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生活在户外天堂是一种什么体验?

    很难想象,地球上还有这样一个国家:面积比北京大不了多少,但境内森林、海滨、湖泊、雪山、岩壁,瀑布、溶洞,各色地形应有尽有。

    从市区出发,半天之内,全国无处不可达。这不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户外天堂吗?

    2019年已过大半,在众多的登山、攀岩、滑雪资讯之中,有一个陌生的国家名字逐渐高光了起来,它频繁出现在各类户外赛事/活动的运动员榜单之上。

    无论是今年横扫各大攀岩赛事的Janja Garnbret,还是新晋金冰镐得主luka strazar ,亦或是人类第一个从珠穆朗玛峰顶滑雪而下至大本营的人Davo karnicar(已故),这些户外运动的“天花板们”,身后都飘扬着一面国旗:

     

    Slovenia  斯洛文尼亚

     

     

    滑雪世界冠军 Tina maze 身后飘扬的斯洛文尼亚国旗。图片来源:alamy.com

    “斯洛文尼亚在哪儿?”“斯洛文尼亚人是怎样生活的?”“它的户外运动何以如此优秀?”这些问题跃然脑间。

    巴尔干的公主

    从所处的位置来看,斯洛文尼亚位于欧洲之心,但相较于更受关注的西欧诸国,可能除了篮球/足球强国,我们对它一无所知。

    也许你还记得历史课本上的“巴尔干火药桶”,“前南斯拉夫联盟”。没错,斯洛文尼亚就是前南斯拉夫联盟的加盟国,巴尔干半岛至北,一块面积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地理上,斯洛文尼亚位于欧洲的“心脏”。制图:户外探险

    独立于1991年的斯洛文尼亚,就像是夹在克罗地亚、意大利、奥地利和匈牙利之间的一块小三明治,全国人口仅有200万,低于北京海淀区和朝阳区的常住人口。

     

     

    塞尔维亚电影导演艾米尔·库斯图里察(EmirKusturica)曾经给塞尔维亚做过恰当的诠释:

    “对于西方而言,我们是东方;对东方而言,我们又是西方。”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斯洛文尼亚。

    斯洛文尼亚位于欧洲的一个十字路口,同邻国克罗地亚情况相似,斯洛文尼亚之前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它先后被哈斯堡王朝、斯拉夫王国,纳粹,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国家统治过,当地的风俗传统同时具有日耳曼、拉丁、斯拉夫等民族的特征。

     

     

    山顶旧时统治者的巴洛克风格古堡,与居民区的基辅罗斯风格建筑并存一处,诠释了斯国民族文化的多元性。图片来源:One Day in Ljubljana nomadepicureans.com

    也许正是这种多元交汇带来的活力,在南斯拉夫联盟时期,斯国就是联盟内最富有的地区,而91年独立后的斯洛文尼亚经济更是发展迅猛,生活水平在欧盟也属中上层,境内风物宜人,素有“南欧小瑞士”的美誉。

    值得一提的是,斯洛文尼亚虽称“小瑞士”,但比起精致而昂贵的瑞士,斯国生活物价可谓喜人,首都卢布尔雅那生活消费指数低于中国香港、上海,和北京持平。而斯国的贫富差距也非常小。

     

     

    欧盟与亚洲生活成本指数榜截图。图片来源:移民欧洲 翻译:户外探险

     

     

    斯洛文尼亚国民收入高而均衡。图片来源:OECD Data and Analysis。翻译:户外探险

    经济底子好,是现代户外运动发展的前提,而斯洛文尼亚在户外领域能有今日的高光,当然离不开其得天独厚的地理资源。

     

    斯国鸟瞰

    斯洛文尼亚国土面积虽小,但在地理多样性上来说,却是整个欧洲独一无二的混血儿。在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阿尔卑斯山区、地中海岸、喀斯特溶洞、潘诺尼亚平原交相辉映。

    从高空向下看去,斯洛文尼亚俨然是一座大型户外游乐场,不同项目的园区坐落其间,从休憩到探险,丰俭由人。

     

    欢迎来到斯拉夫游乐场。图片来源:sliva.co.png

     

    北部:白雪、高山与湖泊

    斯洛文尼亚北部的朱利安·阿尔卑斯,是斯国山地运动的大本营。每年10月到次年3月,亚德里亚海的水汽在群山间沉降,形成数十个天然雪场。

    全国境内滑雪公园+野雪场共计22座,其中包含世界最高的跳台滑雪中心。往国境线外再走1小时车程,还可以无缝共享奥地利与意大利的诸多雪场。

     

     

    图中蓝色为野雪场,红色为运营雪场,绿色是国家滑雪跳台。截图来源:谷歌地图

     

     

    普兰尼卡世界跳台滑雪中心,每年跳台滑雪世界杯决赛都在此举行。斯洛文尼亚也是跳台滑雪这项运动的起源地。图片来源:travelslovenia.org

     

     

    据说这是一张滑雪者看了会亢奋的图。来自斯国一处普通的雪场,图片来源:thinkslovenia.com

    特里格拉夫国家公园

    Triglavski national park

     

     

    在斯国,山与雪从未分离,广袤多姿的山区与众多雪场相映成趣,以境内最高峰特里格拉夫峰(Mt. Triglav 2864m)命名的国家公园便坐落于此,这里是徒步和登山者的天堂,纯岩石型尖峰,冰岩雪混合山峰,转山小径,应有尽有。

     

     

    国家公园远眺。斯诺文尼亚被称为山地王国,斯国人以他们悠久的登山传统为骄傲。图片来源:MMC RTV SLO/Miloš Ojdanić

     

     

    图为特里格拉夫三峰,斯国国徽的原型。图片来源:thinkslovenia.com

     

     

    国家公园内塔峰如云,乃绝佳的阿式攀登训练场。图片来源:thinkslovenia.com

    下图为特里格拉夫峰顶。据说,只有登上特里格拉夫峰才能算作真正的斯洛文尼亚人。图中建筑为1895年斯洛文尼亚登山者在山顶修建的Aljaž tower,按照传统,第一次登顶者需打开铁塔将头伸进去看看里面,虽然里面什么都没有。

     

     

    一位嫁到斯国的女婿,被岳父带上峰顶完成仪式。图片来源:wearecravingadventure.com

     

     

    住在山下村,无数的攀登和徒步路线触手可得。图片来源:rtvslo.si

     

     

    夏季高山徒步。图片来源:thinkslovenia.com

     

    布莱德湖

    Lake Bled

     

     

    斯洛文尼亚的旅游名片,闻名欧洲的布莱德湖(Lake Bled),静谧地躺在特里格拉夫山麓。布莱德湖被誉为“阿尔卑斯的眼睛”,湖水呈蓝宝石色,乃朱利安山脉冰川融水。湖畔高崖耸立,巴洛克古堡盘踞其上,自然人文,交相辉映。

     

     

    布拉德湖不大,长2120米   宽1380米   最深处29.5米。图片来源:nomadepicureans.com

     

     

    布莱德湖心岛的圣玛利亚教堂。图片来源:Ifeelslovenia.com

     

     

    2015国际赛艇锦标赛在布拉德举行。图片来源:sloveniatimes.com

    山地的馈赠,对于阿尔卑斯诸国而言,并不稀罕,法国霞慕尼,意大利多洛米蒂,瑞士采尔马特等等攀登名地,较之斯国,皆过之而无不及。

    然斯国在坐拥阿尔卑斯的同时,还兼具地中海的基因。得益于南部亚德里亚海湾的水汽,斯国西部径流丰盛,洞谷纵横,高山雪水南淌入海,这又极大地丰富了斯国的水上运动。

    西部:河谷、岩石与海湾

    斯国西部,从2800m的海拔到海平面,不足百公里,以索卡河谷为首的一众河谷,盘踞于此。当流水遇见落差,一切就变得有趣起来。西部山谷地区大小瀑布共计270座。

     

     

    位于国家公园南部的萨瓦卡瀑布。图片来源:travelslovenia.org

     

     

    270座瀑布可供瀑降。图片来源:thinkslovenia.com

     

     

    随着柯卡河谷的落差玩皮划艇。图片来源:ifeelslovenia.com

    西部喀斯特(karts)地区,正是我们高中课本中耳熟能详的“喀斯特地貌”命名的起源地,比如云南的石林、广西的阳朔。喀斯特地区岩石常年受流水和海风侵蚀,千疮百孔,怪古嶙峋,于是,探洞与攀岩兴盛。

     

     

    喀斯特地区位于亚德里亚海的东北地区(图中黄色区域)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斯洛文尼亚全国共有100多个岩场,数千条线路,大多集中在喀斯特地区,为斯国攀岩爱好者提供了绝佳的训练场。

     

     

    典型的喀斯特岩场。图片来源:nomadepicureans.com

     

     

    无论是山间还是海滨,岩场无处不在。图片来源:go2slovenia.cn

    除了不计其数的岩场,斯诺文尼亚的洞穴也同样迷人, 全国有超过10000个洞穴。波斯托伊纳的地下的洞穴探险是全欧洲游客必去的打卡地。

     

     

    洞穴与岩壁旁的喀斯特地区小镇。图片来源:lovenia-trips.com

     

     

    探洞的基本玩法。nationalgeographic.com

    斯洛文尼亚只有42公里的海岸线,不长,对一个斯国海滨小镇来说,却已足够,这里出产着全世界最棒的海盐,风景比肩希腊。

    帆船、浆板,潜水等海上运动于此开展,虽算不上海上运动圣地,但从首都到海滨,2小时的车程即可到达,也就是说,在斯洛文尼亚,你可以上午登山,下午探洞,晚上在海边吃饭。

     

     

    海滨古城皮兰,纯威尼斯风格的小镇。图片来源:go2slovenia.cn

    户外并不总是探险,于肥沃的乡间,御马品酒,田园牧歌,亦为人生快事。

    中南部:森林、骏马、葡萄酒

    斯国的森林覆盖率超过50%,在欧洲仅次于芬兰、瑞典。在澄澈的绿色之中,点缀着葡萄藤的靛紫。斯洛文尼亚的地中海区有超过千年的葡萄酒酿造史,产自这里的酒浆,带着斯国独特的馥郁。

    从首都小城徒步至乡间,穿过森林小径,行至庄园,饮酒取乐,能为户外生活增添一些新的层次。

     

     

    丘陵上的葡萄田。图片来源:telegraph.co.uk

     

     

    得益于酿酒业的充分发展和竞争,斯国葡萄酒价格非常低廉,超市货架上平均5欧到10欧不等。图片来源:thegrocer.co.uk

     

     

    斯国马场饲养世界十大名马——利比扎白马,可供骑行和骑术训练用。图片来源:slovenia.info

     

     

    山地自行车也是斯洛文尼亚一个热门运动。图片来源:ifeelslovenia.com

    斯国一路鸟瞰下来,你不得不感叹,这个国家实在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当然,再迤逦的自然,如果没有人文历史的沉淀,也只是一片荒原。斯国人民和群山的羁绊,欧洲难找到出其右者,这份羁绊,从一个很早的时代便已开始,代代相传。

     

    登山民族(ALPINE WARRIORS)

    阿尔卑斯的山峰海拔并不算高,但山体俊俏,高耸入云,其巨大的阴影投向大地,千百年来,影响着斯洛文尼亚居民的性格与生活。对斯洛文尼亚人来说,登山运动已变得如呼吸般自然。如果说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那么斯洛文尼亚人便是名副其实的“登山民族”。

    登山运动对这个山地国家来说是一件大事,每年斯洛文尼亚200万人口中有315000人参与到登山运动中,斯洛文尼亚登山协会会长Mihelic如是说,这还没算上从国外来登山的140万人次。(文段来源:UIAA官网)

    登山是政府首推的运动,总统每年都会为杰出的登山运动员颁发国家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们的登山成就。

     

     

    总统为国内杰出登山家颁发国家荣誉勋章。图为总统 Tuerk 和登山者 Francek Knez图片来源:alpinist.com

     

     

    数十年来,Francek Knez和他的搭档Karo总共完成了近7000条阿式路线,其中包括托雷峰新线路(ED+ VII+ A3 90 degrees, 950m) ,图为托雷峰顶合影。图片来源:alpinist.com

    “我们斯洛文尼亚人是唯一一个将山作为国家符号的阿尔卑斯民族。在群山之间,我们击败了侵略者,在世界的各大峰顶,我们插上国旗,我们的国家精神由此塑造。”(引文来源: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

     

    斯国是一个把山水当做标志的国家,国徽中部便是特里格拉夫三座尖峰。图片来源:wikipedia

     

    斯洛文尼亚登山协会

    斯国登山协会是全国最大的民间组织,创建于1893年1月27日,至今已有127年历史,辖下共有278个登山俱乐部,共计57520名成员。

    在斯国登协的努力下,斯洛文尼亚全国共有1661条徒步道,总长超过10000公里,另在全国各地山区建有176个设施齐全的登山小屋。并与斯国军队长期保持紧密合作,直升机运输与救援,随叫随到。

     

     

    登山小屋(huts)经过上百年的不断完善,设施已相当齐全。图片来源:moonhoneytravel.com

     

    攀登成就

    20世纪,斯国的攀登成就在世界登山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巴塔哥尼亚到喜马拉雅,这些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战士们完成了无数座山峰的首登和不计其数新线路的开发,将斯洛文尼亚人的形象带向世界登山圈。

    斯洛文尼亚人拿到过多次登山界最高荣誉——金冰镐奖,从1991年金冰镐伊始不久的干城章嘉(8476m)南壁首攀到1997年阿玛达布朗(6812m)西北首攀,再到今年的拉托克1峰(7145m)。

     

     

    金冰镐终身成就奖斯洛文尼亚传奇攀登者Andrej Štremfelj。1979年他开辟了珠峰西山脊路线,1990年他和他妻子成为人类第一对登上珠峰夫妻。图片来源:bmumagazine.com

    在今天,斯洛文尼亚的攀登者持续着这份传统,无论是在攀岩、攀冰、登山还是滑雪领域,斯国人民持续的走在最前沿。

     

     

    斯洛文尼亚攀冰世界冠军Janez (已故)。图片来源:Youtube UIAA

     

     

    斯洛文尼亚攀岩世界冠军Janja Garnbret,“世界一姐”。图片来源:IFSC

     

     

    2019金冰镐得主斯洛文尼亚攀登者Luka Strazar(台上左二),同时也是2011年金冰镐得主。图片来源:pioletsdor.net

    写在最后

    可控的生活成本、丰富易得的自然资源、悠久强悍的登山传统,成就了斯洛文尼亚这个户外天堂之国,再加上政府的持续投入和支持,也就不奇怪斯国户外运动(主要指山地运动)水准为何如此之高了。

    而从斯国反观过来,户外运动/生活在中国的发展,似乎还很差些火候:

     

    • 我国山峰资源丰富,但人山分离的现状让人无奈——登山者离山远,山下村民却不登山。
    • 户外运动爱好者人数逐年增长,但社群组织落后,泛商业化严重,高水平玩家少。
    • 户外玩家与非户外群体有较大的认知偏差,山地文化匮乏。
    • 官方资源支持力度较小。

    所有这些不足,究其因,我们当然可以说是经济基础还不够好,是历史进程还没到,以后自然而然,就会发展起来了。但从斯洛文尼亚的例子来看,或许这也是文化属性的问题:高山、海洋、大河,从时间伊始,便决定了其辐射范围内的人类文明形态。

     

     

    高山、森林、古堡,遗世独乐者,Slovenia.

    0
    334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