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分类
  • 故事

    我们能停止“漂绿”吗?

    PatagoniaPatagonia 2020-12-8

    Gabriele Micheloni正在准备处理回收的羊毛废料,喷水以防止静电。回收纺织品依赖于一个更专门的行业,这些企业收集、分类、粉碎、纺织、编织,并为织物的新生命做好准备。这台“粉碎机”位于意大利的普拉托省,用于撕碎回收的羊毛 Photo: Keri Oberly

    最近,我们一直在努力提高人们对服装业“不可持续”的认识,并分享我们减少自身影响的心得和努力。人们原来是有如此大的力量来改变衣服的制作方式的。作为研究的一部分,我们邀请了记者伊丽莎白(Elizabeth L. Cline),让她为大家解释为什么在买衣服时很难知道哪些人是值得信任的。克莱恩是《过度着装:廉价时尚的惊人成本》和《有意识的衣橱》的作者。只要她能以独立记者的身份写这本书,她就接受我们的任务。她的报道让我们很紧张,但这才是重点。我们需要外部专家来保持我们的诚实。她不仅这么做了,还强调了为什么“环保”和“可持续”是我们内部禁止使用的肮脏流行语。

    ——编者

    如果你的Instagram、微信、淘宝和我的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就是一连串的广告:“环保”上衣、“对抗气候变化”的衣服、“可持续的”睡衣、“绿色”鞋子和声称节约了一百万加仑水的裤子。这些广告描绘了服装业从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行业奇迹般地转换为对地球有益的行业。更有可能的是,这一切都只是“漂绿”——指那些从事虚假或误导环境主张/过度宣传缺乏吸引力的生态环保计划的公司。这也是时尚界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漂绿’是一个关键问题,也是前进的主要障碍,”非营利组织新标准研究所(New Standard Institute)的创始人玛克辛•贝达特(Maxine Bedat)说。该机构旨在打击“漂绿”行为,并加速时尚界基于科学的可持续标准。“漂绿”可能听起来并不危险,但事实上,过度宣传时尚对环境的好处不仅会迷惑消费者——而且有证据表明,这更会引发不信任,甚至可能减缓环境保护的发展。最近一项针对英国消费者的调查显示,只有1/5的消费者相信品牌所宣称的可持续性。其他研究表明,即使是拥有高度环保意识的消费者也会被虚假的环保主张所欺骗。“漂绿”——让我们无法真正定义问题是什么,然后团结起来寻求解决方案。

    “漂绿”本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这个词最早出现在1986年,由环境学家杰伊(Jay Westerveld)创造。他在一次去斐济的旅行中,对一家大型度假胜地虚张声势地吹嘘自己的环境证书感到震惊。而近年来,这已经成为了服装领域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以至于激发了一些杂志文章和Instagram帖子的灵感。主要的电视节目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去年,哈桑(Hasan Minhaj)的《爱国者法案》(The Patriot Act)指责H&M和Zara在销售服装时使用了“生态种植棉”和“可持续生产聚氨酯”等模糊术语。英国《金融时报》的时尚编辑在绿色营销的冲击下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宣称 “没有什么东西”是可持续的时尚。

    专家们说,有很多因素推动了当前的“漂绿”风潮。在某些方面,这是一个非常积极变化的负(副)产品:对可持续性的爆炸性热点。吉尔说,虽然有些品牌故意误导消费者,但她认为,问题主要是由于品牌意识到他们必须改变但他们不太知道如何去做。“他们正争先恐后地试图弄清楚自己的战略。”

    据贝达特说,另一个导致“漂绿”的因素是关于时尚行业对环境影响的大量不良数据。“业界对可持续发展的兴趣和新系列的营销都是‘绿色的’,但这些主张实际上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人们经常引用的说法是,时装业是地球上第二大污染行业,结果证明这是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时装业的碳足迹在全球排放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从4%一直上升到10%。Bedat说,为了打击虚假宣传,新标准协会在其网站上整理了来自可靠来源的可持续性信息,供各大品牌和记者使用,这样他们就不只是“橡皮图章式的绿色清洗”了。(各种虚假的绿色认证)

    然而,时尚业的许多关于可持续性的主张之所以听起来空洞,还有更深层次、更结构性的原因。这与该行业的结构有关,品牌和制造商之间相隔甚远,供应链复杂。该行业对环境的绝大多数影响发生在制造业和原材料的生产过程中。吉尔表示:“这种影响发生在供应链的起点。”能追踪完整供应链的品牌少得惊人。“几乎没有人能在整个产品组合中找到原材料的真正信息,”这意味着大多数品牌都在对自己知之甚少的部分业务进行宣传。

    服装行业也存在着价格低、规模大的相互关联问题。行业主要由大型企业运营,它们的目标是制造大量廉价产品。Miko Underwood在去年推出了她自己的可持续品牌Oak & Acorn之前,是一个大品牌的设计总监。她说,低成本生产的压力会阻止企业进行必要的批发改革,以实现环保。安德伍德说:“当公司不得不与H&M和Zara这样的大品牌竞争时,它们已经能够垄断市场,这真的很有挑战性。”相反,许多大品牌知道消费者在寻找绿色产品,所以就有了制造环保系列或少数产品并将其作为“绿色”转型产品进行营销的诱惑。“可持续性成了他们的一个口号,一个噱头”,安德伍德在谈到一些大玩家时说。同样,吉尔还比较了让大品牌重新关注可持续发展的难度,就好像是让一艘“巨轮掉头”。

    “漂绿”行为的发展速度似乎已经超出了监管机构的能力。

    从零开始会更容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像Nisolo、OrganicBasics和Girlfriend Collective这样的可持续发展初创公司以及像Oak & Acorn这样的独立设计师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已经将可持续发展融入了自己的DNA。但值得一提的是,小公司也有洗绿的能力。所有我提到的出现在我的Instagram上的广告都是中小品牌。广告律师兰德尔(Randal Shaheen)也认为,一些初创企业是“漂绿”行为的罪魁祸首。“你的想法可能是对的,但是你的广告宣传却不是,”因为新公司不太可能理解联邦政府关于绿色营销宣传的指导方针,也不太可能在上市前咨询法律顾问。“当他们遇到麻烦时,我们就会收到他们的来。”

    考虑到推动时尚界“漂绿”风潮爆发的各种力量,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它吗?监管显然是一个起点。例如,在挪威,政府严厉打击了H&M的“有意识系列”,因为它没有充分解释自己的衣服实际上对环境更好。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有责任制止“欺骗性和欺诈性”营销,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绿色指南》(Green Guides)提供了一套详尽的规则,指导企业如何在广告中宣扬环保主张。

    联邦贸易委员会会不时地执行这些规则。在2013年和2015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对一些主要的服装零售商——包括亚马逊,梅西百货和sears——提出了民事处罚,因为他们将衣服错标为“竹子”,并描述它们是环保的。竹纤维织物是一种粘胶纤维,由化学粉碎植物和树木制成。因此,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那些宣传绿色产品的品牌处以罚款,而实际上这些产品“可能使用有害化学物质”,Shaheen说。

    但政府事务顾问、时尚政策网站PoliticallyInFashion的创始人希拉里(Hilary F. Jochmans)说,或许有办法进一步加强执行力度。这需要消费者更多地参与政治活动。“在这些问题上需要有一个对话,它可以从社区发言开始。美国的消费者可以向FTC .gov或致电投诉欺骗性营销。最终需要对《绿色环保指南》进行一次重大更新(上一次更新是在2012年),以反映当前的科学知识,并明确定义行业使用的术语,比如“可持续发展”。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是更新绿色指南的最佳人选。

    当然,并不是所有甚至大多数品牌都打算欺骗消费者。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正在推动服装业减少对资源的消耗和污染——这意味着人们也越来越多地达成共识。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使用环保材料,无论是可回收的、有机的、可再生的有机材料还是其他各种可能的材料。例如,Oak & Acorn使用的是升级循环材料,大麻和Refibra(一种可回收纤维)的组合。Patagonia最近将其Nano Puff®夹克中的保暖材料改为100%的可回收保温材料,从而减少了51万磅的碳排放。

    可持续品牌也通过使用第三方认证来赢得消费者的信任,如bluesign®的制造阶段认证或纺织品交易所的全球回收标准来验证回收材料的使用。prAna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运动休闲品牌,也是一个依赖这些第三方认证的公司。

    其他品牌则在衡量自己产品的影响,从碳排放到用水量,并将数据发布给消费者看。在最近的一个例子中,Allbirds公布了它们鞋类的碳足迹。纺织品交易所正在推动企业规划自己的供应链,这是第一步。“让可持续发展成为真实、诚实的一部分,就是要尽可能地增加透明度。”她提到Patagonia、Eileen Fisher和Fjällräven都是透明组织的领导人。

    当涉及到环保主张时,对公司的建议是相当直接的:它们应该总能被外界证实。沙欣说:“当你说‘我们的服装是可持续’的时候,你也应该说‘以下是我们所坚持和遵守的五项的可持续原则’。”

    这些都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在所有有关时尚界“漂绿”的争论背后,有一个更大的话题。我们并不是在谈论“漂绿”;我们在谈论这个星球上生命的未来。时尚对环境的总体影响正年复一年地上升(2020年是个明显的例外,因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服装购买量出现了历史性的下降)。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和全球时尚议程(The Global Fashion Agenda)联合发布的《2019年时尚行业脉搏》(The Pulse of The Fashion Industry)年度报告发现,时尚行业朝着可持续发展方向的进展似乎正在放缓。自“漂绿”一词首次被提出以来,气候变化和不可持续的资源消耗已经达到了临界水平。夸大环境收益曾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但现在却对我们的长期生存构成了威胁。

    在墨西哥梅里达的一家Patagonia供应商Giotex factory,回收的棉花正在被卷成T恤纱线。Photo: Keri Oberly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环境科学家罗兰·盖耶(Roland Geyer)认为,没有真正的“绿色”产品,因为产品常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消费者行为和市场。盖尔对绿色产品的2016年的研究,与商业和可持续发展专家特雷弗•辛克发现,回收的内容经常会增加原材料的生产,和一些绿色产品可以提高整体消费,因为它使产品更便宜或者因为消费者认为他们消费得到了更多的许可。更重要的是,“一个公司可以超越它的环境收益”,盖耶说。例如,Patagonia近年来取得了显著的增长,但有矛盾的证据表明,该公司之所以增长,是因为其作为可持续发展公司的声誉。

    这就是为什么“漂绿”最终解决方案将是公司努力追踪他们的供应链和公开他们的全部环境足迹。新标准协会正敦促大品牌这样做,也就是在其整个业务范围内,从农场到工厂到零售店,披露它们的碳排放影响以及水和能源的使用情况。Bedat表示,一些首批品牌正准备做出这一承诺。与此同时,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品牌,都可以走正道,并提醒他们的客户,可持续的时尚实际上并不存在。相反,他们可以交流他们正在做什么来减少他们的环境足迹。“这些公司可以通过在沟通中明确表示,没有可持续品牌或可持续产品。”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些品牌采取了这种彻底诚实的方式。街头服饰品牌Noah宣称,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服装公司。创始人Brendon Babenzien表示:“我们从未宣称自己是可持续的,甚至接近于可持续的。”不过,该公司确实使用了可持续材料,并采取了负责任的采购做法。有一些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公开承认他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不足,而不是过度宣传他们的环保举措。

    考虑到没有一个品牌真正想出了如何消除制造服装的影响,品牌应该稍微弱化他们的信息传递。

    时尚对这个星球有着巨大的影响

    有一种观点认为它永远不应该被描述为「绿色」

    60
    6260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