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攀岩

    昆布冰川为何如此危险?

    徒步中国徒步中国 2017-4-23

    萨加玛塔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域就是EBC营地,而在营地最直观的印象除了喜马拉雅山脉众多高耸的雪山之外,当属脚下真真实实踩着的昆布冰川。这条壮丽而又危机四伏的冰川被国人称为“恐怖冰川”。在我来之前,便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过南坡攀登的难点,其中大多数文章都将最危险的地方标注在海拔5400-5900米的昆布冰川,而不是8000米左右的“死亡地带”。

    在珠穆朗玛峰所有部分中,昆布冰川获得了【最危险】的称号。 那它为什么这么危险? 它值得这个【称呼】吗? 登山者又可以做些什么来降低危险?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融化的冰河

    一切的源头都始于在这条从洛子峰面7600米处开始的长17公里的冰河,而昆布冰川恰好处于海拔5270m珠穆朗玛峰营地和5943m的1号营地之间。

    一旦它离开洛子峰,大约2英里后,冰河迅速下降创造了近5公里长的冰川。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EBC)周围,冰川形成一个急剧的南部弯曲,并继续延续9.6公里到4,900米处。冰川的宽度从800米到500米不等。

    和所有的冰川一样,昆布冰河的中心会移动,每天高达3'/ 1m。而由于摩擦对岩壁的影响,边缘处几乎不移动。 由于与地球的摩擦,冰川的顶部移动得比底部快。 正是这种动态的快速和缓慢的移动产生了陡峭而且深不见底的冰裂缝,一些超过45米深,而高耸的冰柱甚至有9米高。

     

    融化

    根据加德满都山区研究所,ICIMOD,昆布冰川正在融化,但因为处于高海拔区域,融化速度并没有像许多其他冰川一样快。它是地球上最高的冰川。据估计,在60年代和2001年之间,每年融缩长度约0m,并缩小约940m。

    冰川在长度上缩小了了2-15m。珠峰大本营的海拔也由于冰川融化有所降低。

    1953年希拉里和丹增攀登珠峰时,大本营海拔约5320m; 今天是 5280m。

    在1962年和2002年之间,冰川约为每年 39厘米的速度,减少了17米的厚度。

    长期在珠穆朗玛峰进行登山活动的罗塞尔在我最近与他的采访中评论说,这种融化可能对登山者来说更安全。但他补充说,西部Cwm可能有一天会成为南坡路线的主要障碍:

    “从珠穆朗玛峰上部拍摄的照片看来,BC和C1之间的冰瀑布实际上变得更容易,可以说更安全了。也似乎冰河上方的几个悬挂冰川现在向后倾斜了一点,冰川活动似乎也没有像我们在2012年经历的那样频繁,这也可以由在这个海拔出现的异常高温解释。”

    然而,在我看来,C1和C2之间的裂缝越来越深,也更长,这导致攀登者不得不行走更长的距离,因为他们需要走“之字形”来通过这些裂缝,这也导致一些较长的梯子跨越非常深的裂缝。我们将在C1和C2之间,比以前需要更多的梯子,甚至在洛子峰的底部也是。

    第一次冰川攀登

    20世纪20年代初,当乔治·马洛里试图寻找一条攀登珠穆朗玛峰路线时,他看到了昆布冰川,说它是“非常陡峭和破碎(terribly steep and broken)...从西藏边登山更容易,于是就将路线移到了西藏。

    直到1950年,查理·休斯顿和比尔·蒂尔曼带领英国侦察队寻找一条可以通过尼泊尔昆布冰川的路线后,这条路才被认为是可行的。

    1951年,埃里克·希普顿(Eric Shipton)领导的另一支英国探险队攀登了冰川,但由于非常宽的冰裂缝停在了离最高点不远处。为了穿越裂缝,早期探险队在梯子用完后会长树干放在冰裂缝之上来通行。

    1952年,一个瑞士团队在克服了这个障碍,他们攀登裂缝并穿过一个危险的雪桥。他们使用今天的东南山脊线路达到8500米处,但没能登顶。 当然,约翰·亨特的1953年英国登山探险对,使用同一的路线成功登顶。

    潜藏的危险

    冰川中存在的多重危险已经夺走了很多生命。

    我使用喜马拉雅数据库来分析5400m和940m之间的非疾病死亡。这正式昆布冰川。在195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一方,冰川死亡总人数为44人,占176人总死亡人数的25%。

     

    44人死亡的原因是:

    陷入裂缝:6死亡或14%

    冰川截面掉落:9死亡或21%

    冰川上部雪崩:29死亡或66%

    在我列举具体死亡来帮助他人时,我向经历了这些悲剧事件的所有家人,朋友和登山者表示慰问。

     

    冰川路线

     

    冰川到2号营地的路线是由一个叫冰川医生的夏尔巴团队建造和维护。在2014年的悲剧后,他们尝试改变了通过昆布冰川的路线。

    右边为2015年昆布冰川新路线

     

    冰川安全

     

    有了以上所有这些历史,你在攀登冰川时该如何保护自己?

     

    对于外国人,可能需要花上6个小时攀爬到才能到达一号营地。

    一旦他们完全适应,那时间可以减半,但大多数人还需要四到五个小时。

    这意味着离开大本营的时间不能晚于上午6:00。但是,大多数登山队会在凌晨4:00之前都会“上冰”。

     

    而夏尔巴协作们会在凌晨1:00或2:00离开大本营,因为他们需要往返。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一个往返和外国人一次单向通过冰川所用的时间是一样的。

     

    技能审查

     

    大多数登山队在进入昆布冰川之前需要几天时间来审查基本技能。 夏尔巴协作将计划一个短的路线,在此期间学习在梯子上行走。虽然对于已经身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任何人来说,练习基本技能貌似有点奇怪,但学习更灵活的使用装备和在脑海里过这个过程可以磨练每个人的技能,也是利用时间的好方式。

     

    安全习惯

     

    这些是登山者用来保护自己的最常见的预防措施:

     

    千万不要在太阳接触冰面,因为加热并引起移到时站在冰面上

    始终保持连接固定绳索,包括在梯子上

    不要在冰川中的任何地方停留超过几分钟

    在保证每一步安全的情况下,走的越快越好

    为走的更快的登山让路;

     

    但即使这些步骤也不能防止意外发生。

    太阳照射冰面的时间有可能会因为天气或其它原因提前。另外,将固定绳索连接到冰上的冰螺钉将因为冰面熔化而不在安全,所以最好的策略是快速行进,有自信,有丰富的经验会很大成都上帮助你。

     

    避免这一切?

     

    有一小群“向导”喜欢使用尼泊尔南坡路线出现的任何死亡来促进他们从西藏边攀登的业务。有些甚至称南坡路线登山服务提供者“不道德", 称他们使客户和工作人员的生命陷入风险。从他们这个角度来看,处理冰川的最好方法是避免它,并从中国边登?

     

    根据喜马拉雅数据库,从1924年至2016年6月,282名人(168名西方人和114名夏尔巴人)在珠穆朗玛峰上死亡。

    截至2016年6月,尼泊尔方路线登顶人数4,863个,176人死亡。而西藏登顶人数为2,783人,106人死亡。所以仔细查看事实,无论从任何一方攀登,你的机会是大致相同。

     

    从北坡攀登是有优势,主要是登山者数量较少。但也因为当地政策和严酷的冷风存在一定风险。

     

    但如果你想要100%的保证来降低昆布冰川的风险,那就避免它。 但是要知道,任何山峰都有风险,这是攀登的一部分。

    叙述:进入昆布冰川的第一步

     

    最后,真正爬上昆布冰川是什么样的? 我在几年前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以下叙述,但根据我去年的经验,今天这文章依然有效。

     

    焦虑

    你将的闹钟设置为凌晨3:30,其实你知道这并没有必要,因为你已经醒了快两个小时。在晚餐时,领队宣布第一次攀登冰川是今天。 瞬间,你的焦虑水平急速增长。

     

    昆布冰川, 你已经了看到这么多的照片,视频,研究了从卡拉帕塔,一号营地,Pumori和你的营地帐篷等所有细节,但现在这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打开你的头灯,将自己放进真正的攀登装。这是这段探险的正中间,但你仍然需要温暖的衣服,手套,靴子,冰爪,线束,上升器,牛尾,冰斧 - 和攀登。3人的帐篷刚来时看起来如此大,现在却看起来像一个衣柜。

     

    帐篷门,你把你的靴子拉进帐篷,骂自己怎么那么没有远见没把鞋子放进里面,所以它们不会冻结。现在你会付出代价-与你的靴子的十分钟的紧密战斗 。

     

    最后,穿好登山装,你在你的帐篷外面被一根线绊倒,呢喃着“妈的,我要爬珠穆朗玛峰?”凌晨,站在寒冷,清脆的风中,你停下来,环顾四周,看到你的队友执行者如同马戏团的行为。

     

    看向冰川那边,你看到头灯的亮光,嗯,有人已经在那里了。可能是携带物资到二号营地的夏尔巴人。你听到炉灶的低嘶声,因为厨师正在做早餐。

     

    这儿很冷,但你不觉得冷。看着你的黄色8000米靴子,与白色雪地的鲜明对比,脸上会跑上一股笑容,你即将进入昆布冰川。

     

    夏尔巴协作们挤进厨师帐篷,吃着无法辨认的大米,牛奶和糖的混合物。他们用”饿了肚子好多天的少年“那种热情在吃。

     

    你走过来,进入餐厅,看到厨师已经做好烤面包和为每个登山者煮鸡蛋。你把一些果酱撒在你的烤面包上,盯着鸡蛋。一个队友给你递了一杯咖啡。

     

    出发

     

    没有一点警告,协作进入帐篷呼唤你的名字。你迅速站起来,跟随你的个人夏尔巴协作。他在路径似迷宫的大本营用轻快的步伐通行。打开你的头灯,你紧跟着,却仍然不确定往哪里走,冰爪的顶部是你的目的地。

     

    跟着你像轻量级拳击手精巧的夏尔巴协作,你很快就到达大本营的周边,走到冰川上一个平坦的部分。几天前你在这里检查装备,进行小训练,但这次是真的。

     

    路线变得迂回,上下小冰山,跨过小段流水,在池塘周围跳跃。小心不要让你的靴子湿了,你采取大步跨越,而似乎你的向导是从上面飘过去...

     

    纠结

     

    进入冰川的前几步很陡峭。

    “谁会在一个超过了30英尺的冰块上设置路线?”你对自己说。你的呼吸开始变得正常。协作的头灯看起来像一个搜索灯,不向前看,但侧身使用眼睛观看,看你是否保持同样的速度。他慢了一点。

     

    到达固定线的开始,你将挂钩连接到一件附着在你的安全带上,并锁上,这个动作将在未来几个星期重复几百,甚至几千次。看到更多的人前面,你默默地在心里许愿,希望他们会让你的”超级夏尔巴“速度慢下来一点。

     

    稳步移动,你在冰川中慢慢高度。早上的时候很冷,而且是黑暗的 ; 今晚没有月亮。也许冲顶那晚会?夏尔巴人经常说满月是一个吉祥的标志。头灯照亮前方,但指引路线的还有你前面的登山者,和薄的白色尼龙线 ; 这是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你会知道的另一件事。

     

    很快行进停止了。实际上,停下的只是你和你的协作,因为他对缓慢的登山者没有耐心,他超过了他们,并拉你一起行进。当你努力呼吸时,你知道这是好的迹象,因为他会帮助你登顶,不让任何人,或任何事减慢你,阻止你。

     

    梯子

     

    抬头看过去,新兴的阳光好像突然停止。原因: 一个梯子,梯子?一个梯子!突然你的心和头脑变得集中,没有更多的空闲的想法,没有更多的抱怨,没有更多的呼吸。你盯着一条横跨裂缝的梯子。借着黎明的光,你看不到它的深度。

     

    将自己与安全绳扣好,协作先走。他爬上第一个梯子,然后第二个,没有这么多的暂停,他走过去了并站在那里盯着你。你几乎可以听到他深深的貌似约翰·韦恩的声音“好吧孩子,我已经告诉你怎么做了,现在该你了。

     

    你倾斜并抓住左边的安全绳,将安全带与绳上连上,你感到安全。然后右边 ; 现在更安全了。移动你的右脚从雪地离开抬上来,Click! 金属的碰撞为你提供反馈,你的左脚跟随,Click! 你在梯子上。现在移动双脚。

     

    呼吸

     

    双手在安全绳上紧握即使穿过厚厚的手套也能感受到。你的右脚在向前移动,脚不要离梯子太高。你突然决定一格一格的走,而不是像你的协作两个或三个一起跨,还好,你的前线已成功着陆。

     

    你感觉很好,为你在梯子上的稳固步骤感到自豪,但然后一切都改变。感觉恐慌,你感觉到什么东西是不对的。你停下来,你的右脚在前,左脚无法移步...你向前看着你的协作,然后有一件事会发生- 呼吸。

     

    深呼吸,欢迎来到昆布冰川!

    本文资源来自:alanarnette.com

    编译:小迪

     

    0
    10358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