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极限

    探洞一姐刘佳 她深入地下 另一个星球进行迷失艺术

    AI背包客AI背包客 2017-3-29

    相比徒步、攀登、滑雪等户外运动,在中国,洞穴探险是一个更为小众的户外运动。没有明确的目标,置身于感官消失的极致黑暗中,寂静到只能听到嗡嗡耳鸣的诡异,等待你的永远是微弱的明亮和更多未知的黑暗。

    探索一个未知的地下世界,探洞一姐“葱爷”

    10年前,她偶然参与了洞穴探险后,就对这项运动痴迷不已,这些年来估计已探洞上百个。“吸引我的除了洞穴那未知的环境外,还有探洞时团队协作的默契。”她说。如今的刘佳,业界现在都称她为‘葱爷’,还是国内最大户外旅游论坛的版主,更是中国洞穴探险女1号。

    2007年12月15日,刘佳一行携带了500多米长的绳子第二次来到万丈坑。为避免落石危险,这次选择了另外一处下降。杨志用冲击钻打锚点后,其余队员再陆续下降。整个万丈坑呈漏斗形,刘佳下到200多米处的一个小平台上,只见洞壁上的两块大石头形成了一道狭缝,她小心地爬上一块石头,连接了三根扁带套,在石头上做了个保护点,再把自己挂在扁带上。往下看不到底,周围没有石头可以试深浅,刘佳只好把随身带的一瓶饮料喝完扔下去,结果居然还有至少50米高。

    接到队长继续下的命令后,刘佳在穿越石缝时,只能塞进一条腿,另一条腿只能在悬崖边晃着。这时,刘佳的身体突然感觉不适,无法继续下可怎么办?她把下降器解开,双手紧紧抱住冰冷的石头,任凭头上石钟乳的滴水把衣服全部弄湿也丝毫不敢动弹。刘佳在石缝中被水淋了1个多小时,腿已经麻木得没有感觉,湿透的衣服冷得她直打哆嗦。这时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和恐惧。过了不知多久,刘佳才被人从石缝中拽出,随后返回了坑口。这次他们探洞的深度已达360米。

    当你的视野只能局限在眼前头灯照亮的一小块区域时,你就被迫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任务上。其他任何东西都不重要了,只有下一步、下一个动作才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探洞的魅力。

    在2007至2009年间,刘佳所在的重庆洞穴探险队,对重庆涪陵区的万丈坑进行了历时三年共4次的探测。测得其垂直深度为841米,跻身中国竖洞深度第二位,且是中国竖洞深度前5位中唯一一个完全由中国人自己探出来的竖洞,打破中国竖洞前几名多年来以被外国人主导探测的历史。

    2016年,他们再次启程,以全华班的中国队伍,4名探洞队员,1名安全保障队员,19个包裹,从上午10:00入洞,到凌晨2:00出洞,一天之内完成布绳以及运输物资。平均每人每次负重50斤左右,单人单绳垂直上升和下降400米。花费四天3夜的时间,最终探明支洞与主洞相通,并发现大量贝壳、无脊椎类海生物化石等。

    深入地心,重庆的喀斯特美在地下

    自由是心与身的契合,是孑然独立,不依附,不恐惧。探洞已成为刘佳生命中最需要的理由,是成就梦想的最必要条件。“我随时都在准备投身于这个充满诱惑和男性化的游戏中去,想象着置身于冰冷岩石中,从容不迫地去拥抱地层之下的黑暗,亲身体会其中难以预料和惊险刺激的感觉,应该算是一种享受吧!”

    经历了连续4天3夜的黑暗环境,刘佳和队员们安全地完成了万丈坑800米探测的往返,还欣喜地发现大量爬行动物与海洋生物同在一个岩层的证据。

    令人不解的是,爬行动物在2亿年左右才开始出现,它怎么会与三四亿年前的海洋生物在同一个岩层?刘佳的不懈探索,也成功的打开了另一个需要发掘的梦想世界。

    “保持你的好奇心,永远不要停止对新想法的追求,在更困难的环境中去发现自己的新极限。”

    专访葱爷:在另一个星球进行迷失艺术

    编: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探险的?

    葱爷:我从2004年的元旦开始第一次探洞。户外经历则是从2003年国庆神龙架无人区徒步开始的。在神龙架徒步的时候,一起行走的一位姐姐告诉我最刺激的运动莫过于洞穴探险,这就为我2004年元旦去探洞埋下了好奇的种子。

    编:谈谈你探洞经历中垂直最深和水平最长的一次。

    葱爷:垂直最深的洞穴是重庆涪陵的万丈坑,深达841米,我们队历经三年四次才把它探测完毕。探过的水平最长的洞穴是广西巴马的江州地下长廊洞系,今年春节我去凤山看望我的法国探洞老师让·塔兹,在他的带领下完成了地下长廊2个洞穴口的穿越,大约有10公里。

    编:在洞穴中是否经历了很多危险?

    葱爷:我在重庆涪陵万丈坑里先被落石砸伤手臂,然后在坑中一个竖洞上升时,安全带的连接半圆锁锁门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探洞服完全蹭开,导致安全带的右边扣环从半圆锁中脱出,当时我整个身体向右倾斜,仅靠半圆锁的左半边挂着,稍不注意左半边也会脱出,那么我就会直接坠落洞底,后果不堪设想。幸好我经验还算丰富,冷静下来,解除了这个危险。

    编:你为什么喜爱探洞呢?

    葱爷:这项运动弥补了我在城市中所迷失的东西:挑战、队友情谊和责任感。比起其他地方,探洞更像是在另一个星球进行的迷失艺术,跨越狭窄的洞道找寻回头路同样是游戏的一部分。危险使得这项运动有了严肃的目的,而这恰恰是平凡生活所缺少的。这样的探险也让内心成长,突破自己的极限,到达那些你本来到不了的地方,然后再回到生活中来,于是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0
    9758 1

    相关文章

    1条评论

    • 春天里
      春天里   回复

      江油的佛爷洞里有个洞不晓得有好深,三十年前去过,扔了块石头下去没听到声音/呲牙不知刘佳去探过没/呲牙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