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有趣

    2019火人节|这8天,我在黑石城里都经历了些什么?

    最近一年里写了太多关于火人节的文字,编译解读官网上的信息;根据朋友拍的照片臆想当时的情境;记录下老burner所讲述的那些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故事。

    直到今年火人节期间,在风尘滚滚的黑石沙漠里,在那些困惑、踟蹰、疲惫、愤怒、忧伤、无所事事的瞬间,我发现火人节里的确拥有我所想象的,听到的,记录的所有元素。但它更大,更广博,包罗万象,同时拥有无穷多的细节和纹理,当然也包括丑陋、肮脏、猥琐、低俗、下贱。

     

    筹备

    作为主题营地Elsewhere的运营团队,我们的火人节从8月初就开始了。

     

    一 物资采购

    在筹备火人节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各种变化。车辆和人员如何调度,采购哪些物资以保障基本生活所需,怎样布置出一个温馨舒适的小家?

     

     

    我们花费无数个小时思考,怎样充分利用我们所拥有的有限资源,使它蜕变成一段让大家都心满意足的体验,然后再花费无数个小时,一点点去摸索,去实践。

     

     

    我们在拉斯维加斯100华氏度的夜里测试主帐篷,我们跑遍各大商场选购物资,我们自行设计并安装淋浴、遮阳棚以及灰水处理装置。我们在忙碌的过程中,也享受着为共同目标而努力的愉悦。 

     

    二 餐饮

     

    在沙漠物资短缺的情况下,如何能让大家吃上可口的饭菜,满足远道而来的小伙伴们的中国胃?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在大厨小V的领导下,我们厨房3人组提前安排好了火人节期间的全部餐饮,保证每顿饭都荤素搭配,美味可口。

    在很多营地的一日三餐都是煎培根、汉堡和热狗的情况下,我们营地的小伙伴能够吃得上西兰花炒大虾,酸菜鱼和水煮肉片,更不用说3顿烧烤大餐和1顿火锅盛宴了。

     

     

    三 营地建设

    在大部分成员抵达之前,先遣部队已经连夜完成了大部分的营地建设工作。但由于火人节开始前一天的气候条件极为恶劣,我们的一顶主帐篷是在全体小伙伴的协助下共同完成的。

     

     

    除了两顶主帐篷,营地里还有7辆房车,一个厨房,十几顶露营帐篷,一间浴室,一个处理灰水的装置,以及一片放置发电机的场地。和我们之前的设计并不完全一致,期间也出了不少小状况。但大家都秉承着火人节精神,有小伙伴用废纸箱做成了垃圾桶,还在上面画了可爱的卡通画,提示大家把可回收垃圾,可燃烧垃圾和厨余垃圾分类;有小伙伴协助我们处理恶臭的灰水;有小伙伴帮忙清理厨房,为大家准备三餐。

    最后拔营时,为了不在沙漠中留下一丝痕迹,大家齐心协力收帐篷,拔地钉,拆灯具,捡垃圾,完全融为了一个大家庭。

     

     

    1 入城仪式

    下了巴士,不知该往何处走。一个戴着风镜,裹着长围巾的妹子在远处招呼:第一次参加火人节的朋友们跟我来。

    我自然好奇地跟了过去。

    没有任何防备,妹子要求我们就地躺下,行李随手丢在沙地上。起身之后,立即成为了风尘仆仆的burner。无论你喜不喜欢,黑石城就以这样突兀的方式热情欢迎了你。

     

     

    2 营地

    黑石城里有绕城运行的班车,距离营地最近的一站在2:30 E。

    我拿着一罐啤酒边走边喝,远远看见一面大旗上写着个“命”字,想必是这里无疑了。走近一看,马大师正在调酒,主帐篷里一桌客人。小伙伴介绍说这是邻居,看到我们的主帐篷在前两天的狂风袭击下坍塌了,主动过来帮忙重新搭建起来,并协助我们做了进一步加固,保证万无一失。

    找到了营地,见到了朋友,还有美酒相伴。心情大好,于是和邻居们畅饮起来,话说马大师的中式鸡尾酒实在是太赞,正好赶上一款加了红枣和银耳,据说还有一款的配方之一是念慈庵,可惜今年无缘品尝,但愿后会有期。

    之前提到过,营地里有两个主帐篷。

    一个是“命吧”,同时为burner提供凉茶,各类小装饰品以及ID打印的服务。在美国,未满21岁不得饮酒,很多营地在提供酒水时要求查看ID,为避免原件丢失,很多人都会选择把拷贝的ID贴在随身携带的杯子上。

    另一个是W的工作坊,引导大家亲手制作骨灰盒。第一天晚上我和她坐在主帐篷下用竹剑和麻绳制作了一些小支架,第二天她便用这些支架和纱帘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密室,制作骨灰盒的过程都在这间密室里完成。

    尽管只通过一层薄纱与外界相隔,坐在里面的时候仍能感受到截然不同的氛围,颇具仪式感。

    工作坊正式运营的第一天我就迫不及待地参加了。

    我刚坐下,W轻声问我,你是想给谁做,想做个什么样的呢?我莫名地鼻子一酸,思绪万千却无从开口,于是我们默默地对坐着,默默地捏着手中的泥,把它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怎么捏都不完美,捏着捏着似乎和原先的设想都不太一样了,想想人生不也是如此,不禁哑然失笑。我设计的是一个金字塔形状的小容器,方便随身携带,底部可以打开。

    后来看到大家设计的骨灰盒,形状、大小、圆润程度都大相径庭。如果结合在火人节上的不同经历来加以分析,应该是个非常有趣的人类学实验吧。

    营地里共有40多个小伙伴,大家的生活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每天早出晚归,在黑石城里尽情体验,几乎没打过照面,也没机会好好聊天;有的大部分时间在帮忙打理营地,像小猫似的窝在家里;有的喜欢坐在主帐篷下和来访的burner聊天;有的热衷于养生,每天聊健康,聊有机膳食,分享难喝到爆的蔬菜粉(没错小熊,说的就是你,哈哈哈)。

    后来我问朋友,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营地里,有没有觉得错过了很多。她说并没有,感觉营地就是家,偶尔会有邻居来串门,问问有没有好玩的,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挺好。

    而另一个朋友说,大部分来我们营地的人都在索取,很少会问我们需要什么,所以她去别人营地时总会先问有什么能帮忙的。在她看来,火人节就是一个放松自己,释放压力的地方,一个表达善意,无条件信任的地方,她说很喜欢这种感觉,应该明年还会来。

    她大部分时间都独自坐在营地前的小椅子上发呆,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我不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有天晚上我俩在火堆边烤火,我说我想去蹦迪,她说走啊,我陪你去。

     

     

    3 我的日常

    营地里每天都很忙碌,协助小V准备午餐和晚餐(作为晚起星人,早餐时间都在蒙头大睡),处理洗澡和厨余的灰水,接待来营地玩耍的客人。每天只有下午或傍晚会骑着自行车出去溜达一圈,原先设想的计划完全没有执行。

    没有早起看过日出,没有去Orgy Dome,没有喝醉,没有嗑药,没有蹦迪,没有看遍所有的艺术品,没有登上过一辆艺术车,没有每天去听至少一个讲座,也没有在kissing both做志愿者。

    倒数第二天晚上,我独自去看烧火人,回到营地的时候浑身发冷,感觉像个坏掉的机器人。困倦。我在篝火边坐着,一边看火,一边想着我大概过了一个假火人节,几乎错过了所有想体验的东西。

    但回来之后我竟有些想念它,还断断续续写了这么多,真是件奇怪的事。

     

     

    4 十项原则

    火人节不是一个节日,而是一个社群,一个只存在8天的,由陌生人组成的临时社群。

    无端出现,又凭空消失。

    你可以迅速和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建立起联系,聊几句之后各奔东西,像是未曾有过交集,或只留下一个手制的纪念品,一张照片;可以成为朋友,一起探索主题营地里新鲜有趣的东西;可以成为情人,成为夫妻。

    火人节应该是什么样子?

    它是一个欲望、理想、灵感和好奇心的集合体,在这样一个由8万人组成的小小社群里,每一个个体都微不足道,又都不可或缺。每一种选择都是真实的,这么多的选择汇集在一起,共同决定了火人节存在的形式。

    有什么是非做不可的?

    有什么是本应如此的?

    在火人节,答案是:除了十项原则之外,悉听尊便。

    每个打算去火人节的朋友,请好好思索一下这十项原则。如果你真的理解了,决定遵守它,就一定不会失望。

     

    一 极致包容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火人节的一部分。我们欢迎并尊重陌生人,参与我们的社群没有任何先决条件。

    二 无私给予
    火人节鼓励无条件的给予。礼物的价值无关紧要。这种馈赠不应考虑回报或换取同等价值的东西。

    三 去商品化
    为了保持无条件给予的精神,火人节社群力求营造的是一个完全不受商业赞助、交易或广告影响的社交环境。坚决抵制纯粹的消费行为取代参与式的体验。

    四 自力更生
    火人节鼓励个人去探索、锤炼并信靠自己内在所迸发的力量。

    五 自我表达
    除了你自己和你所在的群体外,外人是无法对你进行任何定义的。自我表达也是馈赠给他人的礼物。但与此同时,也需要尊重接受者的权利和自由。

    六 众志成城
    我们的社群重视富于创造性的合作与协助。我们致力于构建、推广和保护支持此类活动的社交网络,公共空间,艺术作品和沟通方式。

    七 公民责任
    我们重视黑石城公民所构成的社群。组织活动的社群成员应承担公共福利责任,并努力向参与者传达公民责任。同时必须承担根据地方、州和联邦法律开展活动的责任。

    八 不留痕迹
    我们尊重环境。无论聚集在哪里,我们都致力于不留下一丝曾经活动过的痕迹。我们会带走所有垃圾,甚至让这片土地比我们来之前更干净。

    九 充分参与
    我们的社区鼓励积极参与。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而言,变革都只能通过全身心投入的参与来实现,只有通过身体力行来实现。每个人都应该尽情工作,尽情玩耍,充分参与。火人节正是通过每个人发自内心的行动才变得有血有肉。

    十 即刻体验

    在许多方面,即刻体验都是我们文化中最重要的价值试金石。我们寻求打破各种障碍:它们可能存在于我们与对内在自我的认知间,存在于我们与周遭的现实环境间,存在于我们与社会的互动间。它最终让我们超越人类力量的局限,触摸到纯粹的自然。没有什么可以与这种体验相媲美。

    在我看来,这十条用阳明先生的“格物致知”,“知行合一”就可以基本概括。然而很多人前者都还没做到,就急匆匆地去拥抱花花世界了。这体验,想必于人于己都不会好吧。

     

     

    5 主题营地和艺术品

    8月26日,我坐在前往黑石城的巴士上,手里抓着门票和一大罐啤酒。

    9月1日夜里,我坐在回程的房车里,看着路灯下漂浮的尘埃,想着过去一周里认识的人和发生的事。

    营地附近最醒目的艺术品是一只大象,白天是绿色的,晚上会根据灯光变换色彩。烧火人那晚大象被拆了,第二天我就找不到家了。

     

     

    营地里有几张吊床,下午最热的时刻,我会瘫在吊床里打盹,这时候那个四肢长长,自己剪了一头齐耳短发的姑娘便坐在营地前的小椅子上边抽烟边发呆。

    我去的营地很少,也错过了很多非常受欢迎的艺术作品,说说我记得的吧。

     

     

    一 舞蹈

    Playa中央的大帐篷,和一个胸特别美,人特别善的妹子去学跳Salsa和Tango。发现在安提瓜学的那点底子几乎忘光了。按照传统,Salsa舞过程中会轮换舞伴。当时舞池里有个赤身裸体的小伙子,小鸡鸡像只腌黄瓜似地缩在两腿之间,我不禁寻思“这么小这么丑为什么要露着”,然后又为自己这种主观意识十足的评价惭愧了一秒钟,但转念一想,我又没有限制他暴露的自由,保留自己的观点有何不可,应当理直气壮才是。

     

     

    舞蹈课结束准备回营地帮忙准备晚上的BBQ大餐,半路和一个并排骑自行车的男人对视了一下,他笑着冲我打招呼,问我去哪儿,我说2:15B,他说他在2:15A,刚好顺路。

    Jose这个名字太好记了,他说自己刚和朋友吵了架,因为对方骗他喝了杯特别辣的酒。说实话我当时觉得有点好笑,因为他的自行车篓里装着一直巨大的独角兽玩具,和他的硬汉形象特别反差萌,加上因为一个玩笑就气鼓鼓地回家,简直像个小男孩。他问我能不能给他一个拥抱,我毫不犹豫地张开手臂拥抱了他。他紧紧抱住我,好一会儿才松开。然后他说,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二 绳艺

    被小伙伴安利的营地,这里会有绳艺师在临街的店铺里对你进行捆绑,然后根据你的要求进行触摸或鞭打。从来没有尝试过捆绑,当然要去一探究竟。

     

     

    我是和另一个妹子一起去的,当时已经临近日暮,我们幸运地成为了最后两名被服务的客人。但需要等待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营地的女主人告诉我们,对面的营地会提供伏特加思慕雪饮料,只要跟他们说需要为捆绑做好准备,就一定能喝到。

    我们进去和吧台里的男孩打招呼,对方竟然不相信我们21+,必须看到ID才行,偏偏我俩都没有带。站在一旁的男人对我们说,喝我的好了,于是把满满一大杯思慕雪递给了我们,味道真的是超级赞。

    另一个派发玛格丽特鸡尾酒的帅哥则随意地多,我说我忘记带ID了,他问我,你是警察吗?我说,你看我像吗?他笑起来,手上已经麻利地开始调酒,最后问我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然后把粗盐粒在我顺手的杯口抹了半圈。

    几杯鸡尾酒下肚,回到绳艺营地的时候刚好有一位师傅在休息,我说那我先来吧。他让我站在一个木架子的下方,我问,我可以把衣服脱了吗?他说,你想怎样都可以。于是我把上身的衣服脱了,他把我的双手吊了起来。我问他,可以帮我把外面的短裤脱掉吗?内裤别脱。他问,你确定吗?我说我确定。

    接下来就是完全信任对方,充分享受的时刻。我看着他在我的身上打上细致的绳结,夕阳仍然有些刺眼。我感到微微眩晕,身体轻微的疼痛,内心无比放松,我看到街上往来人群驻足观看,我看到师傅胸口的汗珠,我看到有个男人坐在正前方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交流,缓慢地捆绑,缓慢地变换悬挂的姿态,缓慢地松开,最后我和师傅紧紧拥抱了很久,从心底感激他。

    那个一直盯着我的男人叫Mark,他是个连续来了7年的burner,从事金融业,绳艺只是他的爱好。他说想绑我,让我明天来找他。他说不敢相信我是第一次被捆绑,他告诉了我很多没听过,也不会记得的BDSM名词,他说这里有很多相关主题的营地,我说我想去。他说,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此时,和我一起来的姑娘已经休整停当,我站起身来说,咱们回家吧。一路上,我们分享了彼此的感受,特别真实,特别美好。

    我想和他一起去吗?

     

    三 泡泡浴和搏击俱乐部

    Foam Home,这是火人节最受欢迎的营地之一,去年和快快聊天的时候就被她安利过,今年终于有机会去体验了一番。我和小伙伴老老实实地从队尾开始排队,排到一半的时候营地工作人员来通知,水可能不够了,大家需要自行决定要不要继续等。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因为是最后一天,赶不上就意味着只能等明年了。不少人渐次散去,又有新人加入进来,我们从露天排到了一个遮阳棚下,又从遮阳棚下排到一个小木质亭子里,如果有情侣愿意在亭子下接吻就可以率先进入。

    谁知道进了营地正门后还有好长的队伍,总算排到门口,一个姑娘向我们简单介绍了规则:完全自愿,尽情体验,不允许拍照或摄像,触碰别人一定要获得许可,当然一切都以Consent(同意)为最高原则。

    进入之后有种《索多玛一百二十天》的既视感,一百多个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帐篷内,帐篷中央高耸的立柱上装点着造型奇幻的饰物,帐篷一侧是一副长达近10米的手绘长卷,视觉艺术家Alex Grey和他的妻子正在现场作画。

    说到这里,我真想戳瞎自己的狗眼,之前还念叨着离开火人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Tool的新专辑,回来才在官网看到8月30日晚在Playa上就有试听会!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在黑石城里会偶遇谁,会发生什么,无论你经历了多少,都会错过更多。

     

     

    继续说泡泡浴营地。圆形帐篷内大部分的空间是等待区,还没有洗浴的人们排队依次进入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屋内。玻璃屋分为上下两层,工作人员站在上层拿着喷枪对着下层的人群喷射泡沫,人们迅速用泡沫涂抹全身,然后等待下一轮用水管喷射的清水,把泡沫,尘土和疲惫一起涤荡殆尽。

    而完成洗浴的人从玻璃屋另一侧出来,开始在营地中央随着音乐舞动起来,直到身上的水分完全蒸发掉,直接穿上衣服从后门离开,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畅快淋漓。

    搏击俱乐部(death Guild Thunderdome)是另一个极受欢迎的老牌营地,历史可以追溯到1999年,那今年岂不是刚好20周年?大概又错过了什么庆祝仪式吧。尽管久闻大名,到底百闻不如一见。

     

     

    所有报名参加搏击的选手随着气势磅礴的音乐绕场一周,每轮有两名选手进行对抗,他们分别被绑在两根从帐篷顶端悬垂下来的绳索上,手里拿着特质的棒槌(材质柔软,不会重伤对方)。

    裁判仿佛一位手举权杖的萨满巫师,随着他的舞姿,助战人员会将对战双方拉到帐篷的两端,随着绳索被松开,两个人迅速撞向彼此,然后扭打在一起。有些纯属娱乐,看得大家捧腹大笑,有些则像是有血海深仇般拳打脚踢,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着实捏了一把汗。

    我们营地也有两位姑娘参加了搏击,其中一个妹子用力过猛把胳膊打脱臼了,然后又自己给接了回去。搏击有风险,参与需谨慎。

     

    四 讲座

    我只听了两场讲座。

    一场在金字塔里,关于迷幻药物在治疗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方面的积极作用。窝在大豆子形状的软沙发里听主持人对Rick Doblin博士的采访,内容太浅,听得我快要睡着了。

    另一场在一个叫作Prismatic的营地,关于如何在Playa上安装太阳能电源系统。依然90%都是已经了解的内容,不过能系统地串联一遍也很不错。

    之前一直想去一个叫Naked heart的营地听一些关于身心灵的讲座(尽管作为一只工科狗,对于这种神叨叨的东西向来持怀疑态度,但有些时候的确能开拓思路)。最后没有成行,最后一天还在公厕墙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话:Naked heart is full of predators. 天知道Ta经历了什么。说实话,今年的火人节上,我并没有获得能够敞开心扉交流的契机。又庆幸又遗憾。

     

     

    五 细节

    火人节上有很多“公厕艺术家”,我有幸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厕所里畅想人生。这个厕所被金色的喷漆涂满,四周布满装饰彩带和小饰品,还安装了一面小镜子。

     

     

    火人节的路牌由一根直立的木杆和一块横着的木板制成,分别标注着用时间指示的方位和街道名称。从第三天开始,很多街道的名称就不见了,估计是被一些人拆走作为纪念品,而另一些人(或许是同一批人)又用纸板做成临时路牌装了上去。

    关于不留痕迹。听最后一批离开的小伙伴说,那天早晨他们在营地100*150英尺的范围内一点一点捡垃圾,直到连一个烟蒂都找不到为止。隔壁邻居甚至两人一组行动,一个在前面拿钉耙翻地,一个在后面捡从地里翻出来的垃圾碎屑,力求把不留痕迹做到极致。

     

    六 Temple

    我最喜欢的艺术品是一个清真寺形状的木质建筑,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祭坛,半圆形的穹顶,四面挂满了风铃,一走进去便觉得安宁,在夜晚Playa上到处充斥着电子音乐的时刻,风铃清脆的声音格外悦耳。但我在官网上没有找到这个建筑,也没有在任何人的朋友圈里看到它。

    火人节最重要的仪式有两个,一个是8月31日晚上烧火人,另一个是9月1日晚上烧神庙。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Folly烧得过分惊艳,烧火人反倒没有想象中的壮观,火人倒下后只剩一个底座在烧,我愈发觉得无聊,骑上车去了神庙。

    神庙里的人并不多,我第一次静下心来看墙上写的那些文字,都是人们为了纪念逝去的亲人,朋友或感情而留下的。看到一句“and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 and all that will never be”。瞬间哭得稀里哗啦,感觉情绪一下释放了出来。下一秒又猛然意识到,这难道不是我一直所期待的吗?不由心下一紧。

    意识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开始自我审视,自然流露的情感状态就坍塌了。

    在神庙里继续走着,看到墙上画了三只可爱的老鼠,旁边的文字里表达了对已故妈妈的感激,感谢她对一家人的照料,又忍不住呜咽起来。这时,一个人轻轻扶住了我的肩膀,我转过脸,发现是个陌生的大叔。

    他俯下身来,拿着一个哭丧着脸的乐高小人对我说,你看,你现在是这样的。生活充满起起落落,把低潮留在神庙中付之一炬,开心起来吧。说完,他把乐高小人转了一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立即破涕为笑起来,忽然想回家了。

     

     

    6 Deep Playa

    最近几天,看了几篇别人写的关于火人节的文章,有人在文章下留言:一旦允许带手机和相机进入,这个活动就已经失去了意义,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场秀,参与者无非是想拍出与众不同的照片,发在朋友圈或者Instgram上炫耀。

    这本身就是个可笑的悖论,评论者本身也是表达者,也想被人看见,不是吗?

     

     

    表达是写在人类基因中的密码,从传说,诗歌,戏剧,到书籍,照片,影音,再到虚拟现实,技术的更新迭代只是让表达更加接近真实。

    为什么要表达?想用自己的意志影响他人,从而改变环境,使其更适宜人类生存?

    然而如梵高,高更这样的艺术家,他们的表达真的有那么强的目的性吗?在我眼里,他们更像是恰好与自然产生了更深层次的连接,继而在一种无法克制的原始力的驱动下,用自己的方式把在这场宏大实验中捕获的灵感细节记录下来。

    那么,究竟是在为谁而记录?

     

     

    火人节。外界环境极端恶劣,暴晒,风沙,物质匮乏。(说物质匮乏也不尽然,只看你得到它们的欲望有多强烈。)精神世界却无比丰富,千奇百怪的事,太多有趣的人,无穷多的诱惑。即使你每天在营地门口晒太阳,那些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在内心激起的波澜,也能汇成一首旖旎的诗。

    这反差如此迷人,就像小说中的苦难远比幸福更让人印象深刻。人们推崇经历过苦难的艺术家,相信他们的作品更能体现经过淬炼,浴火重生的灵魂。

    另一方面,默认的世界不允许犯错,大多数人只敢循规蹈矩地活着,做一个看似冷静的旁观者,实则善恶都无力。火人节给了我们一个契机,在平行宇宙般的异空间里,按照喜欢的方式度过8天,看看无拘无束的自己会创造出怎样的可能。

     

     

    有天晚上,我骑车去了Playa尽头,那里只有一道低低的铁丝网,阻隔不了人们去沙漠更深处,却可以阻隔黑石城里的部分垃圾被风吹到更远的地方。

    熄灭头灯,关闭自行车上所有的装饰彩灯。漆黑的苍穹上群星璀璨,远方的舞台、建筑、艺术车五彩斑斓。这让我想起在深夜的15号洲际公路上看着远方的拉斯维加斯。那条蜿蜒流淌的金色长河里有多少梦想,就有多少罪孽。

     

     

    以亿万年的浩瀚星辰和苍茫大漠为底色。

    这座每年都会在黑石沙漠里重建的巴别塔,因为只存在8天,所以永不会建成,也永不会消逝。

    欢迎回家。

     

     

    部分照片由营地小伙伴提供,感谢托马斯、Alice、Steve以及或许遗漏了姓名的你,黑石城里有我们共同的家,2020火人节见!

    3
    484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