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游记|一人一包两相机,20岁妹子独闯尼泊尔

    徒步中国徒步中国 2020-2-17

    跑了大半个中国后第一次踏上异国国土二十岁在尼泊尔 ,一人一包两相机,ABC 徒步博卡拉滑翔两天一晚的佛学院生活就此开始奇妙旅程···

    从小生活在没山没雪的上海的我,(自动忽略海拔不到 100m 的佘山和几年一下的小雪)特别喜欢雪和山尤其是连绵的雪山。

    当飞机飞过喜马拉雅山脉上空时,当我遇见雪山,我的眼眶总是湿润着的,心情有些许复杂,仿佛我上辈子就生活在雪域高原。

    落地尼泊尔,悄悄偷来了两小时十五分钟。眼前满眼都是英文字样和尼泊尔语,陌生而不适应。走出机场面对着许多讲着中文想把我拉去泰米尔区的当地司机,我没有给予理睬,而是径直走向自己攻略里记录的小红房子换钱处,很遗憾小红房子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开始陷入迷茫,一位当地司机走来坚持问着我要做什么并且告诉我他不是坏人,而这时候格扎仁波切走了过来问我要去哪里,我回道自己要去泰米尔,但需要先换卢比。听罢,仁波切从自己钱包掏出 2000 卢比并且找来一辆出租车,“这是 800 卢比,你到了泰米尔之后把钱给司机,剩下的钱你拿去吃饭。”为了在换好电话卡后及时把钱还给仁波切,我加了仁波切的微信。

    来到泰米尔区,因为没有多余的钱交房费也没有电话卡,我试图去成都饭店换钱买电话卡。“我们没有钱给你换”带着冷漠的语气,我不敢相信这是我以为的亲切中国人。在成都饭店买了电话卡后,我终于结束了失联生活。但在连续两次攻略上的重要信息与现实产生出入时,我内心也充满了绝望。

    我依然秉持着在中国饭馆换钱汇率会高一些的念头,走去了凤凰宾馆。“您好,我们这边的汇率是 1:16.25 ”一位面带微笑的尼泊尔姐姐如是说。感天动地!离开凤凰宾馆后,我又走去旅馆,面对着全英文的入住登记单,我才发现自己的单词积累量有多匮乏,我再一次陷入绝望。

    收拾好各种事情后,我把等值人民币转给仁波切,仁波切说“不用给我钱,帮到别人是我的荣幸并且帮助别人是我的责任”第一次来到语言和环境都很陌生的地方,面对几次现实与计划的出入,在尼泊尔的第一天,我的内心几近奔溃,而格扎仁波切的帮助与关心缓和了我的奔溃处境。

    傍晚,走在加都的街头,拥挤的商铺稍显脏乱的道路,还有站在商铺门口张望着路上的人群的尼泊尔男士,是我对加都的第一印象。

    在尼泊尔的第一晚,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赶车去博卡拉,按照旅馆给我在地图上指的路,我没有找到上车点,一路上也没有见着背着登山包的人群,看着将近的时间,我急坏了。当我准备找车坐去上车点时,幸运地看到了几位背着大包的当地人,“一定也是徒步的人!”一位当地小哥看我一脸迷茫,主动提供了帮助,我跟着他们在发车前走到了上车点。感恩。

    加都通往博卡拉的路况很差,抵达博卡拉时,我的步数足足颠出了五万步。道路宽敞,干净舒适,是我对博卡拉的第一印象,直到后来我也的确很爱博卡拉这座城市。

    也许是前一天被打击坏了,也可能是因为今天一早上就得到了他人的帮助,也可能只是因为我脸皮厚,我开始主动并积极地和他人沟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徒步第一天

    Kimche-Ghandruk-Komrong🔆

    徒步第一天,起了大早准备去办 ACAP 许可证和 TIMS 卡,在打车途中被告知办公室要十点才开门,这时想起自己被昨天拦截我的出租车司机坑了。罢了,大不了再等三个小时。

    上午十点五十分,我磕磕巴巴地办完了两个证,当我从博卡拉坐车到 Naya Pul 再转 Jeep 到 Kimche,下午两点抵达 Kimche,真正的徒步才刚刚开始。

    因为出发时间晚,一路上只有驮夫,已经见不着徒步的人了。我甚至不敢相信现在竟然是徒步旺季。

    路遇牛羊马,我假装木头人站在路旁,生怕惊扰到牛羊马群,是的我真的很害怕它们。在狭窄的小路上遇到凶狠的野狗,被吓得差点掉下眼泪。路过计划里当天的目的地 Ghandruk,因为时间尚早,我没有停留。抵达 Komrong,因为临近日落的原因,气温下降得快,于是在 Komrong 落脚。

    薄荷绿色的小屋由一对老夫妻经营着,而我也是当天屋子里唯一的住客。

     

    徒步第二天

    Komrong-Chhomrong-Sinuwa

    早晨醒来,伴着热乎乎的早饭如愿看到日出看到日照金山。和老夫妻打完招呼后,继续出发。

    这一天,足足翻过两座山,下坡路有多长就能想象之后走上坡路会多绝望。抵达 Chhomrong,终于看到了一波又一波来徒步的人,比起前一天路上没有一个徒步的人,现在看着没有一张中国面孔的徒步者我也感到万分亲切。

    下午两点半抵达计划目的地 Lower Sinuwa,我继续向前。

    嘻嘻嘻,怕什么来什么,当我离开 Lower Sinuwa 准备往 Upper Sinuwa 走时,前有两头水牛后有几只正叫唤着的野狗(or 家犬?反正我觉得很凶就是了!)我杵在那很久,心理战打了一场又一场,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很好,我走过第一头水牛了,当我即将躲过第二头水牛时,它默默转头看向我,我怕极了,一时没注意摔倒在小土坡上,崴到了右脚,而那头水牛也被我吓得跑远了。嘻嘻,徒步第二天喜提崴脚小菜。在一瘸一拐下,我还是在天黑前走上了 Upper Sinuwa。

    Upper Sinuwa 只有三家旅馆,那天恰好遇上小雨,旅馆一下子都住满了,看着天黑还有那么多找不到住处的来徒步的人,在心疼他们之余我也庆幸自己还算到得快,不然没地方住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我自己。

    在旅馆里,遇上两位中国的叔叔和他们只会几句中文的中文向导 Samir。叔叔见我崴脚,劝我下撤,可我还是想坚持走下去,于是好心把膏药送给我让我贴上。

    那一夜,为了接收到稳定的信号我站在屋子外吹着冷风,报完平安后早早睡下,睡觉都在担心着受伤的右脚,生怕第二天脚伤加重。

     

    徒步第三天

    Sinuwa-Bamboo-Himalaya-Deurali

    嘻嘻嘻,很幸运,早晨醒来我的脚伤更加严重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继续往上走,我跟着两位中国的叔叔和 Samir 一起走,路上一起喝水吃饭,这下也总算有个照应了。

    起步的路还算好走,我们一路走到 Himalaya。午饭过后,温度骤降,还下起了大雨,换上最厚的外套,继续往上干!

    又是一望望不到头的上坡路,背着近 30 斤的包崴着脚的我又累又疼,但在我每次望向 Samir 时总是能看见他他笑着看向我时,也算是有了些动力。

    在太阳下山前,我们!瘸脚小菜!终于抵达 Deurali!

    在倔强地走完一天后,脚伤更加严重了,但一天下来我好像习惯了这种疼痛感,以致于我在拍照片时还能笑嘻嘻。

    徒步第四天

    Deurali - MBC - ABC

    徒步第四天,从 Deurali 到 MBC 再到 ABC,今天是要冲顶 ABC 的一天!今天也是一起床就头痛的一天!

    从 Deurali 走向 MBC 的路上,一路都在想象着到了 ABC 后连着 WIFI 和爸妈和好朋友和 XX 通视频电话的场景,我兴奋极了。

    两小时后抵达 MBC,天气很好,我更加兴奋了。在 MBC 休息片刻后,我们往 ABC 走。

    走着走着,天气越来越差,还没到正午雾气就开始弥漫,气温逐渐降低,一路上都是雪,我的头痛开始加剧,脚伤的疼痛感也逐渐袭来,从 MBC 到 ABC 的路我走得很慢。即将抵达 ABC 时,一位路上碰过几次面的叔叔陪着我一起走,叔叔夸我勇敢,在大本营的牌子旁我们留下一张合照。

    终于,还是走上 ABC 了。大本营上气温很低,一路走上来又出了一身汗,加上原有的头痛,我高反了。同一家旅馆的一位印度姐姐因为高反呕吐被伙伴带着往下撤,此时高反的我看着他们,心里不是滋味,夹杂着高反的难受,我低头默默留下了眼泪。叔叔见状,说道“能坚持挺过今晚我们明天下去了你这高反就好多了,如果难受挺不住我们就一起下撤,别怕。”

    我一边过度地担心着自己会不会因为高反在这倒下,一边又安慰着自己“在旅行路上我可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因为不舒服,我在屋子里待了一下午也没有出去看一眼雪,夜晚伴随着恐惧睡下。

     

    徒步第五/六天

    ABC-Upper Sinuwa-Jhinu-Pokhara

    早晨醒来头疼的厉害,但我仍觉得自己幸运的,至少我挺过了这一个晚上。等日照金山时,遇见了在 ACPA 办公室认识的 Daphne。等来日照金山时,和想象中有些差别,但是能这么近距离看见一座雪山,雪山似乎就在自己百米不到的面前,这景象这样的日照金山还是震撼到我了。我庆幸自己没有在脚崴时下撤,也没有因为高反下撤。

     

    嘻嘻,当然以上这一切依然控制不住我的倒霉,刚出发没多久我就在雪地上连着摔了两跤,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摔下去的一瞬间我的屁股左侧疼得以为自己丧失了走路能力。

    脚伤还不见好又把屁股给摔疼了,这下看起来我的行进速度要慢上许多。

    内蒙叔叔见我在雪地上走得不利索,想也没想就把他脚上的冰爪和他的登山杖借给了我。叔叔说“看到你我也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叔叔的女儿今年刚上大一,和我年纪相差无几)

    海拔一点点往下走,我的高反也逐渐消失了。可是我的倒霉运还没有走开,一路上当脚伤逐渐变好,我的右脚脚筋又被拉到加之两条大腿乳酸堆积,“我好惨啊!”,可是眼看着就要离开这折磨了我好几天的 ABC,我还是充满了动力。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我们走出了ABC。

    当 Jeep 驶进熟悉的湖滨区,我才真正敢相信这一次 ABC 徒步终于结束了。六天没洗头只冲过一次两分钟澡的我,背包里满是换洗衣服,回到博卡拉的我只想买身新衣服好好洗个澡。

    两位北方叔叔在博卡拉的一天两夜里,一直带着我们吃喝。晚饭过后,在厨房里,Daphne 姐、Mary 姐和我洗着碗、煮着茶聊了许多。我佩服 Mary 姐可以因为在博卡拉遇到了自己所爱之人便回国把工作辞掉来到这里和自己的爱人一起经营酒店。

    煮完茶后,大家一起围坐着喝茶聊天,中途来了一位在博卡拉待了好几年的河南大哥。我忘了那一晚我们具体聊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心里十分感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许多人会因为爱而留在一个原本陌生的地方。这一夜,我更爱博卡拉这座城市了。

    喜欢先苦后甜,所以在走完 ABC 后,我才来体验滑翔。三十分钟左右的飞行,在森林之上,在费瓦湖之上,20 岁的上半年完成了 ABC 徒步也体验了滑翔,感谢 20 岁。

    因为被仁波切邀请去佛学院,我调整了行程,在博卡拉的第三天坐夜巴回加都,和 Daphne 姐拥抱告别。

    凌晨五点到加都,背着大包小包的我找了家已经开张的早餐店坐下,点了一份吃的要了一杯热水,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直到店里准备收拾打扫时,店里的老爷爷仍和蔼地告诉我我可以在这里随便坐,不用顾虑。看着天色逐渐变亮,我也的确停留了太久,我准备起身离开,为了答谢老爷爷的好意,留下 200 卢比。

    在大街上溜达了许久后,我收到了仁波切的回复,于是打车前往佛学院。

    一下车,门口的一位喇嘛得知我是被格扎仁波切邀请来的,叫来一群小喇嘛,其中一个小喇嘛拿上我的 30 斤大包就往仁波切的屋子跑。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之前那位帮助过我的喇嘛居然是一位仁波切。

    仁波切带着我参观了佛学院,说我可以留下来教小喇嘛中文,我到现在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句玩笑话,但这句话确实对我有吸引力,也许下一次再去加都时我真的会去佛学院教小喇嘛中文。

    在佛学院的两天一晚,也在佛学院吃了五顿饭,佛学院里的规矩是小喇嘛必须等到年长的喇嘛打完饭后才可以排队打饭,而每当开饭时,年长的喇嘛们总是会叫我先打饭,看着眼前这些年长的喇嘛们看着坐在桌前等待打饭的小喇嘛们,我怎么也得等他们先打完饭。

    来的时间不凑巧,刚好赶上小喇嘛们休息的日子,不能看小喇嘛们上课,但看着他们打闹嬉戏,我也很开心。

    一个下午一个上午,仁波切都安排了喇嘛带我去加都的老寺庙,带我去佛学院周边逛。其中一位懂一点中文的喇嘛总是努力着用中文和我对话。

    佛学院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友善,包括总是关心我的来自甘孜的卓玛姐、打理佛学院的阿姨、送我去机场的仁波切的司机朋友。

    第一次与仁波切见面是从成都飞加都候机时遇到的,那时仁波切带着几位喇嘛准备回佛学院。当我再次和仁波切他们见面时,原来图2里的小哥对我也有印象,因为他和我自己的一位同学长得很像,在离开前和他拍了一张合影。

    离开时和仁波切合影,仁波切为我献上一条哈达。佛学院,下一次一定会再来。

    当我写到这里,其实还是有许多的话想说。但还是决定从简。

    在走 ABC 之前,我走过时间最久的徒步路线也只是雨崩的三日轻装徒步。这一次,六天重装徒步,海拔从一千八到四千二,是我低估了它的难度系数,但好在我的体能还足以支撑自己走完它。但这一次让我明白以后多日重装徒步该带些什么不该带些什么,也是这一次让我对许多徒步路线不再害怕。

    在感冒、脚崴、高反、屁股摔疼、脚筋拉伤的情况下,我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这是ABC教给我的。

    从最开始的语言障碍到后来可以厚着脸皮用蹩脚英语和他人沟通,这是这次经历教给我的。

    勇敢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而是明知害怕却仍有勇气去做。

    下一次,一定还要走 EBC !

    4
    468 1

    暂无相关文章

    1条评论

    • 大同笨笨猫
      大同笨笨猫   回复

      丫头牛X!!!记得我一个人连半句英文也不会的情况下,ABC+Poon hill走了7天才出去。最难的就是点菜,不知道菜谱写的是什么?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