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极限

    在黑暗中寻找幸福的感觉 他竟然把妻子也带进了洞里

    AI背包客AI背包客 2017-3-28

    生活中沉静内敛,随遇而安。却在户外探险,勇往直前。

    这人就是罗佳。他说,在黑暗、幽闭的洞穴中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步会看见什么,会发现什么,能满足你无限的想象,不断探索的欲望。“我喜欢这种感觉。”

    内敛商人爱上勇敢者游戏

    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外表随和谦逊。听到别人夸赞,会面露羞涩。33岁的罗佳看起来文气十足。

    23岁从西南交大毕业后,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的罗佳,没有像大多数同学一样,成了工程师。而是反其道,成了主做机械外贸的商人。

    生活中的罗佳,自称循规蹈矩。不敢开快车,随遇而安。

    但是一到了户外,整个人的性情就变了。“喜欢攀岩,越野,探洞,喜欢冒险和刺激。”探洞这项户外运动,从2004年第一次结识,到今年已经整整十年。

    第一次去探洞,罗佳是被一个前辈带着去的。“那个山洞在峨眉。是个横洞。”罗佳回忆,山洞的空间非常小,仅容下一个人身体的位置。当时他和同伴是爬着进去的。各自带着装备,循着头灯打出的一束微弱的光。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就那么向着黑暗一往直前。行至途中,峰回路转,一大片开阔的空地突然间呈现在眼前,会有种别有洞天的震撼感。“那种探索未知的刺激感,让我深深地受到了触动。”罗佳说。自此,自己就深深迷上了这项运动。如今,当年罗佳“玩票”的行为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去年整个冬天,每周都要去一次。”

    布绳开道探洞的拓荒者

    作为被公认是最具危险性和挑战性的5种运动:深海潜水、漂流运动、登山运动、洞穴潜水和洞穴探测。从事这类探险运动的人是那些被称为“探险家”中的最勇敢者。四川从事探洞的并不多。跟罗佳志同道合的群体大约有20人。主要以男性为主。

    如今,作为资深的探洞爱好者,罗佳很受信任。“佳哥经验丰富,野外探洞时,对安全要求非常高。我们都信赖他。所以愿意跟着他混。”同伴老客说。

    每一次探洞,就是一次冒险。探洞前,基本装备必须要带足,照明用具,食品,饮用水,绳索和防护用品。罗佳说,因洞内许多地方非常狭窄,常常要爬行通过,所以还要带上护膝、护肘、手套和头盔。头盔不仅可以防止钻洞时碰头,而且可以防止被意外坠落的碎石砸伤。所以有时探洞,个人装备负重就高达20斤。

    作为资深探洞者,同时也是队伍的“领头羊”,罗佳对于准备工作的安全系数要求非常高。下去之前,自查和相互检查设备的安全状况。

    洞穴中竖井从几米深到几百米深。在下去之前,要先布绳,打通一个进洞的大动脉。很多竖井都是蜂窝状,所以还要用电锤布置锚点。作为团队的骨干人物,罗佳经常充当那个拓荒者。

    这个工作看似简单,外行却很难看出门道。“哪里可以凿点,哪些岩层比较脆弱。专业人士通过敲打,聆听声音,加以辨别。”罗佳说,这都是多年野外探测积累下的经验。刚入行的新人一般很难把控。

    “锚点选择不好,受力后,岩石发生垮塌,整个团队都会命悬一线。”这个角色举足轻重。

    石头砸落他差点命丧井中

    “当所有人悬在这一根绳子上,任何一个人,一个细节,一个动作出现纰漏,都会影响其他人的安危。”在罗佳看来,探洞更是一个团队工作。牵一发动全身。他打趣道,在探洞时,让自己死很难,但是让别人死却是轻而易举。一不小心踩下一块石头,很可能害死下面的同伴。

    在探洞的实战中,锚点脱落,落石,迷路,灌水是罗佳他们最害怕的四种情况。今年清明节在江油的一次探洞,队里唯一一名女队员就遭遇了命悬一刻。她试图寻找一条新路,在必须要通过狭窄通道时,不小心把堆积的乱石踩落了,把自己堵在了竖井里,“幸亏其他队友救援及时,她才获救。”罗佳说,在探洞时,有种说法叫“悬吊综合症”,如果自己在悬吊中发生了昏迷,救援时间只有15分钟,否则必死无疑。事后,这位同伴在微信里写道,感谢老天,再一次放过我。

    罗佳也受过伤。一次飞石落下,砸到了头盔上。“头盔砸破了。要是距离再远一点,石头重力加速度,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一次受伤是在峨眉。在徒手攀爬下降的过程中,罗佳因为一时大意,脚底踩空,只身摔下5米深的竖井里。“后脑勺和背部先着地,幸亏背包保护了脊椎。”他说,不过最后休息了三个月。

    危险游戏 26岁以下者勿入

    探洞,不是意气用事。必须要有备而来。现在新人入队,最起码要接受三天的SRT(单绳技术)培训。在团队里三人以上认可其技术,才能允许其加入。

    由于探洞是进入一个黑暗的未知世界,因此,探洞者还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欧美的洞穴探察队伍中,常有随队的精神病学者作为探洞者的一员,以判断探洞者的精神状态是否正常。

    “不像爬山,攀岩等其他运动。探洞不那么看中体力。在黑暗而超静的地下环境,以及艰难的洞穴探测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如果心态不好,不仅影响团队的心态,碰到迷路,很难脱困。”

    老客就曾经迷路过。那是2013年,和罗佳一起去江油探洞。一般来说,洞穴由狭窄的通道和宽敞的“大厅”组成。大厅往往是几条通道相会的地方,且乱石密布。从通道进“大厅”容易,从“大厅”找通道口难。

    老客就是在找通道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

    “迷路后,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停下来。稳定情绪,不能慌。”罗佳说,在队友无法到达之前,最好的办法是原地等待。

    老客算是比较有经验的队员,从迷路的地方开始做路标,然后一个方向一个方向地去尝试。

    在自己摸索了一个多小时后,罗佳通过对讲机联系上了他。并告诉他退到以前来到的地方,最终才得以和大部队会合。

    所以,目前在探洞团队里,有个奇怪的现象,那些年纪大,有阅历的人比较受欢迎。年轻人并不那么吃香。罗佳说,考虑到年轻人心态不成熟,在我们队里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26岁以下勿入。切忌在岩石上做路标,画箭头。洞穴是珍贵的资源。

    为了安全从来不去水洞

    从2004年到现在,罗佳已经去过大大小小的洞穴多达几十个。一般去一次,要两三天。“比较复杂的洞穴,一天时间肯定不够。有时候要夜宿在洞底。”

    所以,每次出去,他们都要带上睡袋,足够的食物。“食物最好是那种轻便易携的压缩食物。以减轻负重。”

    洞底潮气很大,晚上睡觉必须和衣而睡。选择睡觉的地方也很有讲究。罗佳说,第一考量,必须要安全。选择洞穴稳定的地方,以免岩层松动,发生塌方。

    很多人第一次睡在洞底,彻夜难眠。现在罗佳已经非常适应。和洞底千年前的物种同眠,就像睡在自家床上。

    目前的探洞一般可以分为两种:水洞探险和干洞探险。水洞的探险指洞内有常年地下水流的岩溶洞穴。干洞是脱离了自由水面的化石洞,发育在地势较高的地方,发育的历史较长,洞内往往被各种多彩多姿的钟乳石所装饰。

    罗佳说,他们从来不去需要潜水的水洞。太危险。团队里只有一位队员可以洞穴潜水。国内能熟悉这项技能的人数也寥寥。

    “洞底的环境是幽闭,全封闭的。在那里,潜水很容易出现安全事故。”罗佳说,他们喜欢这项运动的挑战性,但是,绝对不轻易挑战生命的安全底线。

    享受过程一次次向未知和黑暗发起挑战

    最近一次探洞的经历,让罗佳的妻子很后怕。在刚刚过去的清明节,罗佳和队友去了北川和江油交界的药王谷附近的一个洞穴。

    去的路上,这个地方刚刚发生了一次地震。这个洞穴他们之前去过一次。自认为对里面的环境很熟。在刚刚下井没多久,罗佳就发现,道路全被封死了。

    “要是早去一会儿,他们就永远出不来了。”妻子如今讲起来还心惊肉跳。

    探洞十年,虽然遇到过危险,罗佳对它的爱有增无减。“谁也无法预料前面是什么。只有靠勇气和胆识,抹黑往前走。”他将之视为,就像俄罗斯的轮盘赌一样的赌博游戏。左轮手枪的那颗子弹究竟何时能发射出去。谁也不知道。

    妻子很不了解,认为“这是在玩命。”为了说服妻子,他曾带着她去了一次。

    “刚到漏斗区,还没到竖井,她就怕了。”罗佳说,妻子最终半途而废。至今两人都相互说服不了对方。妻子只能暗自替他担心。

    在探洞过程中,罗佳曾和同伴在山洞里发现过晶莹剔透、绚丽奇特石笋、钟乳石。还发现过骷髅,正在腐烂中的尸体,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以及一座他们判定为新石器时代的洞穴。

    依据就是,在距离这个山洞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曾有一座公开发掘的同一时代的洞穴。里面的陈设高度雷同。不过,他们的发现尚未经过权威部门认证。

    罗佳说,自己最享受的是在探索本身。不过在向未知和黑暗发起挑战的过程中,罗佳每每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当你穿过逼仄的山间缝隙,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足有10个足球场大的空地闪到眼前,那种惊喜感,无法描述。”

    这个时候,唯有,关上随身带的头灯,静静享受。

     

     

    0
    9567 1

    相关文章

    1条评论

    • 春天里
      春天里   回复

      江油周边的山洞太多了,只去过三个,都不敢走多远,阴深深的/难过(胆小/呲牙)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