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攀岩

    一个零基础的普通人 怎样叩开了阿式攀登的大门?

    电影中的登山就是这样的,危机四伏,生死只在一线间,不出点事故都不好意思说这是登山。登山者不是黑成炭,就是一脸大胡子。这是一项只适合疯子,正常人类无法理解的运动。“登山?拜托,我下辈子换个胆再说。”
    现代登山到底是什么样的?今天不说金冰镐奖,大岩壁,或者高难度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拉近距离,说说一个普通人怎样跨过心理门槛,走进登山世界。

    Alex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是北京一家高科技风险投资基金的合伙创始人。Maggie是优步中国创始团队成员,现投身互联网创业。今年6月,他们以不同于国内大多数爱好者的方式开启了登山运动的大门。

    在哪里登人生的第一座山,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有N个理由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更远,看看登山运动的摇篮——阿尔卑斯山。

    1 跟随跟随金冰镐或ENSA教练学习阿式攀登,是什么体验?

    国内的业余登山爱好者,恐怕找不到比Alex更高的起点平台。Alex的登山教练Alexis Mallon是法国国家滑雪登山学校(Ecole Nationale de Ski et d’Alpinisme,简称ENSA)的资深教官,目前担任国际交流部主管,在此之前他曾担任ENSA的登山部主管,负责高山向导的培训与考核。

    位于霞慕尼的ENSA在国际登山界享有权威性的盛誉,承担高山向导和滑雪教练的专业人士培训工作,几十年来培养了数以千计的法国和其他国家的高山向导。中国登山界当前的中流砥柱,如孙斌,康华,CMDI高山向导,西藏登山学校的一些优秀向导,都曾在ENSA受训,或者接受ENSA教官的培训。某种意义上,这里也是中国现代登山的黄埔军校。

    ENSA教官,金冰镐奖得主,跟随这样顶尖高山向导学习登山,不再遥不可及。

    2 阿尔卑斯山:登山运动的摇篮

    尽可能多的攀登是提高自身能力的唯一途径,这是攀登高手都认同的观点。而时间又是业余爱好者最欠缺的。如何能在尽短的时间最有效率的攀登呢?

    阿尔卑斯有着世界上最悠久的攀登历史,这两百多年积累了无可比拟的攀登资源和基础设施。缆车,高山旅馆遍布每个山谷之中山峰之下。

    第一天飞往欧洲,第二天休整购物添置装备,第三天,世界别的地方可能还没到山下,在阿尔卑斯已经在冰川之上开始了第一条路线的攀登。

    住上一周,每天乘坐缆车迅速到达路线起点,在一天之内完成一条长度适中的攀登路线。或者在高山旅馆住几天,每天攀爬一条路线。美味丰盛的早晚餐,舒适的住宿条件,迅速恢复体力,充分利用每一天攀登时间。

    以霞慕尼为例,攀登季节日均15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在勃朗峰山域及周边攀登。是的,没有笔误,平均每天1500名。几乎没有哪个世界级的攀登高手会在一生中错过霞慕尼,无论是美国,加拿大还是日本。各种风格和思想在这里交流碰撞,诞生了德吕峰西壁美国直上路线,大乔拉斯峰北壁日本路线,也奠定了霞慕尼全球登山之都的地位。

    所以不要问来阿尔卑斯攀登哪座山峰,这里有远远超过想象的爬不完的路线,每次在阿尔卑斯都能发现惊喜。

    3 更扎实的技术训练

    技术攀登不是职业登山高手的专属。扎实的技术可以挑战更难的路线,也可以在山上自如的活动,让身体放松,减轻疲劳,是消除恐惧心理的基础。在阿尔卑斯学习登山,从开始就摆脱对路绳的依赖,即使是两侧都是绝壁的刃脊,光滑的岩壁,都是在向导的确保下依靠自己的能力攀爬,只有个别热门山峰的部分路段会有例外。所以扎实的冰雪和岩石技术尤为重要。掌握不好这两项技术,登山无从谈起。

    没有路绳,由向导作确保,不同地形上采用各种绳索操作技术。冰川上10几米间距结组,陡峭地形上立即收为短绳组,横切的时候用岩石作天然保护点,或者用最简洁的器材做保护站确保通过,时而以running belay的方式simul climbing。如果有心,耳濡目染这些技术操作和多加询问都是学习过程。

    和向导结组攀登,意味着必须跟着向导的节奏。快速也是阿式攀登的风格,除了有限的休息,其余时间都在不间断的攀爬中。快速移动意味着减少暴露在风险中的时间,避免过长的休息可以让身体始终保持运动状态,一旦冷下来,可能会感到更加的疲劳。找到节奏,这也是为将来养成良好的攀登习惯。

    国内的爱好者说登山则言必雪山,岩石攀爬能力经常被忽视。相比之下,阿尔卑斯的向导们对攀岩更为重视。阿尔卑斯攀登的精髓就是面对复杂和变换的地形,可能随时在冰,雪,岩上切换,仅仅是考斯密克山脊的地形上,就混杂了内角,光板,烟囱等不同岩石地形。5.1x的攀岩能力并非必需,但攀岩的基本功,例如支撑,重心在双脚间移动,攀登变得更加轻松。某些情况下,岩石攀爬能力可以提供更加安全的路线选择。

    Alexis就是这样跟Alex介绍的,冰雪岩三种地形中,雪的变化最快,也最难判断。有时候无法得知雪层下方是否稳定,雪层多厚,覆盖的是不是一块岩石光板,所有这些都是风险因素。而岩石在短时间里变化很少,更易于攀登,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岩石路线才是最佳方案。有了这样的学习经历,可以知道自己的能力欠缺是什么,哪方面需要加强训练。

    攀登也包括整个攀登旅行的计划。阿尔卑斯地区攀登通常不会局限于一座山峰,而是由不同海拔和难度的路线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在这样反复上升下降,缓步提升海拔,可以了解身体是如何真正意义上完成海拔适应过程。

    有了更好的攀登技术,无论将来有8000米或者7+2这些更大的计划,心理会更有底气。因为这些大山只是海拔上提高,而技术难度将不再成为障碍,因为在攀登履历中,更险更难的阿尔卑斯路线早已打下坚实的技术基础。

    4 从第一次攀登

    理解阿式攀登的精髓

    一个合格的高山向导的职责是让客户登顶山峰并且安全返回。一个优秀的高山向导会让客户在攀登过程中技术得到长足进步。如果能通过和向导的交流,更好的了解现代登山运动的精髓,恭喜你,这样的高山向导可遇不可求。

    每次谈及金冰镐奖,或者登山家们的采访,总会强调攀登方式的重要性。宁可放弃登顶,也不在攀登方式上妥协。这种理念从何而来?在阿尔卑斯,和一位优秀的高山向导,在合理的规划下攀登一系列技术型路线,自然而然可以明白现代登山的价值观是如何形成的。

    作为登山爱好者,这样的起步经历会让你更好的规划今后的登山旅程。让登山称为生活的一部分,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不断的享受每次登山攀登带来的内心愉悦,这样的向导会在你跨入登山门槛的那一刻,用他丰富的阅历,见识和经验为你指明一条最合适的道路。

    从零基础起步的登山爱好者,第一次攀登能够对登山有全面的理解远比登顶一两座山峰重要。Alexis的建议是这样的,第一周跟着向导攀爬各种类型的山峰路线,先对现代登山有一个总体上的印象。

    在之后的攀登中,如果想往自主攀登方向发展,那么向导可以教授各种技术细节,适用场合以及各种攀登策略。同样也可以通过阿尔卑斯式商业攀登继续尝试更高难度的路线,各种北壁冰雪路线,岩石塔峰,马特洪峰,绿针锋,艾格峰,甚至三大北壁。Alexis说:“作为向导,我带客户攀登过最难的路线有大乔拉斯北壁,勃朗峰南壁Freney中央岩柱,大卡普桑Grand Capusin峰难度8a的岩石路线。”

    5 选择阿尔卑斯的其他理由

    除此以外,选择阿尔卑斯还有各种理由。

    如果你想体验登山到愉悦,但不想忍受高海拔导致的不适,甚至对大脑造成的负面影响,那么阿尔卑斯不超过5000米的海拔可以把高海拔因素的影响降至最低。

    如果你更希望享受个人空间,阿尔卑斯的标准模式就是向导加1-2人的小型队伍。

    如果工作让你无法在大山中“失联”几天一个礼拜,阿尔卑斯的基础设施可以在休息时间继续vacation-office。

    如果你对自然充满热爱,却无法忍受缺失现代文明的生活,阿尔卑斯可以让你每天往返于山野和城镇中。白天在大山中攀登,晚上则回到酒店享受美食,spa。甚至可以有家人陪同。最后一晚,以吃货自居的Maggie不断惊呼的法国大餐中为攀登之行划上完美的句号。

    如果你还想在攀登之余体验其它运动,滑翔伞,漂流,直升机巡游,阿尔卑斯都不会缺少。

    不同的向导都有各自鲜明的个性和风格,匹配度也是重要因素。Alex性格沉稳,凡事都要问个究竟,需要一个擅长理论的学者型登山教练。佳骐年轻有冲劲,同样年轻并且实力超强的Seb可以带着他以更快的节奏攀登。Maggie是懵懂着被“骗”来阿尔卑斯的,更难的路线并不是她的追求,唯一的目的就是快乐的攀登,帅是第一要素,还要贴心。

    清华才女的登山入门日记:说走就走,享受攀登之美

    Maggie谈婧的阿尔卑斯登山之行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甚至飞机上还在问Alex:“我们这是去哪儿?”

    毕业于清华金融系的才女Maggie从优步中国创始团队,运营战略联席主管的职位辞职投身互联网创业,一边著书回顾一边奋力探索共享经济新的商业模式,感到迫切需要个假期彻底从繁重到工作中短时间解放出来,放松一下身心。于是被Alex和佳骐“诱拐”到了霞慕尼。

    日内瓦机场看到的Maggie就是个活泼的小女生,在她身上看不到女强人的影子。比起Alex,Maggie的零基础更加彻底,她甚至从来没想过登山是什么样。平日在健身房做点普通的锻炼,没有为此次登山特意作专项准备,甚至体能储备算不上充分,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踏上了登山之路。

    霞慕尼是现代登山运动发源地,世界登山之都。但这里并非是高手专属,也为初学者和爱好者们提供了便捷的入门途径。如果计划合理,你只需付出一点点勇气,跨过心理门槛,享受攀登之美。

    山谷中远望的山峰变得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数百米甚至上千米高的岩壁形成巨大的压迫感,深邃的冰川裂缝像是随时将人吞没。和徒步相比,登山可以更真切的近距离感受自然,它的壮美,宏大甚至无情。这种感觉,只有投身登山才能体会。

    勇气在任何民族和文化都是一种美德,它既是与生俱来的,也可以通过训练培养。勇气生于危险和恐惧之中,没有危险勇气无从谈起。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对自身心理依旧保持强大的控制,以冷静理智的方式渡过危险。理智是打开勇气的正确方式,有勇无谋只是鲁莽的别称,勇气的宝贵不仅在不怯于危险,更是在危险中确保自己不影响头脑正常运转。

    Alex和佳骐这一天将沿不同的路线攀登这座山峰,最后我们将在峰顶会师。很快太阳从朝霞中升起,流连于这番美景的Maggie不顾Jon的催促,不时停下拍照。

    在垭口下有一段陡雪坡,欧洲人的大长腿踩出了一个接一个大台阶,相对他们的体型,娇小的Maggie费力得多,大腿肌肉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坚持着,终于翻过这段雪坡,从阴影走进向阳面,一切豁然开朗。广袤的Trient冰川,映衬着背后的大孔邦山(Grand Combin),马特洪等阿尔卑斯群峰。攀过最后一段岩石,终于登顶图尔尖峰(Aiguille du Tour)了。远处的云海满满升腾成眼前的雾气,身后的山峰其中微微探出尖顶,有如仙山,美得有点不真实。很快Alex和佳骐两组也登顶了,山顶大团圆。

    登山是什么样的,它既不神秘也不可怕,所需要的无非是坚持日常体育锻炼和一点点勇气与自信。

    登山是一个开阔眼界的过程,没有平日因为距离感造成的缩放效果,它让你看到自然与人的真实对比。它培养的是敢于挑战的勇气,更重要的是,当情绪和理智对抗的时候,学会怎么让理智始终占据头脑指挥身体。登山不仅激发自己的潜能,还让你找到挖掘潜能的动力。获得快乐的途径有很多种,付出努力与坚持而获取的成就感是最不容易褪色的。当人老去的时候,这样的快乐始终是人生经历的闪光点。

    ALEX:零基础体验阿式攀登,遥不可及吗?

    为期七天的攀登结束了。Alex从第一次穿冰爪开始,在向导的确保下,全程没有路绳,最终攀登了4条颇具暴露感的路线,难度达到AD。Alexis对Alex评价很高,聪明,善问,乐于听取意见,学习很快。这都为明年攀登诸如摩迪峰(Mont Maudit)的Kuffner山脊路线,比奥纳塞针峰(Aiguille de Bionnassay)-勃朗峰连登,或者马特洪峰这些更加艰难的攀登提供了可能性。

    更远的将来?更有挑战性的?我们的合作向导雅尼克在刚过去到元旦期间与一位客户攀登了艾格北壁。另一位合作向导梅纳迪耶今年则计划和一位客户前往尼泊尔开辟一条6000米山峰的技术型新路线。这是阿尔卑斯式商业攀登之路。

    在以海拔高度导向为主流的中国商业攀登圈,这是种新的尝试。有些爱好者把阿式技术攀登看得遥不可及,但如果从起步就接受阿式攀登的正规培训,会是什么样的成长经历?

    用Alexis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攀登是生活的浓缩,我们需要一个目标,但追求目标的过程才是最宝贵的人生经历。攀登也是一种过程的享受,这样的热爱是有生命力的。

    如果把登山的追求简化成某个海拔数字,那么站在这个高度的时候,也许就是失去前行方向的一刻。

    阿式攀登并非在高难度中炫技或者是在高风险中寻找刺激,它是为了把攀登从不惜一切代价登顶的简单粗暴中解脱出来,在更为优雅的方式中寻找攀登的本源,与难度无关,与风险也无关。攀登本身就已经带来足够的乐趣,登顶只是为这个过程划上圆满的句号。每年金冰镐奖的初衷,也是为了传达代表登山界的这样一种价值观。享受阿式攀登,就是享受自身能力的提高过程。

    为更好理解,简单介绍阿尔卑斯难度

    难度一共分为了7个级别,根据法语缩写,分别是

     

    F

    facile ,容易

    较为直接的冰川冰雪路线,坡度比较平缓。

    实例:布莱特洪峰主峰常规路线,Breithorn/Normal route

     

    PD

    peu difficile,略难

    冰雪角度可能达到45度,冰川状况更加复杂,需要岩石简单攀爬。

    实例:勃朗峰古特路线,Mont Blanc/Gouter route

     

    AD

    assez difficile,较难

    冰雪可能达到45~65度,岩石攀爬不持续的达3以上(法国标准,下同),有需要确保的攀登路段,以及较多无需确保,但是暴露感比较强的岩石路段。

    实例:巨人齿峰西南壁常规路线,Dent du Geant/SW Face normal route

    实例:马特洪峰东北Hoernli山脊常规路线,Matterhon/Hoernli ridge normal route

     

    D

    difficile,难

    岩石难度可能达到4a~5a,冰雪部分可能达50~70度。技术难度比较持续。

    实例:勃朗峰东壁Brenva Spur(AD+~D),Mont Blanc/Brenva Spur

    实例:勃朗峰南壁Innominata山脊(D~D+),Mont Blanc/Innominata ridge

     

    TD

    très difficile,很难

    冰雪持续在65~80度,岩石难度4c~5c。经常有连续较长路段的困难攀登。暴露在客观风险之下(落石,雪崩等)

    实例:马特洪峰北壁施密特路线,Matterhorn/north face Schmid route

     

    ED1/2/3/4

    extrêmement difficile ,极难

    大段垂直的冰壁,岩石难度6a~7b。

    ED1实例:勃朗峰普特雷山脊完整路线,Mont Blanc/Peuterey ridge integral

    ED2实例:艾格北壁海克马耶路线,Eiger/north face Heckmair route

    ED3实例:小德吕峰西壁美国直上路线,petit Dru/west face American Direttissima

     

    ABO

    Abominablement difficile,恐怖的难

    比ED级别更难。通常比较少见。

    实例:艾格北壁捷克直上路线,Eiger/north face Czech Direttissima

    从F到TD可以通过增加-+更细化难度,ED则通过1-4细化。ABO则不再细分。

     

    1
    9839 0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