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户外运动频道

户外知识

首页 » 户外知识 » 专访|攀登界一姐Lynn Hill:最让我恼火的是 攀岩界也存在性别歧视

专访|攀登界一姐Lynn Hill:最让我恼火的是 攀岩界也存在性别歧视

15509 1 0

对于Lynn Hill,根本无需介绍大家也知道——作为一名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的自由攀登的先锋者,Lynn被视作是历史上,无论男性或是女性之中,最为出色的攀岩者之一。1993年,自由首攀El Capitan峰The Nose线路,一年之后又完成同一路线的一日内攀爬,十多年后,依然无人打破她的自由攀登记录。

Lynn Hill:攀岩传奇;照片提供:Bob Carmichael

除去她在大型岩壁上取得的成就,Lynn也是历史上最为成功的赛事攀岩者之一,赢得超过30个国际赛事冠军头衔,并与当时部分最为顶尖的女性攀登者同场竞技,其中包括Catherine Destivelle及Robyn Erbesfield。同时,她还是世界顶级户外奢侈品牌patagonia的形象大使。一直以来为攀岩中的性别平等而努力,Lynn激励着女性尝试这项运动,并公开谈论关于女性攀岩的话题。

Catherine Destivelle

居住在科罗拉多州Boulder地区,现年56岁的Lynn把自己对于攀爬的热情和她作为母亲的责任相结合,她有一个13岁的儿子Owen,同时作为攀岩‘传奇’,她还进行了大量教练工作,演讲和写作。

Robyn Erbesfield

把她的自传“自由攀登:我在垂直世界的生活”作为一个参考点,Lynn谈及了自己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成长经历,自己的体操背景,当然,还有The Nose线路,此外还有她对于现代攀岩发展方向的看法。

“我更倾向于保持自由,自然而然地选择自己愿意去做的事情,如同我开始接触攀岩时一样。我愿意守护自己继续作为攀爬者的自由,如同一直以来那样。”

你的父母带你参加宿营旅行,带你认识户外运动。同时,你从非常年幼时便开始练习体操。或许你可以说,对于攀岩运动,你有着完美的基础条件?

我认识攀登的方式与现今的健身房攀岩者一代截然不同。如果现在,你希望成为最为顶尖的攀爬者,从极为年轻的时候开始的确很有帮助。看看那些有着最为出色表现的人 – 那些父母进行攀岩的孩子们在很早便开始接触这项运动,他们也是现今攀岩圈的主导。

现在的大量攀岩者从健身房内认识攀爬。你是否认为这样开始 – 不同时代的攀岩者,是否存在关键技巧和对于户外环境保持尊重的缺失?

我觉得世界上存在各种类型的攀登者,但是我想说由于对于健身房攀爬的过度强调,孩子们并未以同样的方式认识户外环境,同时对于攀登无法保持相同的认知。对于我个人而言,至关重要的时与美丽共存的自由之感,想像当你身处环境优美的地点,那里并不拥挤,至少不用急于在当日返回。现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太多人,人们甚至意识不到有这样的地点存在。他们没有不会心存感激,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地方。你可以去往安静的地点,但是你必须走很远。如果人们为世界杯赛事进行训练,或是追求攀爬更高的级别水平,他们不会把这件事情列在他们优先考虑的名单之内。

对于那些享受乐趣的攀岩者来说则截然不同。我认为很多人依然热爱去往户外,尤其是在美国。我们有着非常浓郁的传统攀登文化,尽管运动攀岩占据了主流。我们依然对自然充满感激,我们有着如此出色的国家公园。

你来自有七个孩子的家庭,并写到,年幼的时候你就学到“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为自己去了解这个世界。‘你的母亲表示,你的鼓敲击着不同的节奏。’成长过程中,你对于自己在攀岩方面的独立和自信付出了多少努力?

我的确认为自己学到如何为自己负责,并在大家庭这样的环境之中学会独立,但是我也觉得我有着发现和让自己专注的好奇。我享受探索事物的过程。我在两岁时便开始自己绑鞋带,我坚持要这样去做!所以我认为我的故事中包括自然和教化两个方面,不过攀岩显然让这些特质和自我负责的能力在那些时日得到了更多的认同。我们尝试那些要求我们做出关于风险决断的线路,计算着“我是否在这处岩壁安置了足够的保护装备?”或是,有时,你会完全面对一无所知的状况。我们极为严格,与英国人颇为相似 – 事实上,我想,我们彼此借鉴对方的态度 – 展示大胆和处理可预测风险的早期文化。

当你选择极端攀爬时,你必须承担全部责任,如果你犯错,没有人可以救溺。你学到在感觉适宜和情况很糟时,如何承担这些风险。事实上,我并不记得当时进行的所有攀登,我仅是竭尽所能,完成自己需要去做的一切。我愿意冒险,而且我认为真实现在运动攀岩之中略显不足的部分。我觉得,运动攀爬者和抱石攀登者有时也颇为大胆,但是人们不再以这样方式为自己感到骄傲。

Lynn通过Rifle地区5.13d难度Huge线路的长距离连接部分

照片提供:Chris Noble

你提及自己年幼时在参加一次游泳比赛时学到,不要让“获胜的欲望影响自己的表现。”在之后的人生之中,你是否会把参赛者描述为自己自然而然的发展结果“我意识到我与我大部分对手都截然不同。”

我猜想,我的意思是,这必须与自我意识联系起来。如果你让自己增加的自我认知意识和压力影响到你。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我通常是夺冠的热门,所以会有很大的压力,尽管我能够取胜,我无法总是赢得冠军。你可以保持获胜的态度,这在任何时候,恐惧,而非坚持出现时,这是可以接受的。你接受这一切,并表示,“这没有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竭尽所能!”我把这成为精神转移,我把红色的牌子理解为“哦,我尽力尝试了”或是“我不知道在这里能够做些什么”,随后专注于这一刻所进行的事情,毫无杂念。如果你让压力和担忧占据你的身体,听从你的直觉,在适宜的时间去做合适的事情,那么你或许无法做到最好!

你在描述攀岩赛事时表示,尽管从整体来说这是一段精彩的时光,但是你也认为这是“人生之中颇为严格的经历”。你最为享受的关于角逐的部分为何?

我享受在尝试一条线路时必须面对的挑战。当需要你展现最为出色表现的时刻,你必须坚持不懈,进行正确的移动。我喜爱这样的兴奋。显然,当时,成为一名赛事攀岩者会有更多经济方面的收益,所以我也赚取了很多前!我无法说,赞助商提供的赞助更好,或仅有奖金更好,但是现在,一切取决于协会和委员会决策,所以管制情况截然不同。有趣的时,我观看现今的比赛和孩子们所掌握的技巧,或许如果我能从健身房开始,事情会相当不错。借助我现在所掌握的技能,我甚至不具竞争力!一切截然不同 - 更像是结合体操的跑酷!

“我非常欣赏奥林匹克委员所做的一切,但是这并非一种生活方式;一些你将在余生都会去做的事情。”

你的攀岩之路和你的进步过程似乎相当自然,而且并不像现今大量攀爬者一样,基于特定的训练和练习。你认为自己的成功多少源自天份和自我信任?如果重新再来一次,你是否赞同现今专注于严格训练和饮食的方式?

我的确安排了一点练习,但是我不能说这能够与现今在人工岩壁上的训练相比。我主要是在岩面上锻炼,我曾经攀登两日,休息一日 - 如果我处在放松的状态,或许时三日。我把这视作是度假攀登,我非常幸运有机会在整个欧洲地区休假,记住在法国,最终定居在意大利。我有时间融入他们的文化,我学习如何使用这些语言。对于我来说,在国外攀爬和居住更像是经历一次探险,而非尝试运动。这依然是一种活动,我的确非常欣赏,但是与现在攀岩者竭尽所能为奥林匹克运动会做好准备不一样,这是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

致于赛事方面的成功,我猜想这是一些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是在岩壁上积累的全部经验也很有帮助 - 尽管人工岩面截然不同,但是对于形状的认知和让身体保持正确的姿势方面也颇有裨益。我有大量经验,而且相信自己,这总是相当有帮助。我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我认为事实上这或许源自那些你必须善于估量风险和自己能力的旧日时光。

而饮食方面,我对此没有太大兴趣,但是那时,我们对于脂肪也显得有些神经质。攀岩者通常试图在我们的饮食当中避免摄入大量脂肪,但是最终,如果你无法保持平衡的饮食,你会感到饥饿,而且食用更多你不应该吃的东西!

你写到“随着体操变的越来越严格且系统化,我开始失去动力和对于留在队伍之中的热情,”而“攀岩则保持着美妙的自由形式和即兴之感。”对淤泥,随着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项目,现今的赛事攀岩是否保持这样的特质?从一些方面来说,你对攀岩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之中所处的位置感到高兴或是担忧?

当顶尖的青年运动员到达自己的最佳状态,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一位运动员人生的特定阶段,显而易见,他们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同时,让训练成为他们整个生活的中心。我对此非常欣赏,但是这并非一种生活方式;一些你的余生都会去做的事情。我看到一些年长的攀岩者对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有颇为精细的规划,所以很具感染力。一旦你对于食物和练习开始变得具有强迫性,这或会发展成一种生活的方式。我并不认为我会在攀爬方面有所规划,因为我更倾向于旅行的新奇性,去往全新的地点,尝试全新的路线。

在你的书中,你讲述了1989年,自己在法国Buoux岩壁经历75英尺距离掉落的故事,这令你如何反思你把精力投入攀岩的人生部分,例如你的家人和朋友们。你的跌落令情绪和体能方面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 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我在书中谈及的相当模糊,因为我并不希望伤害那些与我保持紧密关系的人们,当时,我生活中的那个人就是我的丈夫。有一些正在经历的事情令人感觉不佳,但是当你年轻时,你会围绕着一个人建立自己的生活,这的确很难。而且相较于主流文化,攀岩显得相当独特,所以我并不认为有很多人可以理解我。我猜想这就是“我们继续下去,在过程中了解事情的发展状况”的案例,还有“在过程中了解事情的发展状况”的态度有时会令事情停滞不前。我开始意识到这样的态度没有效果。这确实是一个警示。在凋落之后,我学到如何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非仅是专注于他人的需求,现在,我依然在挣扎。我经常被拉往不同的方向,我有着作为母亲的责任,我还有一直狗,一只猫及一条蟒蛇!我分配自己的时间,试图从过度社交的生活中保护自己,因为如果不这样,我对任何人都不会忧伤。这是给予和付出的持续平衡,因为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哪里的人都会向从你这里得些好处!

“我通常对于攀岩景象之外的性别歧视,但是令我更为恼火的就是这竟然出现在攀岩者之中。或许这是因为我觉得攀岩是我参与的首个真正平等的运动。”你继续说到:“我意识到,抛开我们体能方面的差异,结合正确的远见,欲望和努力,任何攀爬都可能取得成功。不论身材矮小或是高大,男性或是女性,岩石是对于所有平等理解都保持开放态度的一个客观媒介。”你是否认为现今攀岩圈依然存在着最为性感的态度?是否发生了变化?

这是我对于性别差异及男权主义的看法。我认为这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之中,人们在做出如此反应时,甚至并未意识到。人们所做的细小的事情,给出的细微评论令你感觉,“哇,给出如此见解也太过强势且骄傲了!”但是,这并未我现在纠结的问题。我关注的是攀岩圈之外,有多少女性对抗男性依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对于了解顶尖的男性和女性攀岩者和户外运动员之间的收入差异颇为好奇,但是由于信息并不对外公开,所以很难准确了解。我认为潜意识里,在这个行业,男性会比女性得到更多的机会,毕竟,通常来说,大部分决策者为男性。

理想状况,应该有一些女性团体支持其他的女性,但是有时当女性没有为其他女性提供协助时,相反,她们会展现出“猫抓狗咬”般的思维模式,这的确有些令人失望。我想说,“看看清楚!”我们在历史之中一直处于劣势 – 所以让我们彼此协作,从而变得更强。帮助一些人,即使她们是你的竞争对手,让每一个人都有所进步!这也是我作为一名参赛者的不同之处 – 我记得当我和Robyn Erbesfield同为美国攀岩队伍成员期间,我向她传授了自己在比赛当中学到的一切,仅是我们二人。没有来自我们阿尔卑斯俱乐部,或是任何户外产业公司的协助。她继续向前,我记得她四次赢得世界杯总冠军,现在,她的孩子们也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

图片来源:Facebook

“如果你感到自己希望攀登5.14级别线路,那么就去尝试吧!这就是我所做的。周围有男人会说,‘哦,这根本不可能 – 一名女性无法完成这样的路线’,我看着他们,说到,‘什么?’”

你无法争辩,男性和女性的确不同,从体能方面,荷尔蒙分泌,还有我们大脑的思维方式。你也无法把苹果和苹果进行比较,女性取得的成就,如年轻的Ashima Shiraishi – 仅是看到她所完成的线路就已经解释了一切。她有着特定的风格,她能够以极高的水平完成特定的事情 – 任何男人能够达到的高度 – 我认为,未来数年,她会变得更为优秀,但是我的观点是,你可以轻描淡写地表示,“有一些运动线路和抱石路线可以决出世界上最棒的攀岩者,”而且,如果他们似乎倾向于那些有着很大力量的攀爬者,如果个子更高,男性的表现或许也会更好;他们分泌更多的睾丸甾酮,他们跳跃的距离也更远。无论如何,如果路线更具技术性,且有着微小的握点,并要求不同的技巧,如凸起岩面的攀登,那么我认为女性的表现或许更棒。

不同的倾向包含多种因素,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在不同风格的线路上有着同样精彩的表现。我也觉得,自信的确很有帮助。如果你看着我们这一代,还有那些在我之前的一代,人们对于女性所能做到的事情有着如此不同的认识 - 随着你按照时间不断回溯,糟糕的程度呈几何倍数增长。他们的确并不认为女性可以进行艰苦的体能训练。我总是在想,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思维方式。如果你希望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你应该准备行动,开始尝试!如果你感觉自己期待攀登一条5.14级别路线,那么去做吧!这就是我所做的事情。一些男人会说,“哦,这不可能 – 一位女性无法做到,”我会盯着他们,“什么?”

Rifle地区5.13d难度Jump move on Living in Fear线路

照片提供:Chris Noble

现在的女性攀岩者比以往任何时期攀登的难度都要高,很多项目之中的表现完全可以与男性匹敌,但是依然仅有极少的女性能够完成首攀。你认为,通常来说,女性是否不太关注开辟路线 –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否与性别相关?又或仅仅是时间问题?

我想这是男性与女性之间性情方面的差异。女性 - 我认为 - 仅是看到进步便更为高兴,享受尝试高难度运动路线和抱石线路,而且我感觉,男性认为,他们必须成为领袖。如果他们能够开辟线路,那么其中包括了更多的骄傲和满足,他们并不介意过程中所需付出的努力。我感到如果女性承受更大的严厉,或许,又或是,觉得她们应该做到,那么她们或许会开始做到更多,但是此刻并没有很多女性尝试首攀线路,尤其是在山峰之间。我认为这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

“我并不希望在压力之下发布或是宣传我所进行的活动,又或是自己取得的成就,再或是被要求做这些事情,从而获得资金赞助。我喜欢按照自己愿意的方式进行分享,但是我并不期望为了获得关注而每周进行十次更新。”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你是否认为对于现今的攀岩者来说,由于社交媒体上过多分享的信息和相互比较,他们很难遵循自己的意志行事?赞助商是否给他们施加更大的压力,完成高难度级别路线,或许,无法花时间尝试那些他们可能无法取得进展的线路?

是的,我觉得社交媒体的作用相当复杂,尤其是对于职业攀岩者来说,这是为何我不再是职业攀爬者的一个原因 - 总之,我并把自己视作是职业攀登者。我并不依靠攀岩生活,而且我并不希望在压力之下发布或是宣传我所进行的活动,又或是自己取得的成就,再或是被要求做这些事情,从而获得资金赞助。我喜欢按照自己愿意的方式进行分享,但是我并不期望为了获得关注而每周进行十次更新,因为我对此毫无兴趣。这或许是代沟。我只是不希望这样安排自己的时间。这不是我!我不愿意被要求做一些事情 – 对于我个人来说,无论如何 – 这已经偏离了我的生活方式,逻辑和对于攀岩及人生的态度。我并不认为有时这样去做是一件坏事,但是这可能成为一种痴迷,很多人对于屏幕上瘾,而忘记了应该专注于生活。我觉得,作为攀岩者,持续更新社交媒体的压力也影响着他们所选择的事情。他们希望这一句话的生命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所以一切变成他们如何选择目标,什么事情可以定义他们的经历。我更倾向于自由,像自己开始接触攀登时那样,自然而然地地甄定自己的目标。我选择保有自己的自由,同时继续做一名攀岩者,永远如此。

有一种需要获取关注的无法言明的压力,你通过挑战高难度水平或是成为最为迅速的攀爬者,又或许是开辟一条新线路,尤其是在一处充满异域风情,美丽的地点。观看美妙地点的照片及视频总是会引起人们的兴趣,而且很难摆脱这种旧式的范本,因为这对于吸引人们的注意和销售产品非常有效。这不是定义你自己的唯一方式,但是却是简单的办法!

“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人,我们需要承担与此相应的所有责任。这并不有趣,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为这些问题承担部分责任。”

你发现自己身处“之前数代伟大的先锋攀岩者和现今的运动攀岩冠军之间。”你是否有与这两个颇具影响的人群有直接接触?

我认为,传统上,一直存在着与不愿接收变化的老一代之间的矛盾,但是我感觉,我一直都是数代人之间一个积极的媒介,因为我可以看到所失去的:现今,纯粹的峭壁变得过于拥堵,不过,现在攀岩圈的整体景象依然相当美妙,从中,我们可以了解世界另外一端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安排是令人惊叹的地点旅行。如果没有攀登运动的发展和相应的基础设施,我们就没有这一切,此刻,我们在一些攀爬区域拥有可以自动降解的厕所和浴室,我们能够岩壁持续增加人员所带来的相应责任的确非常不错。

从我这一代到新千年一代,道德标准已经发生变化:所有人都希望享受美妙时光,但是,他们并不愿意去承担这些工作。他们只想拥有好的部分,却不会为任何事情付出!而这一代继续享用全部的便利,他们已经继承了这个出现了些许问题的世界,例如,污染和气候变化。这是未来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巨大问题!

你与一组被称为岩石大师的人们一同进行攀登 - 你几乎总是和男性一起攀爬。你从这些“长发的传奇人物”身上学到些什么,哪些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中令你印象深刻?

哦,对于我,岩石大师展现着自由攀登的崛起:目标就是尽可能完成难度最高的线路,持续推动本地岩壁和如Yosemite山区这类地点抱石路线和运动线路的自由攀爬水平。我们并不把螺栓视作是完成攀登的装备,但是最终运动攀岩方面的自由攀爬到达了更高的水平。我们的箴言是:“借助最少的装备完成最多的攀登。”我们使用少得多的有效装备完成了部分当时颇为艰难的路线。1979年 - 在甚至被认定为合理的定级之前,我们开辟了国内首批5.13b级别线路之一!

经常和我在一起的一些人的确是重要的人物,如John Long,Jime Bridwell,Ron Kauk,Jon Bacher,John Yablongsky,Dean Fidelman,Mike Lechlinski和Mari Gingery,还有很多这个圈子里的其他人。一些人不再攀爬,但是大多数依然参与其中 – 当然不是他们曾经到达的级别水平。现在,Mike和Mari居住在Joshua Tree地区,我依然会去往那里,看望他们。

“对于任何在我之后,期望来到这里,自由攀登The Nose线路的男性来说,压力都变得更大,毕竟,如果尝试一些史无前例的事情,你没有任何损失。”

图片来源:Facebook

“相较于我们眼前的事物,在我们之前和我们之后出现的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你在自由攀爬The Nose路线过程中展现出的持久意志是对你在计数和体能方面高水平表现的完美补充。你是否认为自己与在你之前尝试的男性攀岩者采用截然不同的方式挑战目标?

是的,我认为这与当时男性的方法并不相同。我知道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说,攀岩正处在婴幼儿时期。去往Yosemite山区的人们正在进行经典攀登。大多数攀岩者来到山谷,并非宣称,“我要一气呵成,从这处岩壁底部自由攀爬直至顶端!”我带着这个想法来到这里是基于自己在欧洲积累的运动攀岩的经验。作为赛事选手的数年时间,我发展出一些独特的技巧,此外,还有在整个欧洲和世界不同地点旅行期间,在多种风格岩面进行攀爬的结果。现在,比赛攀岩者会长途奔波去往像日本那样遥远的地方,仅上场十分钟时间!

带着所有这些经验来到The Nose线路,我感觉自己对于Yosemite山区的攀岩世界有着独特的见解。对于我,一日内结束The Nose路线全部绳距的自由攀爬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我如何采用与男性不同的方式,我认为这与我没有任何损失的感受相关。即使我在首次尝试过程中跌落,一旦取得成功,对于任何希望来到这里,期待自由攀登这条线路的男性来说压力都会激增,毕竟,如果尝试一些史无前例的事情,你没有任何损失。但是事情一旦做到,之后,人们会有更大的损失空间。还有当你知道一切可能,你拥有欲望取得成功,那么还会增加个人压力。总要的是专注眼前一刻,否则,很难专注于这些想法。

从这个方面来说,我并不完美,因为我有着个人主义和和在我所计划进行事情方面取得成就的愿望。目标对于激励我变得更为强壮,更具效率和意志的稳定很有帮助。最为重要的是和我的朋友们享受美好时光,努力尝试,并在过程中不要受伤!在我人生中的这一刻,不值得冒险从而导致伴随一生的伤病。我没有必须完成尽可能多高难度线路的要求。能够在高难度路线取得成功的确充满乐趣,但是我并不认为我必须做到这些,向任何人证明任何事情。我仅是希望进行攀登,因为我喜爱如此,这已经足够!

你谈及了“El Capitan峰的狂热追求”和人们放弃物质方面的舒适,而热衷于开辟线路。你似或否认为从你的时代开始,El Cap峰的攀爬景象正在发生变化?

我曾回到那里,但是并不经常去往El Cap峰,不过,近些年,我一直身处山谷。上一次我来到The Nose线路堪称讽刺,这是为Google Maps项目与一对摄影师和攀岩者进行从顶端至底部的攀登。他们拍摄图片让使用者可以全方位观察这里;如果你看到我身处the Great Roof区域,你可以360度,全方位地了解我所处位置的环境。相较于我此前数年的经验,这显然是颇为现代的经历!这些运送我们留宿装备的雇员仅是遵循现代的攀登生活方式,而我们则坚守我们时代的一切。此刻,赚钱或许更为容易,但是再一次,如果没有资金,令事情得以推进,那么会难得多,所以这个部分略有变化,但是致于流浪生活方式的精神方面,现在依然繁盛。

El Capitan峰的Google街景 - Lynn Hill

照片提供:Google

主流媒体和“外部世界”展现出对于the Dawn Wall线路首次攀登的极大兴趣。你是否想象过,你曾生活和进行攀爬的Yosemite山区会得到这样的关注?如果此刻,你在相似的状况下完成The Nose路线的首次自由攀登,对于你来说,这会令你的经验有何不同?

整个Dawn Wall事件简直疯狂,因为你可以在El Capitan峰比在山谷内获得更多的关注,所以他们仅是更新社交媒体,因为他们是职业攀岩者,而且这是一处全新的地点,为何不呢?从这个方面来说,这的确很酷,他们每日进行更新,获得大量关注。其中一人便是一位来自纽约的记者,他向世界各地的媒体在线发送新闻消息。媒体喜爱此次攀登展现的决心和牺牲的故事。谁不愿意看到一张有人站在El Cap峰“极其微小脚点”上的照片呢?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我也大量谈论the Dawn Wall线路,这些也出现在媒体之中 – 攀爬期间,甚至是现在。与我首攀The Nose路线期间的故事相较,关注之间存在的很大区别就是事实上,那时没有互联网络!电影中有一组我自由攀登The Nose线路的镜头,你可以看到我使用一部老旧的旋转电话!1994年,最终,我需要协助拍摄一日之内结束The Nose路线的镜头,所以我必须组织所有允许拍摄的物流事宜,从住宿,事物,到为电影团队雇用帮手!

“我从未想象过随后数年,互联网络会出现如此蓬勃的发展。我被要求撰写部分关于此次攀爬的故事,但是我几乎没有任何照片!”

现在,影片制作,如同the Dawn Wall路线攀登短片,他们在其他攀岩者的帮助下运送物资,并带来多双全新的攀岩鞋,边沿部分有着完美的橡胶填充 – 他们有着所需的全部协助,而我仅获得极少的帮助! 我从未想象过随后数年,互联网络会出现如此蓬勃的发展。我被要求撰写部分关于此次攀爬的故事,但是我几乎没有任何照片!我和Brooke有一些照片,不过第二年,我最终拍摄了数张很棒的图片,一日清晨,在The Nose线路顶部,Heinz Zak到达的时机刚好。当日我们无法进行拍摄,因为电池的电量已经耗尽。我计划休息,但是这是我期望尽可能多地进行训练的时期。我感觉我需要继续联系,从而保持足够的耐力在一日内自由攀登整条线路,所以Heinz询问我是否能够来到山壁下部,拍摄一些照片,我表示同一!除去一些出色的照片外,这也帮助我观察难度绳距的岩点!

你描述到自己参加电视现场秀和赛事的经历,同时提及,你“与好莱坞之间暧昧的关系开始变味。”看起来,现在攀岩正在经历第二轮媒体关注 – 起初是关于自由攀登的热情,现在则是室内攀爬和奥林匹克运动会。攀岩者和主流媒体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为何?

我认为这取决于处在聚光灯下人们是否愿意保持自我,同时,展示出最棒的人性一面 – 无论你是男性或是女性 – 保持很好的专业运动素养并展现攀岩有趣的一面。我清楚那些攀岩者进行着极为艰苦的训练 – 他们正在享受乐趣,而且他们对此深爱。我倾向于看到攀爬者不要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以积极的方式同他人分享自己的经验。有时,主流媒体的报道人员要求你做一些含糊不清的事情,你可以说,“我不喜欢这样!”,而且如果你被要求在摄像机前面发言 – 我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多种场合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 你可以表示,“不,我对此感到不适,”倾听你的内心,而不适让其他人主导你想表达的内容。

你在攀岩的同时还在读书,并决定在你的人生中“做一些更具意义的事情”,而非“仅是尝试如攀爬这样自我服务的活动。”对于你来说,拥有攀登之外的生活有多么重要,你把自己描述为在接触这项运动时有着“隧道般的远见”?

我觉得,对那些对于一些事情拥有如此热情,如攀岩的人们,平衡自己生活的确是很大的挑战,这就是大多数攀岩者人生之中的很大部分。平衡至关重要,我的确认考虑到给予和索取的平衡,还有为其他人做些什么,与他们分享,就像这样的交谈。我认为自己接收教育就是成为一名按摩师,我对此颇为看重,并意识到,我的独特技能让我能够做些截然不同且充满创造力的事情,而非仅是尝试窜同线路。我持续进行攀爬。现在,我在制作攀岩技巧的视频,我希望那些对此有兴趣的人可以观看。最终,我把攀登的过程从自己的脑中移除,这样我可以教授他人技巧。我进行分析 – 我既有直觉,又有条理。

Lynn身处The Nose线路the Pancake Flake绳距

照片提供:Heinz Zak

从自己看待攀岩的方式,我的确可以了解事情的发展状况;如果我观看他人攀爬,我能够解析出他们在做些什么,即刻就会想到是否有其他更为有效的方式,因为我一直在进行学习 – 我摆着成为自己岩石博士学位的视频作业!我的目标就是展示和解释什么是适宜的技巧,我们为何选择我们进行攀登的方式,还有,在何种情况之下这样去做。虽然每个人都有着不同风格和方法,但是我们却必须遵循相同的几何和物理定律。即使人们的身高体重并无差异,他们也可能用不同的方式尝试同一线路。我借助图表分析在所有角度岩面攀爬,从凸起岩壁到垂直岩面,岩点,岩角和悬垂岩壁的用力和技巧。我或许仅是把这部视频发送至互联网络,这似乎是现代做事的方式!

“我没有从书本上学习如何攀登,我在实践中了解!”你在攀爬过程中似乎非常依赖直觉,并写到,以“放松的脸庞”和“轻柔的抓握”保存体能。你是否能够详细说评?这是是否是一种可以训练的技能/攀岩风格?

我觉得你可以提醒自己你所热爱和相信的事物。我们以选择特定的方式思考人生从而形成我们的思维体系,所以你越在脑中强调自己所期望事物,你想成为何人的想法,这些特质也会根植在你的身体里。

你失去了很多登山和攀岩的朋友,你也表示你个人非常高兴“使用更少,做到更多”而非在阿尔卑斯式登山和登山探险方面挑战极限。自去往吉尔吉斯斯坦的旅行,并记录在你撰写的新书之中,你是否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从那时起,你是否尝试了任何阿尔卑斯岩壁线路?

没有,我是一位母亲,所以我觉得,去往那些高海拔区域,我需要赌博的成份太多。攀爬本身就已经相当危险,即使我试图保障自己的安全。另外一日,我外出攀登,我走在一处峭壁底端,我感到有些不安,知道如果有人踢下一块落石,或是弄掉一个装备,这很轻易便能够击中我的头部。生活充满意外,你可能在很多不同的状况下受伤。每个人都会死亡,所以无法太过恐惧,但是作为一名母亲,我试图保持理智,这也是为何我不会回到像吉尔吉斯斯坦这样的地方。

“自我成为一位母亲开始,我把自己视作是一名更为理智的风险承担者 - 并非此前我颇为冲动,而是我不会去选择我认为太过危险的攀爬。”

你有一个未成年的儿子 - 他是否追随你的脚步进行攀登?一个孩子对于你对生活和攀岩的方法有多少改变?

Owen现在13岁,4月,他将迎来自己14岁生日。他表示自己不喜欢攀登,不过我认为更多的是,他对此毫无兴趣。他偶尔回去尝试,但是他并不希望太过费力,研究岩点 – 他对于解决攀爬方面的问题并不好奇。他只是愿意在绳索上摆动,在美丽的地点宿营,和其他的孩子一同玩耍。这是他唯一有兴趣的攀岩旅行。

Lynn和她的儿子Owen

照片提供:Bob Carmichael

自从成为一位母亲开始,我把自己视作是一名更为理智的风险承担者 – 并非此前我颇为冲动,而是我不会去选择我认为太过危险的攀爬。除此之外,我猜想,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我更多地留在家中,尽管,我依然进行商业旅行,我不愿意一次离家超过一周实践。我的宠物犬对此非常厌恶,因为他很有规划!他期待每日清晨和傍晚的三不!我的儿子在人生的这个阶段需要稳定性,所以我选择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适应这样的需求。未来数年,我期望进行更多的攀岩旅行。希望我可以找出平衡自己工作和家庭责任的办法,这样我在未来就能有进行这些安排的自由!

你近期在攀爬方面的目标和野心为何 – 你是否依然享受在体能方面挑战自己?

此刻,我正在尝试保持平衡,这样我可以保持健康,并进行攀登。我希望今年可以达到更好的状态,但是当我同时进行很多事情时,这的确是挣扎,而且当我出发旅行时,确实很难做到。我比今年早些时候的攀爬状态略好一些。我也想去滑冰,这是我参与的最棒的有氧练习之一。

你是否曾在英国攀登?如果有,那么在何处?

是的,但是非常有限。我曾去往Pabbay地区,我还到访过谢菲尔德郡,并在那里的沙石岩面进行了攀登。天气并不理想,岩面也有些潮湿。我还在一个非常寒冷的日子去到Stanage地区,完成了数条抱石线路。我认为就是这些。我应该百这里加入名单….

你接下来的计划?

我希望在自家后院进行一些模拟岩壁攀爬。我的房子不大,所以无法在室内安置岩面。我觉得我何以利用室外空间,借助不同元素进行保护。这是一个有趣的项目。事实上,我尚未开始涉及岩面,不过,我的脑中已经有大致的想法,所以当天气更加稳定一些时,我非常期待能够完成。我还将自己规定握点的形状。开始这样一个颇具野心的项目令人有些恐惧!这就如同站在一处万丈深渊的边沿。我问自己,“我是否应该义无反顾地跳下去?”一步一步 – 如同其他重大的目标 – 当合适的时机出现,我会不顾一切地纵深跳下!

本文转自: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分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专访|攀登界一姐Lynn Hill:最让我恼火的是 攀岩界也存在性别歧视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暂无相关文章

1条评论

  • avatar
    匿名  

    哦哦哦哦

登录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录
微博登录

注册

切换登录