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版

跑步

全球最残酷的八大马拉松 比五大还要过瘾

在地球南北极圈的冰雪大漠里,

时间和空间都失去意义,

跑者也成为了最勇敢的探险家。

每一公里的延伸在这里都意义非凡

最旅行

南极马拉松

关门时间:

全程马拉松6.5小时,

半程马拉松3小时10分。

对参赛者来说,首先要面对最难熬的是赛前减量周。带着激动紧张上路的跑者,要坐三四次飞机,飞上15~24小时,才能到达地球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Ushuais)。在那里,跑者还得换乘俄罗斯的科考船,在船上待上两天半,穿越地球上最凶险海域—德雷克海峡,其间,有的人会被晕船搅得生不如死—早在比赛前几天,某些人已经连走都走不稳了。

最后,还要搭乘20分钟充气舟,才能抵达南极海岸。在那里,你得换上防潮服,希望自己在赛前别湿身就好。好了,别忘了你已经身处没有wifi网络,不能实时自拍共享的信息孤岛—尽管多数跑者认为这是件好事。

基本上,从你离开安乐窝的那一刻算起,这场比赛就开始了 — 等到你越过了南极马拉松终点线的那一分钟,才算是胜利。比赛路况可以用恶劣来形容。包括没过脚踝的烂泥、冰雪、起伏不平的山丘,以及持续而使人筋疲力尽的顶风 — 风速可达到每小时32~65公里。

当你完成南极马拉松后,你会记得比赛中的每一步。这一分钟你还在泥泞的山丘上挣扎,下一分钟,你就要努力趟过溪流,甚至是小河。这绝不仅仅是惊心动魄,更重要的是跑者们都要战胜险途,突破身心的极限,完成一件对个人来说真正具有“史诗”意义的事情。

这样说来,看客们似乎都忍不住想要试一试,不是吗?其实,到南极去跑马拉松并非神话,每年的名额几乎都一票难求。每年,比赛都会吸引来自全球的探险跑者,这就像是探险跑步界的奥运会。

该比赛于每年的3月份,在南极洲边缘的乔治王岛举行(King George Island)。分为全程马拉松与半程马拉松两个组别。路线附近有中国、乌拉圭、俄罗斯与智利四个国家的南极科考站。比赛时恰逢南极的初秋,气温依然在零下10℃左右,当地盛产南极的标志性动物—企鹅,并且不怕人,因此可以在赛事过程中近距离观看这种有趣的动物。

最靠南

UVU南极冰雪马拉松与百公里

关门时间:全程马拉松10小时,

半程马拉松六小时,100公里24小时。

该赛事于每年11月份举行,包括同时举行的全程马拉松、半程马拉松(冰冻大陆半程马拉松,FrozenContinent Half Marathon)和百公里;这场比赛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为世界上最靠南的马拉松,在南极洲的联合冰川(Union Glacier)举行,与UVU北极马拉松是姐妹赛。跑者们需要花费八天时间,先抵达智利南部城市蓬塔阿雷纳斯,从那里飞到联合冰川参赛,完赛或被关门后再统一飞回蓬塔阿雷纳斯。

该赛事只属于那些勇敢的土豪。报名费高达10800欧元(包括在南极洲期间的食宿费用),此外还需自行负担从所在地到智利城市蓬塔阿雷纳斯的费用;每年最多只有七八十人参加。

2005年,UVU北极马拉松的创始人,爱尔兰长跑狂人多诺万率先独自在南极完成了一百公里跑。

极地长征

“最后的荒漠”南极100公里

关门时间:视具体路况、天气而定。

其他站赛事一般按每小时四公里的速度推算。

这是极地长征四大荒漠赛的最后一站,于每年11月举行。跑者只有完成了阿塔库玛沙漠、撒哈拉沙漠以及戈壁长征三站荒漠挑战赛后,才能报名这场比赛。

据极地长征负责人程远介绍,比赛地点之所以选在南极,而不在北极,是因为北极不是陆地,所以不能叫做desert。同时,南极大陆是公认的最冷、风力最强的地方,而且地表相对比较稳定。

这是七天六个赛段总长250公里的比赛,赛时恰逢南极的夏季,气温在-10℃〜0℃之间,对比赛影响最大的因素是大风。过去的比赛都采取一定时间内计圈数的方法,避免路线过长可能导致的风险。不论跑者还是服务团队都历尽艰辛。

许多工作人员有着丰富的极地经验,所有的跑者也都参加过极地长征早先的比赛,因此大家的理解和配合是这场比赛成功的关键。极地长征南极的比赛,晚上选手睡在游船上,白天到达不同的岛屿和大陆比赛,可谓是一趟别样的旅程。

 

最寒冷

UVU北极马拉松

关门时间:

半程马拉松七小时,

全程马拉松12小时。

该比赛始于2003年,每年4月份在气温零下数十度的北极海冰上举行。它被《Runners World》杂志称做“世界上最冷的马拉松”,也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的“地球上最靠北的马拉松”。

想参加这场“不怕死不差钱”的土豪赛,跑者需要先准备好11900欧元,相当于十万多人民币的报名费,此外还要自行负担国际旅行机票,以及专门的极地户外运动装备。

跑者们要先从自己所在的国家或地区,飞抵挪威的萨瓦尔巴特(Svalbard)。在那里,组委会将安排飞机,将跑者们送到比赛区,赛事结束后,再飞回萨瓦尔巴特。组委会会安排持枪警卫,保护参赛者免遭北极熊伤害。

除了北极熊,跑者们可能遇到的生命威胁还有冻伤,以及随时可能降临的风暴等。2005年,由于俄罗斯与法国的外交争端,比赛曾中断过一届,组委会及时向已报名的跑者退了款,或是安排他们免费参加2006年的赛事,“不差钱”又有好口碑。

国内益跑网等媒体,也曾援引BBC等外电,简要报道过英国爱丁堡的医生跑者安德鲁·穆雷(Andrew Murray)为慈善参赛并夺冠的壮举,当时,他乘坐飞机,五天内在七大洲各完成了一场马拉松。

有趣的是,UVU系列赛事的发起人,来自爱尔兰的理查德·多诺万(RichardDonovan),自己也是一位疯狂的极限长跑爱好者,完成并至今保持着五天内在七大洲各跑完一场马拉松的世界纪录,并在数场极限赛中夺得冠军。2002年,多诺万首次跑完现在的比赛线路,确立了赛事的基础。

 

最旅游

雷克雅未克马拉松

关门时间:

全程马拉松与半程马拉松同为六小时。

该比赛于每年的8月份,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

雷克雅未克马拉松已经举办了30届,每年约有1000人参加全程马拉松,2000人参加半程马拉松,此外还有众多的跑者参加10公里与体验组。赛时气温在十多度,在平整如郑开的跑道上,跑者可以领略这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北国之都”的自然与人文风貌。

当地人也将这场比赛视为年度盛会,比赛期间一系列文艺演出活动,会让外来的跑者全程无尿点,气氛十分热闹。比赛之余,跑者还可以体验地热温泉,极昼胜景,以及环冰岛旅游。

雷克雅未克位于冰岛西部法赫萨湾东南角、塞尔蒂亚纳半岛北侧,接近北极圈,是全世界最北的首都,也是冰岛最大的港口城市,西面临海,北面和东面被高山环绕,受北大西洋暖流影响,气候温和,7月份平均温度11℃,1月份-1℃,年平均气温4.3℃。地热,是冰岛独特的自然资源。雷克雅未克充分地利用了地热资源,碧海蓝天之间污染极少,环境十分优美。

 

最极限

“6633Ultra”加拿大育空地区超级马拉松

关门时间:

186公里组,72小时;

566公里组,八天整,跑者可自行决定每天的行进距离。

该比赛始于2007年,于每年3月份举行,分为186公里与566公里两项。参赛者需要全程携带自己的大多数补给(通常使用雪橇拉着补给包,只有566公里组别才有两处换装点),从育空地区的老鹰平原(Eagle Plains, Yukon)出发,完成纵贯北极圈的里程,抵达位于图克托亚克图克(Tuktoyaktuk,请将舌头捋顺再念)的终点,相邻检查站之间的距离,在37公里到180公里不等。这一赛事也被称做“世界上最冷、风最大的超级马拉松”。

参加566公里组别的报名费约为2750英镑。2013年,参加186公里赛事组的只有六人,参加566公里的也只有20人。566公里组的完成率仅为20%。

目前,该比赛566公里组别的最快纪录,依然是英国女子咪咪·安德森(Anderson, Marina“Mimi”,1959〜)在2007年创下的143小时25分。在接触跑步前,她一度患有严重的厌食症。后来,她通过跑步,发现了自己的耐力与体力天赋异禀,并在斯巴达松等极限赛事中屡创佳绩。

 

一年两赛

俄罗斯西伯利亚马拉松(亚洲北部)

关门时间:

全程马拉松5.5小时,

半程马拉松三小时。

该赛事在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州的鄂木斯克市举行。其特色是一年双赛,时间安排为一秋一冬(9月和1月)。让跑者们有机会领略短暂的金秋美景,以及严酷的漫漫寒冬(比赛时的最低气温可达-39℃,2001)。秋季比赛名为西伯利亚国际马拉松(Siberian International Marathon),冬季比赛名为西伯利亚冰雪马拉松(半程赛,Siberian IceMarathon),冰雪马拉松每年约有1000名参赛者。

其中,西伯利亚国际马拉松包括全程和10公里两个项目,西伯利亚冰雪马拉松包括半程和七公里两个项目。

 

最盛大

斯德哥尔摩马拉松

关门时间:六小时。

该比赛于每年的五六月之交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至今已经举办37届。《Runners World》将斯德哥尔摩马拉松列为世界10大马拉松赛的第六位。每年约有16000人参加,仅设全程项目。

斯德哥尔摩是一座既古老又年轻、既典雅又繁华的北欧城市。它的老城区已有七百多年历史,由于免受战争破坏而保存良好,现在依然保持着古香古色的维京文明风格。斯德哥尔摩处于北纬59°,夏季白昼极长,可目睹类似极昼的现象。同时,北欧的冰川,还造就了当地独特而美丽的地貌—峡湾。在号称北欧威尼斯的斯德哥尔摩市内,有作为诺贝尔奖颁奖地的市

政厅以及保存完好的皇宫等知名景点,同时,斯德哥尔摩周边的岛屿风光,同样令人流连忘返。

 

独特赛制

格陵兰北极圈极地马拉松

关门时间:

半程马拉松四小时,

全程马拉松七小时。

该比赛于每年10月份在丹麦的格陵举行,至今已举办十届。跑者要在-20℃的环境下在崎岖不平的冰雪与山石路上奔跑,限于接待条件与自然环境,参赛者的数量被严格限制在140人以内。该赛事每年参加的人数变动较大,多的有120多人,少的仅有40人。2013年有97人参加。比赛历时两天,包括第一天的半程马拉松与第二天的全程马拉松;与UVU北极马拉松类似,跑者们也需面对天气不可测、冻伤和北极熊的威胁。

虽然该比赛不那么“北”,但它也有一项独特的赛制安排:北极熊挑战—如果能在两天内完成半程马拉松与全程马拉松两个组别的赛事,就在半程与全程完赛奖牌的基础上,多获得一个北极熊勋章。

比起UVU马拉松,北极圈马拉松的价格显然更有吸引力,按照最贵的住宿与旅行方案,包括报名费在内,约为3600欧元。

参赛者说:地球上最冷的马拉松

 

当我们乘坐的格陵兰航空飞机真正降落到康格努斯瓦克的那一刻,我们面面相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看我们干了什么!冰川,冰盖,茫茫的白雪,除此之外的东西,寥寥无几。

作为土生土长的新西兰人,我们对格陵兰的寒冷的认知真是太过天真了。此时我们才明白,并且感到了害怕。本以为气候会和皇后镇差不多,但事实是相差甚远。

比赛前一天我们去踩线,脚下的雪地传来柔软的触感,气温-8℃。向导给我们看标识赛道的旗子,说我们需要跑在旗子的右边,不然会有掉进冰原裂缝的危险。这忠告触发了我们内心对寒冷本能的恐惧,也再次感到不可思议—我们竟然来到了这里。

我们被告知,比赛当天一早雪地摩托会经过这里,将地面的雪清理踏平。借着踩线的机会,我们确定了比赛时该穿什么衣服和鞋。向导一再提醒,比赛会在很极端的条件下进行,难跑的丘陵地形、变幻莫测的气温,还有需要密切注意的补水监控—格陵兰的空气湿度非常低。

一场暴雪肆虐了比赛前夜。黎明时分,没有太阳,没有蓝天,气温-15℃,和前日简直天差地别!

面对有生以来从未遭遇过的低温,我们这两个聪明的新西兰人口舌笨拙地问候着上帝和破冰船的发明家,一边抖抖索索将带来的衣服全部裹在了身上—上衣、裤子、袜子、手套,最外面套上一顶羊毛帽,再裹上围巾和防风衣,我们还往脚上贴了暖宝宝!

昨天一天探路下来,脚趾头冻得简直像冰原上的石头。尽管如此,依然没有语言可以形容我们起跑第一步时感受到的寒冷。但这和我们接下来在冰盖上的遭遇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穿越了一道峡谷前往冰盖,峡谷间冰风肆虐,我们在膝盖深的雪里举步维艰,雪从四面八方打着旋飞过来打在身上。当我们到达冰盖时,气温降到了-30℃,头脑都麻木了。

于是我们把围巾缠绕住脸部,然而每呼一口气都会在围巾上结成冰,我们不停地转动围巾把没结冰的部分移到前面,直到围巾整个成了个大冰环。同时太阳镜也结了一层冰,必须不断地敲打除冰。

在这样被冻成傻子的境况里,我们还得不断提醒自己—要跑在旗帜的右边!不然就消失在哪条裂缝中永远被冰封了……

身在地狱,眼睛却在天堂。蓝白剔透的冰盖美得让我们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一想到“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格陵兰岛,却做着如此疯狂的事”,我们就兴奋得难以自已。

下了冰盖后,装满了热饮的越野车等待着我们,我们使劲噘起冰冻的嘴唇,凑向热饮,这个简单的动作竟也变得艰难得可笑。我们的水壶结冰了,能量胶也结冰了。我们指尖麻木,脸颊处肯定也冻伤了,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尽力保持状态完成最后的15公里。

我们不时会停下,让这壮丽的景致和周边喧嚣的寂静沁入我们的身体,看看经过的麝牛和驯鹿。在完成这所有的一切后,这些苦痛我们都可以置之一笑了。

后来看数据才知道,我们参加的2011年比赛是10年中最冷的一次,也是环境最为恶劣的一次,只有80人到场参赛。我想,我们真的是最幸运、最疯狂也是最顽强的冒险者。

 

 

11381 0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录
微博登录

注册

切换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