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分类
  • 注册
  • 故事

    贯穿大横断,穿越北极圈,秘境巡护员,2019年最传奇的探险故事

    2019年,户外人继续着他们的传奇:他们行走,漫步云端,去向未至之境;他们奔跑,强风吹拂,心越自由;他们攀登,在岩与冰之间涅槃重生……

    他们曾是每一个平凡的你我,如今即将获得中国户外金犀牛奖。

    “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是《户外探险》杂志于2006年发起的一项年度评选活动,它以“真正的户外探险,记录行进中的户外中国”为主题,回顾过去一年中国户外发展历程,遴选出最高水平、最具推动力和先锋精神的年度户外事件与人物。

    “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是中国户外行业最权威和最具影响力的奖项,被誉为中国户外领域的“奥斯卡奖”。

    2020年,第十四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颁奖典礼即将于9月12日举办

     

    THE BEST ADVENTURE

    最佳探险

    本奖项由AndesMountain(安地斯)冠名支持

    本奖项所指向的探险活动是对未知地带和无人涉足的地区,进行有目的的考察和探索,包含一定科学成分的民间探险活动。

    01

    提名 NOMINATION

    提名理由:

    历时124天,徒步2155公里,累计爬升138635米,途经210个海子,翻越125个垭口,全程三分之二的路段徒步爱好者未曾涉足。这是一条纯粹的山野徒步路线,自设计之初,云中漫步就是为重装徒步爱好者打造。

    这条线路易于接近,回归自然,风光无限,是中国乃至世界徒步界中不可多得的瑰宝。余星、石头等人蹚雪开路、涉水过河,历时124天,徒步2155公里,成功规划并踏查了这条难以复制的史诗级超长徒步线路,为徒步界做出了卓越贡献。

    云中漫步

    供图/石头

    历时124天,徒步2155公里,累计爬升138.635千米,途经210个海子,翻越125个垭口,全程三分之二的路段徒步爱好者未曾涉足……

    2019年5月21日,徒步爱好者石头(周杨)、余星从四川松潘县七藏沟出发,穿越横断山域的七脉六江,于9月21日抵达西藏然乌镇。这条穿越大横断的路线尽量避开公路,串联起横断山脉最美的原始风光,石头将其命名为“云中漫步”。

    横断山脉为川、滇两省西部和西藏东部一系列南北向平行山脉的总称。自西而东为岷山、邛崃山、大雪山、云岭—沙鲁里山、芒康山、他念他翁山、伯舒拉岭—高黎贡山,山岭间分别是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

    横断山脉集中了中国最精华的自然风光。这里山高谷深,山岭海拔多在4000~5000米,岭谷高差一般在1000~2000米,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而时至今日,这片广袤的荒野仍存在未知,吸引着人们不断探索。

    石头回忆道:“中国现在还没有一条真的可以实际行走的超长路线,羌塘不算,因为不让走。”没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自己找出一条,石头想起了大横断。

    2000多公里的路程,徒步难度大,设计路线的工程量也大。最主要困难是有些经典路线不易串联起来,只能对比卫星地图和等高线地形图反复找路。有时甚至找不到路,只能先标记在那里,等真正徒步到现场再判断。

    完整路线只有3条,但每条路线都可以拆分成二三十条短路线,每条短路线都可能有数条备用路线。将上百条备用路线都画在地图上,可能会成为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第一阶段 艰险启程

    七藏沟是徒步起点,过红星岩海子后,队伍转入七藏沟穿越黄龙的路线。自松潘出城右转过桥入山,前往古尔沟。沿途需翻越10多个垭口,穿越带刺的密林。

    最危险的是冰岩混合路面。没有带冰爪和冰镐,在陡峭的路面上不敢下脚。热嘎斗卫二号垭口附近,快到垭口的一小段路3人走了近1小时。抵达垭口后,继续沿山脊前行,雾气太大,右边是断崖,左边是陡崖,山脊上是不稳定的乱石堆,任何一脚失误都可能粉身碎骨。

    5个半小时,走了1.3公里,才抵达下一个垭口,他们取名为天涯垭口。此后途经一处陡峭河谷,忽遇降雨,越往河谷深处走,河水越湍急,余星险些踩滑跌入瀑布。

    天气、地形等多种因素下,第一阶段海拔最低,却是最困难的一段。石头不建议徒步爱好者重复他们的路线,一些路段可以走成熟路线,避开危险区域。

    第二阶段 余星崴脚

    在古尔沟休整后,翻越九架棚,走杨家沟,抵达结斯乡。一路欣赏花海,到达子龙沟沟口。沿河抵达瀑布之上的长海子,天气好时可见多座雪山。横切瀑布下山,来到U形峡谷,雪山、瀑布、花海,风景犹如仙境。

    重回大路,沿路迹进入河谷,而河水湍急,无法通过大渡河,只得原路返回,另寻出路。石头意外走到村庄,发现有公路可通孔玉乡。过河后,在巴郎村补给物资。

    3天后来到垭拉措,这个海子在雅拉雪山脚下,如蓝宝石镶嵌在乱石堆。四周都是陡峭山峰,天气变差,石头、余星急切下降。途中余星崴脚,脚伤渐严重,次日下撤出山看病。

    第三阶段 分开徒步

    7月7日,石头和余星从折多塘出发,用时7天穿越贡嘎山域。循牧道,走独木桥过河,之后过灌木丛横切到一处草地。草地后是乱石堆,抵达一处垭口,可观赏雅拉雪山、折多山和贡嘎部分雪山。从垭口一路下降,可至玉龙西牧场扎营。沿牧道爬升至玉龙西垭口,横切至坐若湖营地。

    走过贡嘎,前往下一个补给村庄,问题出现了。连续阴雨,河水暴涨,在一条10多公里的山沟,过河的木桥被冲断。前路被阻,但只对岸才有牧屋和路迹,否则只能钻灌木林艰难开路,1小时也走不了1公里。余星将鞋扔到对岸,选择过河。

    两人找到一处水流平缓的河道,将绳子绑在各自身上,相互保护。河道约20米宽,第三次尝试过河时,余星几乎就要成功。离岸边还有四五米,他遇到一处漩涡,河水加深,水流冲击力突然增大,他被河水冲倒,向下游漂去⋯⋯

    石头在岸边猛地抓紧绳子,但水势太猛,绳子还在往下滑。石头用尽全身力气,才没让绳子继续滑走。过河失利,两人只得钻灌木丛向下游找路。幸运的是,刚走出约1公里,余星发现河上有座几近废弃的木桥。两人这才到对岸牧屋扎营,找回岸边的鞋。

    余星背包落水,手机也进水坏掉。7月9日,出发第60天,余星离队买手机。石头独自继续穿越。接下来的10多天,石头完成莲花湖东西穿探线,又独自完成沙鲁里一号山脊穿越。每到垭口,他都堆起玛尼堆,下边3颗石头,上边中间再放1颗,这是他留给队友的信号。

    第四阶段  最美海子

    8月3日至8日,5天完成海子山穿越。这是一条入门级路线,海拔落差小,多为小灌木、草地混合路面,只有一天湿地较多,路较好走,不必脱鞋涉水。

    完成海子山穿越,在喇嘛哑乡与短线新队友山毛兔会合。之后,两人到达格聂之眼,走了一条观景台串联起来的路线。亚莫措根是石头最期待的海子,坐落在雪山群下。

    石头在日记中写道:“我这些年看过的两三百个高原海子,没有一个有亚莫措根的蓝色漂亮,蓝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而且,湖面颜色变幻莫测,蓝黑、碧蓝、碧绿,青色、亮蓝镶嵌其中美极了。”

    第五阶段  终点的惊喜

    余星与队友分开后,并未按照既定路线走,而是沿雅砻江右岸,边探路边前行,一个人走到巴塘。同一天,石头也抵达巴塘,这是他们徒步大横断第89天。

    他念他翁、伯舒拉岭风光独特,在设计路线之初,就是石头肯定要走的地方。这里有经典的徒步路线,但是石头和余星并不拘泥于此。

    在横断山脉行走百余天,两人早已从容不迫,甚至可以不需要轨迹,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他们拿着卫星地图和等高线地形图,觉得哪个海子漂亮,就去哪里。9月11日,两人走出他念他翁。

    12天的伯舒拉岭常规路线,两人只用了7天。9月21日,出发后的第124天,石头和余星来到最后一个垭口。终点在即,石头想一定要在垭口路视频庆祝一下。而在路上,余星就神神秘秘地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架好手机,点击拍摄,余星突然从包里拿出两瓶格瓦斯。200多公里的山路,余星一直背着两瓶格瓦斯——只为和队友举杯庆祝。

    最后一个垭口,也是此行最高的垭口,海拔5388米。远处山峦层层叠叠,碧蓝的海子镶嵌在荒凉的大地上,白云翻涌,两个灰头土脸的徒步者站在阳光下,没有留恋不舍,只有完成穿越的放松与喜悦。

    云中漫步常被称作一场史诗级的穿越。这场穿越目前可能难以复制。杜真曾在《一个人的横断山》一文的开篇写道:“我一直希望找到一条这样的超长徒步道,易于接近,回归自然,风光无限,最重要的是它只属于徒步爱好者。

    ”云中漫步,正是一条只属于徒步爱好者的路线。

    02

    提名 NOMINATION

    提名理由:

    这是一位云南大寨子农民和一个特殊种群的故事。

    濒临灭绝的野生长臂猿藏身在约30938公顷的云南无量山,并栖息于1800米到2700米的海拔之间。那片区域多是无人涉足的山林秘境。要在无量山巡护这一种群,仅寻觅其踪迹,便已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探险。

    为协助大寨子科研基地的科研小组了解长臂猿行踪,并保护野生长臂猿,熊有富踏足秘境、以身涉险,8年中徒步15000公里,只为近距离观测野生长臂猿。他不仅收集到超过60000条长臂猿行为数据,期间拍摄的2000多段活动视频,经主流媒体报道,让全世界对这一濒危物种更加关注。

    熊有富:一场长达8年的历险

    供图/大寨子科研基地

    野生西黑冠长臂猿有晨鸣的习惯。每日天未亮,熊有富便会上山,到达长臂猿晨鸣的地点附近,在鸣叫声中确定它的准确位置。

    在这一天中,他都要紧紧跟随住它,记录其行踪、活动,直到傍晚长臂猿找到它过夜的树,熊有富一天的工作方才结束。有时候,他能在晨鸣时,找到一只栖在树冠中的、刚从沉睡中苏醒的猿,有时候,他找寻一天都难觅其踪。

    这就是熊有富长达8年的护猿工作。

    务农还是跟猿?这是一个问题

    在云南无量山有一座举世闻名的长臂猿研究基地——大寨子科研基地,全世界第一个西黑冠长臂猿研究基地。大寨子科研基地得名于无量山下一个10户人口的小村庄,大寨子。

    1978年,熊有富在大寨子出生。从小猿鸣就是他生命里不可忽略的一抹光彩,作为山里长大的孩子他曾无数次跟随着父亲进山,但他从来没有见过鸣唱声的主人。小学毕业的他,遵循着父辈的人生轨迹成为一个面朝青山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青山回荡的猿鸣的陪伴下,他靠种茶、种核桃养活着一家人。

    2011年转机来临。这一年,景东自然保护区管护局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共同展开西黑冠长臂猿代号为“G4”群的行为生态学研究,揭秘这一极其濒危的物种在野外的生存密码。进行行为生态学研究的第一步,即习惯化长臂猿家庭。野生的长臂猿非常怕人,往往人还没走近就已消失不见。习惯化是指让它们能够接受科研人员的近距离观察研究,这是科学研究的基础。

    整座无量山约30938公顷,横跨普洱市的景东和大理州两个州市,其间多是无人涉足的山林秘境,而野生长臂猿猿的生活习性,是以家庭为单位,他们栖息在1800米~2700米的海拔之间,范围分布跨150~400公顷。要在无量山研究这一种群,别提习惯化,仅寻觅其活动踪迹、锁定分布方位就是一大难题。

    因为熟悉地形、野外经验丰富,熊有富开始协助科研团队习惯化西黑冠长臂猿,他们仅用6个月的时间习惯化目标长臂猿家庭群,这是中国野生长臂猿研究史上的奇迹。6个月是什么概念?要知道,长臂猿群体习惯化时间一般需要花费数年。

    学术研究上的奇迹对于普通人来说,并没有大到足以改变熊有富的生活。考虑到对家庭的责任,熊有富一度回到家中务农。科研团队非常需要像熊有富这样专业的野外助手协助工作。在熊有富离开的一个月内,科研团队在跟猿方面遇到了很大问题。庆幸的是,熊有富还是回到了监测队伍中。

    在当时,从小在大寨子土生土长的熊有富甚至还没有学过中文,说着一口地方话的他只是和基地里的人简单表达,和长臂猿相处久了,彼此就像老朋友似的,见不到反而不习惯了。

    2014年,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正式成立长臂猿巡护监测队。作为大寨子科研基地的功臣,熊有富亦成为了监测队的核心巡护员。

    于是,从2014年至今,在无量山每个猿鸣延绵不绝的清晨,都有一个执着的身影穿梭于山林之间,守护着西黑冠长臂猿。

    8年,60000多条行为学数据、15000公里

    几年工作坚持下来,熊有富规范收集2014-2017年G4群长臂猿行为数据60000多条,在长臂猿生态行为研究中取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还拍摄了长臂猿监测视频2000多段,拍摄到西黑冠长臂猿休息、移动、鸣叫、玩耍等行为视频,尤其喝水视频、交配视频、取食多种植物花、捕食鼯鼠和鸟蛋等的视频,先后多次在央视相关频道或省市县广电媒体播出,让广大民众目睹这一珍稀濒危“树冠精灵——西黑冠长臂猿”的精彩瞬间;

    在跟踪长臂猿的8年里他熟悉了G4家域里每一个角落,根据巡护软件的记录,熊有富在跟踪监测长臂猿的8年里约行走15000公里。

    熊有富用8年的时间记录着G4一家的成员故事,由他与科研人员提供的一线数据,促成了一篇解密西黑冠长臂猿雌性“恋家”行为的SCI论文。如果没有对西黑冠长臂猿与这片山林的热爱,这是绝对做不到的。

    G4群在这8年的时间里迎来了5次小生命的诞生,其中还遭遇了一次主雄替代的“家庭巨变”。熊有富记录下原主雄的幼子死亡、原主雄的“遗腹子”被新主雄抚养长大、新主雄三个孩子的诞生等极其珍贵的野外记录,这些记录将人类未曾了解的长臂猿世界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与云山保护接触以来,熊有富每天都会分享一线巡护的视频,通过云山保护的线上宣传平台将西黑冠长臂猿的故事带给更多的人。

    今年3月以来,云山保护的微博平台传播熊有富拍摄的视频与照片,累计阅读量超45万,转发超过3万。虽然因为手机设备的原因,熊有富视频像素不够理想,但镜头里这群森林里的精灵还是打动了很多城市里的粉丝们。

    一家子守护另外一家子

    作为年轻一代的护林员,妻子、孩子与西黑冠长臂猿一家是他生命中最为亲近的存在。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守护长臂猿,支持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是守护的一部分力量。

    熊有富经常感慨,G4群的小长臂猿长大了,也很爱玩。长臂猿爸爸妈妈和他很像,但有一点不一样,它们不用操心小长臂猿上学的问题——更不用担心上下学接送孩子的问题。

    熊有富的孩子在十几公里之外的村小上学,他需要在野外工作之余照顾孩子、接送上下学。现在家中的农活主要靠妻子承担,只有在追寻长臂猿之余的时间,熊有富才能回家帮忙。巡护员的工资并不高,对于这样不可避免的矛盾,熊有富确实是靠着对长臂猿的感情坚持下来。

    熊有富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些长臂猿了。他们是彼此的陪伴,在山林之间,一个年轻人8年的时光,一家西黑冠长臂猿的变迁故事。熊有富说他会一直守护它们。

    在中国与中国人亲缘关系最近的动物就是长臂猿,然而相较于熊猫、雪豹、绿孔雀等濒危野生动物,长臂猿的公众关注度非常低。全中国仅剩下不到1200只的野生西黑冠长臂猿,全球仅有不到1300只得西黑冠长臂猿,换言之这个物种保护的最大希望与责任就在于中国。

    从生态学到人文学的角度,从自然到文化的层面,西黑冠长臂猿都值得被更多人知道,而像熊有富一样十余年来坚守在一线的保护工作者更需要被大家知晓。

    在这里或许没有更多悲情、悲壮的英雄故事,但是为了自己所爱的“树冠精灵”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这片祖祖辈辈留下的青山长存,一个平凡人与他的赤子之心也应能打动更多的人。

    03

    提名 NOMINATION

    提名理由:

    2019年,骆垠材在均温-40度的极低环境下,单人越野滑雪牵拉98公斤重的雪橇船自补给自导航53天,从北纬62°穿越到北纬72°,走完1460公里无人极寒区。

    单人穿越北极刷新与填补着国内户外届在极地探险史上的空白,这种更为国际化的探索方式需要的远不只是激情与梦想,面对这种纯人力行走的极地穿越,所有精神层面必须依托丰富的极地经验、充裕的经费保障、综合的专业技能以及不可或缺的运气才有可能实现。

    他两手空空,但触摸过所有

    供图/黑冰

    如果你30出头就已经深度去过七大洲50多个国家,作为旅行爱好者,是不是已经满足了?

    如果你走过川藏线,新藏线,独自穿过欧亚大陆16国,横穿美国66号公路,还是全程轮滑,摩旅也超十万公里周游8国,作为长途爱好者,是不是觉得无憾?

    如果你会自由潜,滑翔伞,单双板都能后空翻,百米能破11秒,极限轮滑拿过中国冠军,两次打破全国纪录,作为极限户外运动爱好者,是不是感到自豪?

    以上的经历,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但他觉得,还远远不够。

    他叫骆垠材,一只来自四川的87年兔子。

    骆垠材极限生涯的起因仅是一幅海报,那个极限轮滑飞越天空的画面好似一道极光,叠加着酷炫、不羁、桀骜、帅气这些BUFF,锤击在骆垠材天生向往自由的内心底,瞬间就让天生不安分的他入了道着了魔,并愈演愈烈。

    2017年,骆垠材的探索野心开始向遥远的南极大陆转移与躁动,而他的阶段性目标则是单人穿越南极。为了积累完成这个目标的经验与能力,骆垠材给自己制定了一整套系统、完备、专项的训练计划,并远赴极地模拟实训,正式开启他的“冰雪训练三部曲”。

    2017年,在阿拉斯加进行专项冰雪穿越训练,全程九百公里;2018年,独自穿越贝加尔湖3次,全程两千公里。

    2019年,独自从雅库茨克用越野滑雪的方式拉雪橇车,自补给完整穿越北极圈到达北冰洋边缘,全程近一千五百公里。

    穿越北极圈,就是在均温-40°C极地环境下,单人牵拉98公斤重的雪橇船,自补给自导航53天,从北纬62°滑雪穿越到北纬72°,走完1460公里无人极寒区。而这条路,此前还没有人用脚步丈量过。

    骆垠材曾感叹,“这场经历孤寂且清醒,如同当初第一波来到北冰洋的探险家们一样,我怀揣着对未知的忐忑,憧憬来到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从高中时代对南极的向往与期待,到轮滑绕地球一圈的所谓体能拉练,再到这三年一步步的冰雪训练,北纬52°,62°,71°73,从FOLLOW到SOLO,几年的准备,在踏上北冰洋走进TIKSI的那一刻,我的精神仿佛得到了升华,也让这一路所经历的严寒、恐惧、疲惫、孤独悄然消失。而在这里,我除了看到美丽的大自然,身心在经历巨大煎熬的同时也见到了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骆垠材提及的TIKSI,便是这次北极穿越的终点,北冰洋边上的季克西。这个位于北纬71°73坐标点上的俄罗斯联邦萨哈共和国的边陲小镇,是苏联时代的军事重镇与通联北冰洋的中转港口,也是被称为“世界大陆尽头”的孤寂之地。

    而穿越的起点是被称为“世界最寒冷城市”之称的萨哈共和国首都雅库茨克(Yakutsk),骆垠材需要做的,就是一个人,拉着雪橇沿着俄罗斯最长河流勒拿河冰封的河面,穿越无人之境,一路北上。

    雪橇上的物资,是他唯一能依靠的补给,四十公斤的食物、二十公斤的汽油、必须应对严寒风雪的露营设备...这些所有必需品精打细算的压缩下来近百公斤,而这都必须靠他自己拖拽前行。

    冰面上,可以用越野冰刀快速前行,并依靠牵引器来导向,将雪橇的摆动振幅降到最低;雪面时,则需要越野滑雪板和徒步牵拉交替进行。

    但是如同雪山攀登一样,穿越冰河,最为头疼的就是破冰区,冰层褶皱和冰窟裂隙,前者需要依靠望远镜不停的绕行寻路,而后者如果不能及时上岸,则会迅速失温致命。

    尽管做足准备,穿越北极的第三天,骆垠材还是掉入了冰窟,虽然靠着之前扎实的冰雪训练自救成功,但下身湿透后瞬间结冰,让他在颤抖后怕里心有余悸。

    “能冰封千里,冻结一切的冷,却从未止住我这颗蠢蠢欲动的心。”一天后,调整好心态的骆垠材重新上路,因为“大自然远比人们想象的更残酷和现实。在仿佛与世隔绝的路途中人会不自觉地回忆,过往的事只如人烟,放不下的还是没有完成的梦想,没有来得及做的事,以及最想见的人。”

    央视最近播出的两集纪录片——《独闯贝加尔湖》和《直到世界尽头》,以“从极限轮滑到极地穿越,一个孤独探险者的告白书”为中心,分别记录了骆垠材冬穿贝加尔湖和穿越北极圈的故事。

    片中无人雪原上冰滑起舞的自娱自乐、告诉父亲为筹钱卖房时的忐忑不安、狂暴风雪中的抱紧雪橇紧急避险的苦逼经历、千辛抵达季克西时的泣不成声,这些片段尽可能多的记录着骆垠材与他的极限探索,但却只是他经历那些冷暖自知、五味杂陈旅程的万分之一。

    还有独行之路上的孤寂与对死亡的恐惧,这些来自精神层面的残酷,伴随着极地的未知与严苛,一点点磨砺着这个简单、纯粹却又执著、坚韧的少年。

    单人穿越北极刷新与填补着国内户外届在极地探险史上的空白,这种更为国际化的探索方式需要的远不只是激情、梦想与勇气。

    面对这种纯人力行走的极地穿越,所有精神层面的梦想必须依托丰富的极地经验、充裕的经费保障、综合的专业技能以及不可或缺的运气才有可能实现,心灵鸡汤与冲动的梦想在这片极寒之境,只能是泼水成冰。

    对于骆垠材而言,穿越北极圈只是一次自我检验,而南极才是他的终极梦想。这个不愿意做“自己向往人生中看客”的少年,义无反顾地在所向往的冰天雪地极致环境里,燃烧着心中白色火焰。

    2019年度最佳探险评委组

    6
    544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