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分类
  • 注册
  • 故事

    肯尼亚的新路线和那些上镜的野生动物

    PatagoniaPatagonia 2020-11-16

    肯尼亚,骆驼穿过远处的奥罗科威山

    我们在Archers Post补充了饮用水和啤酒,在返回的路上,两只骆驼穿过了A2高速公路;它们被我们正在攀登的那座从肯尼亚沙漠隆起的山脉所包围。JT把车停在路边,我们跳下车,拍下了照片。我们被告知,这条路直到最近都一直是充满灰尘的土路,Archers Post一直是肯尼亚最北端的道路。现在,柏油路向北延伸到埃塞俄比亚,向东延伸到索马里。当骆驼转过身来看着我时,我拍了张照片,然后跳回车去露营地。

    我们一行四人。这是我第一次去肯尼亚和桑布鲁,但是凯特、布列塔尼和JT在前一年已经来过这里。当我睁大眼睛,正在努力适应令人不舒服的新环境时,他们却已经高效而有目的地开始行动了。这次旅程的目标是完成他们从陡峭的、“锈迹斑斑”的奥罗科威山西南面出发的路线。他们在这种闷热气候的攀岩活动经验丰富,而我几乎一无所知。几年前,我确实去过委内瑞拉著名的特普伊(tepui),但那只是一次肤浅的探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意外,运气也很好,与这三位精心策划的计划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像是他们成年人中的一个孩子。首先,我没有意识到在国外也可以提供手机服务。凯特很亲切地让我用她的手机发了几条短信。

    作为这次旅行中最年轻的一个,我决心把重心放到拍照和增长旅行经验上。凯特和布列塔尼是巴塔哥尼亚的长期大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的旅行塑造了该品牌冒险攀登的视觉故事。在过去的几年里,我重新找回了年少时对相机的热情,并且知道有他们一起的旅行会有助于我拍摄照片。我把所有的潜力和钱都花在了相机的长镜头和机票上,然后登上飞往内罗毕的航班加入了他们。

    “当我们完成攀登时,我已经拍了数千张照片——日出、日落,鸟儿滑翔的照片;凯特在复杂的陡峭的岩壁上翩翩起舞,布列塔尼在拇指的按压下全力跳跃;在漫长的一天结束后,我们徒步返回营地时,月亮已经升起。”

    Mt. Ololokwe的新线路

    在乡村小镇的补给站,我们凝视着SUV满是灰尘的车窗上反射出的异域色彩,让我举起相机拍下一张又一张照片。色彩无处不在——在明亮的建筑里,在手绘的标志里,在精心装饰过的摩托车上。他们经过时,车把上挂着的流苏在风中翩翩起舞。一个英国特种部队的军事基地和豪华的狩猎旅行把白人家庭带到肯尼亚北部。

    挂在山体上工作的我最终还是虎头蛇尾。中午,毒热的阳光照在脸上,我们沿着这条路线走,就像在努力追赶着一个紧迫的截止日期,我们努力留下一条能激发其他攀岩者兴趣的路线,鼓励他们探索未攀爬面的其余部分。我们小心翼翼地在鸟窝间穿梭。这次的线路具有很高的挑战性和复杂程度,不同的坡度之间变化很大。山顶、平板区和角落以一条不明显的、阻力最小的线连接起来。

    在这一切艰难的工作中,我脑海里想着我们右边那一段一英里长的未攀爬的陡壁,想象着爬上去,没有固定的绳索。我们决定从上面评估这堵墙,并根据我们从固定线路预览中获得的额外知识尽可能地构建最好的路线。

    旅行结束后,我回到优山美地国家公园当护林员。我记得从我的办公室步行100码到邮局。我穿着我那条国家公园专用的绿色裤子,跪在铺着油毡的地砖上,转动着邮箱小门上的金色数字组合。里面有一张很旧、重复使用的黄色便条,上面写着你的一个包裹已经到了。我把这张纸条拿到窗口,约翰(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之一)为我收到了一封厚厚的邮件。当时的摄影主编简·西弗特(Jane Sievert)亲笔写了一封信,感谢我的照片。翻开那一页,看到我的照片。岩石的纹理,骆驼的慢步重新映入眼帘,感恩和敬畏一下就充斥上心头。

    山上的某一天

    Kate找了块岩石下休息片刻

    Kate和Brittany在去往Ololokwe山的路上-肯尼亚

    露营地的晚餐

    从岩壁上俯瞰

    Eric Bissell在优山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当了十年的攀岩护林员,现在他通过媒体和攀岩从事与公共土地和休闲活动相关工作。

    1
    204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