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故事

    亚洲第一飞人:6年专职跳悬崖,中国人的世界奇迹

    徒步中国徒步中国 2020-3-6

    中国第一飞人张树鹏,

    是亚洲最顶尖的翼装飞行员,

    世界排名前十。

    他专门挑战世界各地的险峻山谷,

    从高处一跃而下的瞬间,

    没有任何动力装置,

    全靠张开双臂在空中飞行,

    由于过程几乎是贴着悬崖或山谷,

    非常考验身体控制方向的技巧,

    早期意外死亡率高达 30%,

    是极限运动中非常高难度的项目。

    美国翼装飞行员 Jeb Corliss 翼装穿越天门洞

    2010 年,一位美国翼装飞行员,

    来到湖南张家界天门山,

    成功挑战翼装飞行穿越天门洞,

    吸引了全世界的极限运动好手的注意,

    并把翼装飞行带进中国,

    当地已连续举办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

    但张树鹏始终是唯一的中国人,

    他最好的成绩是拿下穿靶项目的亚军。

    “只有危险的人,没有危险的运动,

    外国人能做到什么样,

    我会向世界证明中国人也可以。”

    自述   张树鹏    编辑    白汶平

    2012 年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来自世界顶尖的 16 位翼装飞行员一同争夺冠军,这场在中国举办的国际级赛事,独缺中国选手长达4年,直到张树鹏的出现。

    2016 年他第一次参加世锦赛,丝毫没有畏惧地从起跳台上一跃而下,张开双臂,用身体在山谷里划出一道极速而优美的弧线,那一战,他拿下了第八名,也为中国人在这项极限运动里留下名号。

    以下为张树鹏的自述。

    我是张树鹏,今年 34 岁,从 2013 年,开始学习翼装飞行,在此之前我是中国滑翔伞国家队的队员。我大概从 7、8 岁,就梦想自己在天上飞,所以第一次飞行时,我感觉很熟悉,因为这个场景已经在我脑海里有过无数次。

    翼装飞行其实是没有动力的,需要在飞机上或悬崖这样的高处,张开双臂一跃而下,向下俯冲的时候,速度特别快,时速可以达到 200 公里,这时空气会充入翼装飞行服,人可以靠着身体的摆动控制方向,像鸟一样在空中飞。

    张树鹏曾是中国滑翔伞国家队的一员

    我第一次看到这项运动时,就觉得这是一群疯子在玩的,特别危险、特别疯狂,但我越深入了解,就发现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所以我去了美国亚利桑那州学,当时国内对这项运动是完全空白,我也没有什么学习对象,但我的滑翔伞经历让我更自信,也帮助我更容易掌握状态。

    高空跳伞是翼装飞行的基础

    通常要学会翼装,大概需要 3 年左右,而我是一个多月就拿到执照,因为时间的压力,我必须要最高效地完成训练。

    一般初学者要先学高空跳伞,然后到高空翼装飞行,高空翼装飞行就是从飞机上跳下,距离较高,障碍物少,危险性相对较低,然后进入低空跳伞、低空翼装飞行的训练,累积至少 500 次的飞行经验,低空跳伞危险的地方在于,我们飞的地方都是悬崖、山谷,有时候离地面距离非常近,相当考验技术。

    训练初期,外国人很讶异怎么会有“中国人”,对我很好奇,一开始也不会真的把我当回事,就觉得我可能是玩票性质的,也不会坚持,但他们后来都对我另眼相看了,我学成后会找他们挑战,也会去欧洲、美国等地飞各种地形。

    天门山是低空翼装飞行的绝佳场地

    翼装飞行对于场地的要求其实比较严格的,需要找到相对高度 600 米以上的山,垂直的悬崖至少有 300 米,国内最适合的就是张家界天门山,是一个很有挑战性、很高级的场地,全世界很顶尖的翼装飞行员都特别向往这,认为这是全世界来讲翼装飞行的一个圣地。

    最早是一个美国翼装飞行员,他的朋友来中国旅游时拍了一张天门山天门洞的照片发给他,告诉他世界上有个这么样独一无二的地形,他看了照片以后就觉得,哇,这是一个可以挑战翼装飞行的地方。

    2011 年,他成功翼装穿越天门洞,当时全世界没有过这样的飞行方式,非常震撼,也把翼装飞行这项运动带进中国,让很多中国人喜欢户外运动。

    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在天门山举行

    在那之后,当地举办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到现在8年,每年都有16位世界顶尖的飞行员来参加,而我一直是唯一的中国人。

    比赛的项目有两种,一个是竞速,比看谁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赛道飞行,另外一种是穿靶飞行,就像射击一样,看谁穿靶的环数最高。我从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第七名、第八名、第九名、第十三名,全部拿过,就差一个冠军。成绩最好那年是 2017 年,获得穿靶项目的亚军。

    张树鹏 2017 年拿下翼装飞行穿靶项目亚军

    我每年都会去天门山很多次,一年就去了 39 次,然后最多的一天在那边飞 9 次,破了我个人纪录,也破了那边的飞行纪录。

    因为那里很方便,有缆车,不需要爬山上去,我一般早晨 6 点开始,飞到晚上 7 点,主要是每次从起跳台飞下来,然后整理好装备再到上面,可能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外国选手都会开玩笑说我作弊,因为我有地主优势,但其实他们经验也都很丰富,我们每次飞,一定要很清楚当地的地形,事先去做勘查,比方说沿途有没有电线竿、飞行路线是不是足够干净、站在起跳台时能不能看见降落点等,一开始飞新的路线一定得要慢慢来。

    2013 年有一位匈牙利的选手,他对天门山地形还不熟,就用全速去试飞,不幸撞到山谷,救援队找到他时,他人已经不行了。

    翼装飞行是不容许出错的一项运动,一旦出错,基本是无法挽回。

    我的家人不支持,也不反对,一开始确实会担心,但这些年我尽量说服他们,这其实是可控的、安全的,他们现在也多少能理解一些。

    对我最大的冲击是有一次我去瑞士,和大概 6、7 个各国翼装飞行员一起训练,花了 6 小时爬山,爬到我觉得这辈子都不想爬山了,我们在途中认识了一个朋友,那个人还特别热情,他担心我们对这个场地不是很熟悉,告诉我们哪里应该注意危险。

    结果第二天,那个人在另外一个场地飞时发生意外过世了,明明前一天我们还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然后第二天他人就不在了...... 后来我自己开着车去另外的国家飞,才慢慢地缓解了那种心情。

    其实经过这些年,我们都知道翼装飞行, 只要按照它科学的计算方式去操作,基本上安全是可控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这项运动会发生什么事,我都是很平常心的去做,就像大家平常去上班这样。

    最重要的是心理状态,要足够理性,有一句话叫“只有危险的人,没有危险的运动”。未来有机会的话,我想挑战城市翼装飞行,去飞台北 101,这目前还没人做过。

    我现在的翼装飞行服是我今年特别订制的,上面画了长城,红色也是中国的颜色。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穿着它,去面对各种不同的挑战,成为翼装飞行的世界冠军,让中国在这项运动里留名。这是我最初踏入这个运动目标,也是我的初衷。

    部分视频资料及图片由嘉宾提供

    场地提供:健身教练秦绪恒

    1
    324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