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分类
  • 注册
  • 徒步

    入坑户外后,它成了我最大的困惑……

    徒步中国徒步中国 2020-10-30

    珠峰东坡带队归来,游记一直难产。

    亲自走过,情绪便不像写介绍帖那么单一,

    对美景的敬叹之外,想说的总是太多,

    比如关于路程、关于队友、关于带队体验……

    以及,关于沿途的垃圾。

    索性就先来说说垃圾问题吧!

    毕竟,有个问题困扰了我太久太久

    ——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人在山里乱丢垃圾???

    珠峰东坡·措学仁玛营地。图/乌木

    “沿着垃圾走,不会错的”

    “武功山,沿着垃圾走就好了。”

    几年前,召集小伙伴走完武功山后,美景和垃圾便在我心里留下了双重震撼。每每有人问询线路,只好如此诚实建议。

    在那之前,我的户外主阵地大多在西湖群山。在杭州这个格外干净的城市,即便山上偶有垃圾,倒也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

    于是乎,从沈子村出发过石桥,到铁蹄峰之前,路上休息点上成堆铺展的饮料瓶,便像一根刺精准扎在了心尖上。

    杭州记忆。图/乌木

    不要随手乱丢垃圾,不是从小学就被灌输的基本做人原则吗?

    玩户外的人,既然享受了山野的馈赠,既然不辞辛劳地深入,不是应该更热爱、更珍视山野吗?

    可事实是,且不说武功山这种“大众情人”,就像珠峰东坡这种还称得上“小众秘境”的地方,沿途垃圾竟也不忍直视!

    俄嘎营地。图/乌木

    俄嘎营地日出时分。图/乌木

    当时,自己作为押队,达到俄嘎营地时间较晚,并没有很注意周边情况,单纯觉得这里真是个“神仙营地”啊!

    格外宽敞不说,周边雪山环绕,窝在帐篷里就能清楚看见珠峰、洛子峰和珠穆朗卓。

    日出时分尤为惊艳,隐于暗夜的群峰依次被“点燃”,一阵绯红过后,以一种不容亵渎的傲然姿态,睥睨着不远万里前来瞻仰的旅人……

    阳光带着属于高原的丝丝凉意,给一切渡上一层清冷而柔和的光辉;两条冰雪融水而成的小溪,于营地中交汇并流。

    扎营于此,枕水而眠,间或有小风轻拂,身心俱澄空。所谓“浪漫”,也不过如此吧!

    俄嘎营地。图/乌木

    只是这种梦幻的感觉,在第二天的营地巡视之后瞬间瓦解……

    自己帐篷周边散落着一些零碎食品包装袋,这倒还好说,不过多弯几次腰也就捡拾干净了。可用来煮水做饭的溪水里,竟然也漂浮着垃圾!

    那溪水实在是太过清澈,清澈到让人觉得里面应该有肥硕的鱼虾,应该有“参差荇菜”……

    可当或发黄或泛青的塑料袋在水里“左右流之”的景象扑进眼里,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想象真是太过可笑。

    俄嘎营地。注意牦牛身旁的白色垃圾……图/乌木

    我从溪水边捡来一只被遗弃的大筐,索性直接把它当作垃圾筐,把目之所及的塑料袋、破鞋底之类的一一捞出来……

    直到看见小溪清纯真实的模样,才舒心了许多,可望着满满的垃圾筐,又陷入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运出山的无力感之中。

    追根溯源,便再次陷入无解的灵魂拷问——为什么???

    玩户外的太多了?

    从热门到冷门,在垃圾问题上,国内的线路似乎无一幸免(杠精请免抠字眼,单说“国内”只是因为国外线路走得少,没有发言权)。

    有人说,因为徒步的人越来越多了。

    雨崩徒步。图/乌木

    去年带队雨崩转山节,往返神瀑那天,认识了队员@聞儷,一位一路走一路捡拾路边垃圾的善良大姐。

    我陪着她,被影响着,一起捡;路上的其他队员看到,也纷纷加入,于是就这么从雨崩一路捡到神瀑,又从神瀑捡到雨崩……出发时,捡垃圾的是她一个人;回来时,却是一群。

    雨崩村口,一位路过的喇嘛一语未发,竖了好久的大拇指。

    如果都是这样的人,那,请来徒步的更多些吧!

    雨崩徒步。图/乌木

    所以,相比于有多少人去,更重要的是,去的是什么人。

    对于喇嘛的肯定,聞儷姐很不好意思,只是谦逊地说:“我其实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风景这么美,这么神圣的地方,有垃圾太不舒服了。”

    这才是热爱山野的人应该有的样子啊!

    不需要什么深刻的道理,只是源于一份朴素的爱。

    而爱,从来都不是占有,而是守护。

    雨崩徒步途中。图/乌木

    商业队应该背锅?

    “太多没那么热爱山野的‘伪驴友’进山了。”许多人对此扼腕叹息,并顺手把矛头指向了商业队。

    但这次,我想为此行珠峰东坡队伍和队友正名。

    海拔5350米的出山垭口上,队友@白玉突然对另一位队友@课代表来了句,“可以请你帮忙做件好事么?”

    课代表一惊,以为是要开什么玩笑,白玉正言:“腾出几个袋子,我们把垭口的垃圾捡一捡吧!”于是便有了下图“满载而归”的景象。

    在海拔5350米的垭口。图/乌木

    此外,还有在前往卓湘营地的崎岖下山路上,走得不快却执着于沿途“扫荡”的“收尾小分队”;在错学仁玛营地休整时,不好好休息却拎着麻袋到处乱转的“捡垃圾天团”……

    他们拎着装得满满的脏兮兮的垃圾袋,却像得了一袋糖果的孩子一般开心。

    哎,这届队友可真是太可爱了!

    在错学仁玛营地。图/次旺

    反例自然也是有的,比如沿途偶然发现一些食品包装垃圾,一看就是来自队伍统一发放的路餐。对此,领队每天出发前都会特地强调,并让大家相互监督。

    商业队让更多人有机会亲近山野,在沿途餐饮上更有保障,的确也会产生许多垃圾,但与之相应的是,拥有更强大的垃圾处理能力。

    每天拔营之后,队伍都会专门留下几位领队,带领向导们清理营地垃圾,并利用牦牛大军驮运出山。

    在错学仁玛营地。图/次旺

    但我们也发现,确实存在有商业队在拔营之后,留下一地狼藉的情况。

    尤其在我最爱的俄嘎营地,竟然有装进白色麻袋的成堆垃圾就那么被遗弃在原地,一如惨烈的战场……简直触目惊心!

    我也由此陷入又一轮灵魂困惑——这,装都装了,为什么不带走???

    与此同时,一些AA队伍也因为“群龙无首”,不能相互约束,留下了高山气罐等不便携带的垃圾。

    出行方式,并不天然决定出行形象。

    轻松或自虐都不重要,任何选择都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队伍是否规范、是否有环保意识、是否有相应举措,才是应该被关注的重点。

    珠峰东坡途中。图/乌木

    制度&设施跟不上?

    有时候,户外人也会集体被动背锅。

    橙黄色的冰红茶塑料瓶,是牦牛队的某藏工沿线扔的。
    开始时我一直想:谁有条件背这么多瓶饮料上来,而且每天跟我们走一条线。最后一天,我帐篷在牦牛工的大帐旁边。看到他们帐门口扔的塑料瓶,恍然大悟。
    ——珠峰东坡队友@曦太阳

     

    文化语境的不同,并不能成为破坏环境的理由;胆敢如此放肆,终究是因为没有敬畏心、无视约定俗成的规则。

    珠峰东坡途中。图/课代表

    制度的监督、相关设施的完善的确会有助于规则的遵守。

    有人甚至还曾向我们提议,应该在某山野线路沿途盖好卫生间、设置垃圾桶……

    人类的工业触角确实可以一直延伸,可我们之所以走向山野深处,不就是因为它所呈现的自然纯粹么?

    而即便在配套设置完备的城市周边山野,比如深圳梧桐山之类,垃圾也依然有迹可循。

    喀纳斯途中垃圾。图/阿瑶

    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万个理由,来阐释垃圾的不同来源,也可以建立定期清理等各种制度,来阶段性解决。

    但追根溯源,便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为什么就有人会随手乱扔呢?

    对山野最大的尊重,是尽可能保持它完整的模样。LNT(Leave No Trace,无痕山林),无疑是最理想的状态。

    但即便做不到完美,即便会有一些无意识的侵入痕迹,但起码可以管住自己的手吧!

    一如上图喀纳斯途中的饮料瓶堆,恕我愚钝, 理解不了,也不想理解、不想谅解。

    格聂徒步途中,没有垃圾多美好啊!图@乌木

     

    户外,其实是一种向内的生活方式。

    我们越走近山野深处,也就越走近自我内心深处。

    于我而言,每一次愉快的出行,都会重新加持自己坦然面对生活的能力。

    山野清风中,出发前的焦躁总会不自觉得乖巧起来;巍峨的大山面前,生活中的一地鸡毛想想便觉得可笑……

    但若面对着垃圾遍布的景象,怕是不仅不能怡情养性,还要更添三分暴躁吧!

    金秋小五台。图/乌木

    诚然,我们可以义愤填膺地去抨击别人。但请别忘了,我们每个人,也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别人”。不如好好反思一下,或许你我也曾在无意中伤害过所爱。

    一切美好,都值得期待和守护。

    希望走进山野的,是真正热爱它的人。

    ps:絮絮叨叨了半天,其实就是很痛心,也一直在自我反思……虽然还有很多想说,但更想听听你的想法&经历,如果你也曾对此有所感悟,欢迎留言&分享。

    4
    588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