硬着头皮下了矿

     

     

    搭车从开罗到喀土穆

    4000公里沿着尼罗河纵穿撒哈拉沙漠

    放眼望去全是沙漠

    齐林喝了一路尼罗河的水

     

     

    2017年2月,苏丹北部沙漠地带。三名探金人在撒哈拉沙漠中探金

    特别是在Kakum难民营的时候,由于干旱

    只能喝从干河床挖出来的黄汤水

    还好他随身带着滤水器

     

     

    另一个特殊的拍摄环境则是贫民窟

    齐林曾多次前往贫民窟创作

    也会住在其中,深入挖掘素材

    因为贫民窟没有公共用电

    所用电线都是从电线杆上盗链过来的

    很有可能会发生火灾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

     

     

    而且因为贫民窟里的房屋密度大

    火势很容易蔓延到其他住宅

    中间最大两区块就是密密麻麻的贫民窟

    最右边的区块则是高尔夫球场和富人别墅区

     

     

    贫民窟雨季有些时候有洪水

    泥巴、树枝加铁皮的房子一冲就毁

    齐林特地选择了相对高地势的地方

    至少省去了被水淹的烦恼

     

     

    其他的,蜱虫、抢劫、绑架、

    恐怖袭击、传染性疾病、部落冲突、政变.......

    各种各样的危险都会在无形中出现

    吃个晚饭都能遇上枪战

    齐林总是克服困难

    深入常人很难到达的一线拍照

    用照片展示很多人看不到的事实

    无害的摄魂怪

    齐林有时候会把自己形容成《哈利波特》中摄魂怪

    “按下快门那一刻,

    我又成功的偷取了他人的百分之一秒。

    像一个无害的摄魂怪,

    以秒为单位贪婪的吸取别人的生命片段。”

    在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关于“人”的作品

     

     

    比如他们的第二个项目

    前往非洲最大的城市贫民窟(urban slam)拍摄

    聚焦于那些流浪儿童

    当时有人提醒他们这样的拍摄会很危险

    甚至还准备派人保护他们

    可是,他们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说的那么可怕

     

     

    这里有些孩子们露宿街头

    靠着乞讨和拾荒来维持生活

     

     

    2017年7月,肯尼亚内罗毕,孩子抽完大麻后开始剧烈的咳嗽。

    流浪的孩子会吸食一种工业胶水

    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用来驱除寒冷和饥饿的感觉

     

     

    吸了胶水之后,再恶心的食物他也可以吃下去了

    夜晚,他们以马路旁边的草坪作为睡觉的基地

    白天主要活动在一个垃圾场附近

     

     

    肯尼亚内罗毕。早晨几位街头求生的儿童渐渐醒来

    零零散散的跟了他们有大约一个月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孩子会撒谎

    后来,两人和这些孩子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2017年7月,肯尼亚内罗毕。成年人递给他们香烟。

    也许当你看到最开始的介绍的时候

    会觉得作为独立摄影师的齐林

    可能拍摄的会是非洲的自然景象

    但他们深入的是社会,是人心、人性

    这样的人文摄影,也别有一番风味

     

     

    在苏丹北部,齐杜两人和当地警察在一起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一书中指出

    “照片不只是存在的事物的证明,

    而且是一个人眼中所见到的事物的证明,

    不只是对世界的记录,而且是对世界的评价。”

    照片拍的好看,确实能给受众美的享受

    但如果同时,又能带给他们一些思考不是更好?

    齐林相信在这个全球一体的世界里

    “他人”的故事就是“我们”的故事

    摄影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肯尼亚Kakuma难民营在干枯河床取水的女人

     

     

    2016年1月,埃及 Minya 省。矿砖装车

    摄影不仅仅是一种影像的记录

    还是一种传达和表达

    完全可以通过摄影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最起码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地球的那个角落在发生什么

    “我想讲述一种可以让观众驻足沉思的故事”

     

     

    2016年1月,埃及 Minya 省。俯瞰矿区

    鲜有人走过巴塔哥尼亚 · 迷失的山径之旅的路线

    经验老到的南美牛仔,传统神秘的高山民族

    假如是在齐林的镜头中

    会呈现怎么样的照片故事呢?

     

     

    巴塔哥尼亚 · 迷失的山径之旅

    这就是我们的候选人之一,齐林

    他适不适合做我们的体验官呢?

    3
    548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